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没有悲,只有美。

字体 -

Screenshot_2018-09-07-22-33-01_mh1536936734415.jpg

      <白露>到来,‘一场秋雨一场寒’,‘一夜凉一夜’,进而‘秋风扫落叶’,“无边落木萧萧下”  …..,于是“不尽长江滚滚来”的悲秋思绪,就成了古往今来文人墨客挥之不去,抒之不完的情结,犹如白居易发出的感叹:“去岁此悲秋,今秋复来此”。

      我乃一木讷俗人,不谙多愁善感,见秋就是秋,从不知何为悲秋。就连养生倡导的“春捂秋冻”,我也是按体感取舍,春寒料峭就去捂,秋风萧瑟必添衣。按自然规律行事,从不发‘一声叹息’。

      再看庭院里那些花草树木,更具‘君子’气质。虽遭<白露>气温骤降,但花依然盛开,草木依然青翠,蕤景不逊春夏。那盘绕在墙壁和栏杆上的藤萝,挂着簇簇白花,既像‘飞泉’喷泻,又如‘繁星’洒落;形色不同的藤萝之花,交互镶嵌,辉映着骄人的天真烂漫;以月季‘领衔’的秋花组合,在<白露>薄雾笼罩下,也别具“淡妆浓抹”之雅美。

                                     IMG_20180909_111721_mh1536937752444.jpg

                      IMG_20180909_111642_mh1536939444511.jpg

31708950_mh1536937325311.jpg

IMG_20180909_094733_mh1536939552737.jpg

      我深信“天人合一”,很欣赏陆游的两句诗:“四时俱可喜,最好新秋时 ”。不管是初秋,中秋,乃至末秋,它们都是我的“最好”。

      秋,没有悲,只有美。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