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日 的存档信息

‘迎春树’

我的院子里有颗花树,在樱桃花即将谢幕时,它便闪亮登场,花开满枝头。 我学浅不识其名,又有耻上问,就自名其为‘迎春树’。它的花型似樱花,白中带粉,叶色如枫。为“乍暖还寒”的初春,送来暖意,难能可贵,故我对它偏爱有加。 在去年12月份多伦多的一场雪暴中,它被冰凌摧残得‘遍体鳞伤’,我好心疼也。在冰凌消融后,我即为它做了修枝整容。令我喜出望外和倍加感叹的是,今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