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犁信箱

无论你是学生,新移民,我们都是身在海外的中国人。愿意和您分享,给您安慰鼓励。

2004年2月 的存档信息

男人的花衣裳

那一天,你怀里兜着奖金,想在回家被老婆充公前买一样自己喜欢的东西。我在橱窗里看着你在整个商店里徘徊游移,最后从木制的衣架上把我扒了下来,有点粗鲁,真的,还有几分野性。 在试衣室里,我将你从头到脚一览无遗,我感到我不合你的气质,你也似乎没有信心。你将我的纽扣开了又扣,扣了又开,在镜子里用你滑稽的脸皮上下推动,想将你的笑调节到最配合我这花衣裳。然后你将… (阅读全文)

滑雪假期 ( 短篇小说 )

我几乎是被绑到滑雪度假地去的。今年圣诞节我才到加拿大多伦多九个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并没有心情去滑雪。 圣诞节的下午,赵为民的洗车喇叭在我的窗外粗鲁地吼着,我背上准备好的旅行袋,锁门下楼。为民的太太苏珊,将我推上迷你客车,在他们的孩子多多和好好的“梅阿姨好”声 中,关上了车门。 紧追在 后面的,是普新金的那辆冒着灰烟的本 田车,里面载着他的爱妻微微 和爱… (阅读全文)

老华侨和新移民

有朋友新移民来加拿大,要我为他一家三口找房子。正好有一个老华侨朋友要出租地下室,我就成了他们的介绍人。新移民搬到老华侨家里不到一年就闹别扭搬出去了。过春节时,我把他们找来家里吃饭,让他们就事论事,讲讲他们的不同意见。新移民说,老华侨精打细算,万事苛刻,连暖气也不肯开大,老华侨道,新移民慷人之慨,浪费讲排场,地下室暖气开高了,楼上的会出汗;新移民说… (阅读全文)

我为何留在加拿大

在大学毕业清一色四十九元人民币工资的年代里,我们中学里的四个同学抱着出去闯一闯的心态,来到了加拿大。那时是1988年。 我们中一位学医,本来就以美国为前途,因签证不利改来加国,学成后便毅然赴美。另一位的丈夫去美国就学,她跟着去了,在那里生根开花,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还有一位,读了化学博士,没有发展的机会,去了香港做生意。唯一留下的,是学金融的我,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