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风

2018年7月29日 | 分类: 未分类 | 作者: 南山客 | 10 浏览
字体 -

炙热的夏风从南边吹来,七月来了,多伦多最热的季节来了,又到了去度假村的日子。

迎着南风,汽车沿着乡间的高速路行驶。虽然单车道的限速都在80公里以下,但是没有了长周末式的堵车,稀疏的车流平添了几分轻松的心情。道路的两旁是满眼的绿色,草地、树林,没有长成的大豆和玉米,连田里麦子都仍然带着几分绿。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看来故乡的夏季比这里早到很多,即便是中国的北方,这个时节的麦子也早已收割完毕,颗粒入仓了。

这里的麦田,自然比不过我的老家,华北平原。每到夏收的时节,一望无际的麦,翻滚着金黄色的浪,沙沙作响。 “麦浪滚滚闪金光, 棉田一片白茫茫。”“高粱笑红了脸,谷子笑弯了腰”。年少时背诵的词句,至今没有忘记。那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当年的画面仍然能清晰地浮现,只是时空已经飞过了五十多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如今,两岁的外孙坐在他的卡座上,听着导航的提示,煞有介事地在指挥着我:“阿公,转弯!”

今年的夏天总算有了些夏天的感觉,30℃左右的温度能持续两周以上。30℃对于冠名火炉之称的中国南京来说,根本算不上是热,但是对于多伦多周边来来说,已经是太难得了。来了十多年,夏天好像从未有过这么长的高温天气。大家都说:孩子们总算可以痛痛快快地戏水了!

度假村位于Pigeon Lake湖边, 距离多伦多大约140公里。一栋公寓式的小楼和几栋独立屋坐落在一个小小的湖湾里,面朝湖水,绿树遮阴。“横湖十顷琉璃碧,画桥百步通南北。”长长的栈桥圈起一片湖边浅滩,当做了戏水的水面。水清见底,鱼群游弋,只可惜少了延入水中的沙滩,好在另有一个很大的人工泳池,也算是别有特色。

临湖的两层小楼,上上下下都被我们租了。每年的度假都是这样的阵势,八、九个家庭几十口人,浩浩荡荡,就象一场节日的庆典。第一次和朋友们一起度假是2010年的七一,从那时起,我们有了村的旗号,也推举了村领导。大家约定,每年找一家好山好水好钓鱼的度假村,相聚在七一长周末。相约了一年又一年,日子不经意间已经过去了八年,孩子们都长成了大人,友情也酿成了亲情。

房门距离湖面几尺之遥,门前的走廊连着栈桥,栈桥外停着三、五艘小船。“山环湖水水环山,短艇白鸥窗几间。”透过房间的窗子,外面的景色如诗如歌。清凌凌的水,蓝盈盈的天,湖水和天空相交在一条朦胧的绿带上,不知是湖中的小岛,还是远方的湖岸。几膄大小不等的游船飘荡在水面,缓缓行进,两只摩托艇快速蛇行着,留下一条弯弯曲曲的航迹。风轻轻吹过,推动着天上的朵朵白云和骄阳下的层层浪花,轻歌曼舞,仿佛在传唱着千古不变的旋律。

湖景1_8870.jpg

安顿好行囊,拿起鱼竿来到门前的栈桥上,挂上蚯蚓,甩钩入水,刚刚第三杆,一条尺多长的大嘴鲈鱼就被提上了岸。对于不常钓鱼的我来说,收获一些形同鲫鱼的太阳鱼,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不曾想,还有意外之喜。原来这个小湖湾,水草植底,食物丰富,不仅有成群的太阳鱼,也是钓大鱼的好地方。“人疑天上坐, 鱼似镜中悬。”随后的两天里,朋友中的垂钓高手,也放弃了度假村外的钓点,安心享受着门前钓鱼的安逸。

湖景4.jpg

度假村里最忙碌的是孩子们和各家的女主人。孩子们忙着跑进跑出做着他们最快乐的事情,主妇们则忙着永远跟在身边的家务和每日的饮食。精心烹调每一样上桌的食品,虽然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但是老祖宗传下来的饮食习惯已经融入了血液,很难改变。同样的食材能变化出不同的口味,汇聚了各自的生活经历,述说出自己的人生感受。家常美味,也是人生百味。

漂洋过海来到异国他乡,故乡的味道是我们共同的记忆。每次的聚会,也是一次缤纷多彩的中国美食节。油盐酱醋和各种调料早已经准备齐全,肉类、蔬菜和水果填满冰箱,钓鱼高手们源源不断地送回刚出水的鲜鱼,所有的食材将被烹调成一道道美味,摆上餐桌。山东人的朴实,江南人的精细,变换成了各家精心制作的拿手好菜,不同的风味,同样的心情,把关爱和温暖传递给餐桌周围的每一个人。

第三天是在度假村的最后一天,傍晚,我们在湖边点起了篝火。远古人用火来战胜寒冷,防止野兽的侵袭,火代表着温暖和安全,所以人类对于篝火,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孩子们围在火塘的四周,格外的开心和兴奋。幸福的小脸蛋,被篝火映得通红。手里拿着穿在签子上的棉花糖,小心地在火苗上烤着,神奇的变化和香脆甜软的口感,永远让孩子们着迷。篝火旁的野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酒杯里斟满了故乡的白酒,淳淳的酒香弥漫在空气里,浓浓的情谊,没有喝,就已经有些醉了。

举起杯吧,为了八年从未中断的相约。干杯!为明年夏风中的聚会。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