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C老师,您好!

我已经读过了你的文章,对你文章中的逻辑我没有异议本来一台节目的选择就只有留和去两种因为不知道其他的竞争节目,所以无法评论但裁判者毕竟是给了理由,总比那些不给理由的要好一些这个社会本来就是权利和义务,选择哪一个节目当然是组织者的权利但我本人也非常喜欢这首俄罗斯的民歌

恰恰相反,我对你的题目中引号部分却非常有自己的不同见解今天早上我用谷歌搜索了一下这几个字:“抗日战争胜利XX周年 ”(记得一定要用引号) 搜索的结果为:70周年一百六十四万;60周年为十二万六千:50周年为九万七千五;40周年为四千六百七十:30周年为两千零六十次今年的“高调”纪念也许只是为了达到某一种政治目的,我不想被利用了

我又同样用谷歌搜索了一下:“中日友好协会” 和 “中加友好协会”结果是截然不同:中日的有党政军的要员,所有的名字在我看都是大人物看上去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政府机构而中加确是多伦多或者温哥华寥寥无几的华人,追踪下去可能会找到别人的地下室或者一张办公桌(也就是我们中国说的皮包公司)

中日到底怎么了?邓小平在当年访日时在国会说:我们的友谊是两千年,我们的不愉快不到二十年 (大意是这样讲的)当年我们在香港保钓的时候,我们的国人都不知道什么是钓鱼岛记得保钓第一滴血,他的名字叫陳毓祥他可是当年为了在钓鱼岛水域宣示主权而牺牲的英雄记得当时大家都非常的难过时,我们一帮学生说:国人现在跟日本穿一条裤子还嫌太大

日本对其二战的罪行忏悔不彻底,这里面有很多复杂的原因我个人的认为是:1)美国人没有惩罚天皇的战争罪行:2)中国没有死伤人数的姓名年龄的具体数据我们都是在仇恨社会长大:阶级仇,民族恨但我们的下一代他们对日本也许真的恨不起来,那些动画片和游戏令他们对日本产生的是非常正面的看法我爸爸刚从日本回来,他居然花重金买了一个相当于五千人民币的电饭锅此举不是大大的帮助日本的经济吗?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经常以不同的方式重温雨果的大作”悲惨世界”(电影,歌剧或音乐)为什么别人18XX年已经领悟这个道理?!宽恕也许比仇恨更为有力我们的国人却还在仇恨这仇恨那的运动中挣扎人类是有希望最终消灭一切战争(无论正义的和非正义的)正如我们对死刑的态度一样没有说哪一个杀人是对的,哪一个杀人是错了加拿大并没有死刑,但他的犯罪率并没有比有死刑的国家高啊

对不起,我的胡言乱语,讲多错多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时政 (全局), 民主法制, 中国特色, 两岸三地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