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字体 -

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首出自唐代诗人孟浩然笔下的《春晓》,朴实流畅,韵味清香,令人悦目爽心。而今再读却另具新意,让我感悟到在现实社会中难以感悟到的「和谐」。每当我心烦难眠之时,我一不‘数羊’,二不服‘安定’,用《春晓》的「和谐」意境,伴我进入梦乡。 「和谐」是个很美的词,常见于人们对音乐和影视作品鉴赏的诗情画意之中。七年前,在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上,首次把她拓展到社会范畴,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从此,「和谐」与「社会」结伴,生成一个社会专有名词—「和谐社会」。一时,「和谐社会」就成了当时中国社会最时尚的主题词了。 以个人浅见,「和谐社会」似乎比起那些‘舶来’的、起伏跌宕和争论不休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更具普遍性、包容性和‘普世价值’性。世人可以不接受社会主义,不相信共产主义,但不论你姓‘资’还是姓‘社’,谁不想能生活在一个「和谐社会」里?在当今的中国,人民太需要一个「和谐社会」了。按着个人的解读,「和谐社会」的要点,应该是:政府能以人为本,执政为民,公平公正;人民能有尊严,享有合法权益,共享经济发展成果;……。 七年多的时间过去了,面对着当今的社会现实,感到自己当初对构建「和谐社会」的理解和期盼太过于理想化了、简单化了。对「和谐社会」那种期盼的激情渐渐降温,代之而来的却是挥之不去的困惑和无奈。那些与「和谐社会」格格不入社会弊病:诸如财富分配极端不公、贫富差距悬殊、官场腐败、社会风气下滑等等,还在藐视和践踏着「和谐」,給「和谐社会」抹黑,给国人的心中添堵。 据美国政府统计,中国部级以上官员(包含已退位)的儿子辈拥有美国绿卡或公民身份的占XX.X% ,孙子辈则达到XX%或以上。比例之高令人不敢相信(我不太相信美国政府的这个统计,所以就用X代替了),但恐怕也并非‘空穴来风’,‘为数不少’还是比较贴谱的吧。再者,在中国靠家庭权势背景而聚敛起的‘权力资本’也是很可观的。截止2006年3月底,在超过11亿元以上的富豪中有XXXX是高干子女,他们占了亿元户的XX﹪(高得也让我不敢相信,数字引自2009.6.25新浪网),这些财富也必将流向国外。面对如此明显的财富分配不公,有谁愿去、敢去过问,更谈不上整治了。这些高官们对毛泽东时代”要防止‘美帝’搞‘和平演变’”的警告应该是耳熟能详,记忆犹新的吧?而今,他们却主动上门,把自己的二、三代‘演变’成美国公民,令人费解呀!他们能对”构建社会主义的和谐社会”有‘爱心’和‘信心’吗?要有,那也只能是‘司马昭之心’了。联想到新一波以‘富人’为主体的‘移民潮’的湧现,花大钱去美国生孩子(香港已过时了)……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些年,在官场上,不管是‘东窗事发’,‘发’出来的,还是‘阴沟翻船’,‘翻’出来的,确实惩治了不少的贪官污吏。但从广义上看,官场上整体隐性腐败、以权谋私的现象仍在我行我素,未受触动。据政府某办公厅研究室特约研究员在《新闻1+1》节目中透露:我国政府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俗称‘三公’)一年开支高达19000亿,占这个行政开支的60%,真令人咋舌呀!有人算过,中国这笔一年‘三公’的支出,相当于390年的美国大选费用(按每四年一次,每次按最高耗资30亿美元计算),相比之下,人家每四年一次总统大选花个10-30亿美元又算得了什么? 按IMF口径计算,2010年我国与国际可比的政府财政收入为108957亿元,中国紧随美国之后成为全球第二大财政收入经济体。然而‘蛋糕’再大,经不起‘切手’太多,而‘三公’这只‘切手’一下子就切走了17.4﹪(19000÷108957),是不是太‘狠’了点儿?如果‘手下留情’点儿,2010年中国财政赤字(5000亿元)就可抹平了;中国‘五保’(教育,医疗,社保,就业,住房)总支出也不至于显得那么‘吝啬’了,仅占GDP(397983亿元 )的7.2﹪。 中国政府官员、公务员人数是世界之最,而享受的特权和待遇也是他国莫属。有些政府官员和国有垄断行业的高管们既配有高档次的住宅和专车,还享受着高额的住房、交通种种补贴。一桌宴席,吃掉农家一年的血汗钱,那只是‘家常便饭’而已。 在今年11月30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宣布大幅上调国家扶贫标准线,从2010年的农民人均纯收入1274元升至2300元。上调后,全国贫困人口数量和覆盖面也由2010年的2688万人扩大至1.28亿人,占全国总人口(除港澳台地区外)的近十分之一。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世界贫困人口最多的国家,奢侈品消费水平却高居世界第二(很快就会超过日本‘夺魁’了),真不可思议。 在中国九千六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养育着13亿华夏儿女,祖国大地‘母亲’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然而这些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却以各种名义占山圈地,搞形象工程或财政‘创收’(‘卖地’是他们创收的强项)。近日落成并对外开放的‘华陵’(华国锋陵墓),有媒体称整个陵墓耗资约一亿元,占地10公顷,相当14个足球场大(含配套工程),打造所谓的‘革命传统教育’和‘红色旅游’基地。但愿其它那些已逝去的伟人诞生地的地方政府,千万不要跟风攀比,别干那些既违背伟人生前意愿,又劳民伤财的事,对祖国大地‘母亲’留点‘孝心’吧。不要对上苍赐给我们大地‘母亲’的自然之美随意‘切割’、‘整容’,干点保护自然和谐、人与自然和谐的正事吧。 中国几千年传承下来的朴实、宽厚、诚信的世风民俗也被当今的‘物欲横流’涤荡侵蚀着。在2008年国务院把《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一股脑废止后,各路‘能人’、‘高商’如鱼得水,有恃无恐,斥资大搞‘投机’,导致(中小私企)‘融资’ 无路,‘高利贷’猖獗,冲击着经济发展和金融秩序。黑心厂商制假造假,甚嚣尘上,甚至连人命关天的药品、食品也不放过。据学者披露,被人青睐的佳肴补品,如大闸蟹、黄鳝、乌龟….都掺毒(激素)喂养,搅得国民对‘入口’的食品‘草木皆兵’,谨小慎微。学历、文凭、学位造假更是屡见不鲜,有些官员、老总‘硕士’、‘博士’的‘含水量’,仿句‘样板戏’的唱词,那就是”轻轻的一‘捏’(抓)就‘出’(起)来,哈哈…..。” 一个缺失公平、公正、公信、公德的社会,即或经济再发达,国力再雄厚,也难以得到世人的认可。看!「和谐社会」正‘在那遥远的地方’向我们招手致意呐。 写到这,已是子夜时分,我恐怕又要”今夜‘失’眠了”。还是老办法,让孟浩然的《春晓》的意境伴我入睡吧,睡一个”春眠不觉晓”的好觉,做一个「和谐社会」的美梦。「和谐社会」在梦里,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