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犁信箱

无论你是学生,新移民,我们都是身在海外的中国人。愿意和您分享,给您安慰鼓励。

香葱烤鲫鱼带来的感想

字体 -

我十岁那年,爷爷在临终前坚持要从上海回到他的故乡宁波,他到家乡的第二天就如愿以偿安详地合上了眼。我和姐姐在爷爷的丧礼上嚎哭了一通,接着几天都吃不下饭,加上对农村的生活不惯,我们都病了。

这时候,父亲在安葬爷爷的竹院后面,找到了一条木船,他让姐姐和我坐在船尾,自己坐在船头,用一支细细的鱼竿,在幽静的河里垂钓,当第一条鱼上钩的时候,我和姐姐都高兴得在船上跳了起来,我还差点掉到河里去呢。黄昏时,父亲在河边将鱼杀好洗净,然后提着满载着鱼的小竹篓带着我们回到大宅里,母亲在昏暗的灶间,就着炉火的光,将巴掌大的鱼投入油里煎脆了,再用姜葱加上酱油和糖慢火烤一下,最奇妙的是在鱼上淋一点点醋,据母亲说它能去掉鱼的泥土味,也让鱼变得更鲜味。当晚,我和姐姐的胃口大开,虽然鱼不大,但很香,这道菜以后就成了我母亲在家里的保留菜,也是在这天我才知道,这就是鲫鱼。

出国十几年来,我一直十分怀念母亲煮的葱烤鲫鱼,可是当我真正有机会在回国时再吃到这味菜,母亲已经久病卧床,由家里佣人煮的这味菜,没加醋,鱼里有一股泥土味,再加上没炸脆,鱼骨头刺在我的喉咙里,不上不下,让我受了一晚的苦。和很多在国外的中国人的感觉一样,小时候记忆里好吃的东西,现在再回去吃,总有点失望。可能是因为我们现在物质太丰富了,失去了对食物的敏感的味觉,亦可能是因为现在环境污染严重,且今天人们不再用以前的传统方法来烹调食物了。

今年感恩节长周末,我在加拿大的几位喜爱垂钓的朋友送给我几条自己吊来的鱼,我虽然不知道这巴掌大的鱼是扁鱼还是花鰂,但是我的潜意识里掠过了对
鲫鱼的思念,我俨然不顾这几年来家里不开油锅煎鱼这不成文的规定,用母亲原始的烹调方式做起了香葱烤鲫鱼来,随着起锅上碟前几滴镇江醋的加入,整个屋子里被鱼的香味笼罩,在餐桌上细细品味这鱼,它比真正的鲫鱼少骨且肉质鲜滑,我的孩子也爱上了这味菜。

在这感恩节,我真的很感谢母亲传授给我的种种生活技巧,也非常感谢我身边的朋友把自己的爱好与我分享,让我可以在加拿大以香葱烤鲫鱼圆了我的思乡梦。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名字真难起! - 2006年9月16日 10:53

    你是作家?

  2. 2
    难评 - 2007年2月24日 00:09

    此人此文与其他文章一样,水平很低,无法评论,看来作家真好当!

  3. 3
    吹嘘 - 2007年12月23日 11:33

    小学生的写作水平,中学生的摄影技巧,大学生的工作能力,研究生的吹嘘高度.

  4. 4
    在家工作 - 2010年7月4日 01:54

    工作是一时的,如果只存在为别人工作的观念, 在不景气的现在,如何突破经济限制, 免费体验(评估和瞭解) http://www.eloha.w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