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犁信箱

无论你是学生,新移民,我们都是身在海外的中国人。愿意和您分享,给您安慰鼓励。

我为何留在加拿大

字体 -

在大学毕业清一色四十九元人民币工资的年代里,我们中学里的四个同学抱着出去闯一闯的心态,来到了加拿大。那时是1988年。

我们中一位学医,本来就以美国为前途,因签证不利改来加国,学成后便毅然赴美。另一位的丈夫去美国就学,她跟着去了,在那里生根开花,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还有一位,读了化学博士,没有发展的机会,去了香港做生意。唯一留下的,是学金融的我,在银行一做就是十年。

我没赶上六四移民大开放,自费留学学费贵,又没有打工卡,靠帮教授看看孩子,早上送送报纸,挣几个钱谈何容易。长期半工半读,一天只有四个小时的睡眠,到了周末才有机会多睡一点,多煮点食物,多做点功课。给了三千多的律师费等了四年,终於可以学成后留在加国工作,所以对自己的身份,觉得来自不易,特别珍惜。

结婚后,有了孩子,生活很稳定。两夫妇一起工作,攻房子,买汽车,请人照看孩子,收支平衡后的结余,就是想快速攻完房子,还有就是旅游。但是,眼看政府的赤字日益加剧,我们对退休后的医疗和退休金不敢抱很大的期望,还有孩子的教育费用,让我们感到要积蓄一笔钱养老并不容易。在这样的前提下,我先生将他个人的事业插入了美国社会,从而在以往的五年里,我们有机会在美国居住,跨越在加美两国间。

在网上看到太多关于对美国和加拿大生活比较的文章,这些朋友中有些在美国读过书,没能移民,转来加国后对加国生活不习惯,尤其是加国经济不景气,让他们有怀才不遇的感觉,是能理解的。另外一些朋友是将自己在加国奋斗中的不顺利,不得志,与他在美国的朋友中成功的比,其实是不公平的。就我个人的体验,我想讲讲这两个国家生活中各有不同的地方。

我在纽约居住的时间较长。纽约的生活节奏很快,这几年来,治安比想像中的好,至少没有遭到过偷窃,有一次下车忘了拔钥匙,一个小时后,车和车里的东西居然都在。我的看法是,纽约适合贫富两极的人居住,穷的人可以头颈里挂满项链,手臂上套好手表,被单里包起一包假名牌皮包,当街摆摊画画,推一桶皮蛋瘦肉粥,到处都是生意,到处可以赚钱。见警察来了,堆个笑脸敬个礼,嘴里说“ Yes, Sir ” ,心里在计划下一站到哪里再去做买卖,而纽约的警察司空见惯, 嘴里 嘟哝着,脚从不停步,也不开罚单,他们只是不停地走,身材平均比加拿大的警察 苗条多了。纽约的富人大部分住在郊外,他们在第五大道买东西,有门卫打伞,代理停车,买东西是不看标价讲喜好的。所有的名牌店,均有设计师为你度身订造。在纽约,你真正感到有些地方是专为富人而设的。纽约的中产阶层其实很辛苦,老板很现实,讲究学历外,有本事的就用,管你是谁,华而街的很多公司将工资设得很高,其中一部分是股票,让你拼命为公司干,公司有盈利,股票就上升,职工就多得。每次约大公司的同事吃饭,都是晚上八点以后见面,大家的工作时间很长,所以纽约人在地铁里睡觉是出名的。纽约人就这样在快节奏中多挣钱,又在无时无地不要钱的生活空间里花费他们的钱,纽约的面包,水果等好多食物要比多伦多贵好多,随处要付停车费,家里的电话也按时间收费,使得纽约人绝对不会象多伦多的人那样慢悠悠逛商场,也不会在家煲电话粥。纽约人居住得很挤,房价和租金都要比多伦多高两三倍,地税很棘手,水电费也高,他们很珍惜门前几米见方的花草地,几乎很少有社区中心和街心花园。另外,纽约的汽车保险也是贵的离谱,很多人只买保别人不保自己的汽车保险。我们在美国被人从后面撞过次车,由於撞我们的人太穷,且没买自己的保险,法庭寄了张纸给我们,说撤销了这一判决,搞得我们至今莫名其妙。

与纽约相邻的康州,是个和纽约完全相反的地方,那里的房子很旧,但占地面积很大,以至人们要用拖拉机来割草。每天,坐在临窗的写字台前,望着远处的山,和半山腰突出的教堂钟楼,我的写作灵感就会油然升起。在不远处的耶鲁大学的校园里,有着和周围冷落的小镇截然不同的风格。我最终没有在康州待下来,那是因为有一天我在图书馆和儿子一起读书,我儿子临时决定参加他们的读书故事会。在多伦多私立学校接受过教育的他,和康州小镇上的孩子形成了明显的差异,他们呆呆地看着一个黑头发的小男孩说着流利的英语,让我的孩子在那里唱独角戏。图书馆的管理员是个五十多岁的英国女人,她的衣着象电影简爱里的老师,一口硬得象英国皇家式的口语,她夸奖我儿子聪敏,而我知道我的孩子在多伦多的私校里只是很一般的水平。从图书馆出来,我们去了当地的麦当劳,我在买汉堡包,我儿子就去室内的游乐园玩,我在排队的时候,见到一个金发的男孩不愿和我孩子打招呼,他回到父亲身边,说有个中国人在玩,他父亲就叫他别再玩了。我的心揪痛了一下,在多伦多,我们一家没有感到被歧视过,加拿大比较提倡多元文化,中国人满街都是,并不会象在康洲那样被人们指手划脚。下午,在镇上的主要街道上散步,我走过一个让新人结婚的教堂,让孩子出生的医院,给孩子们上学的学校,办理离婚的法院,最后是一个让人安眠的殡仪馆,好像我在这几公里的街上已经走过了我的一生。我没有找到一个写中文字的商店。在周末,为了满足我想中国菜想得发疯的愿望,我的先生开了半个小时车,带我来到一家中国商店,买回家几颗象茶叶般干的蔬菜,还有蒙着灰尘的罐头食品,一盒发酸的豆腐,和一条冰得象铁棍似的鱼。当晚,我决定离开这城市。

我喜欢洛杉矶的气候和丰富的中国物产,相对而言,旧金山的住房拥挤,物价昂贵得多。特别遗憾的是加州这几年裁员,我朋友中很多本来在Ohio和西雅图等都有稳定工作和基本房产的,因为前几年看到硅谷兴旺,到了加州后很多人这几年都失业,以至家庭里靠一个人工作,无法对付昂贵的居住和家庭其他开销。美国这几年有向东部发展的趋势。在德州的奥斯玎发展得很快,但是那里天气炎热,让人难以适应。波士顿有很浓厚的学术气氛,中国文化也保持得不错,唐人街广场经常有社团组织的表演个体育竞赛,但是在那里工作,中国人比较受限制,主要是当地的管理层思想要比纽约的人老化和保守。芝加哥这几年有些停顿的迹象,市中心众多的高楼大厦,贴着招租的广告,大公司重整的不少。芝加哥的唐人生活要远远比多伦多逊色,我在芝加哥混得还不错的朋友说,在芝加哥,去餐馆吃饭是为请朋友,自己很少光顾。

在死气沉沉的底特律旁的郊外,由於两大汽车公司这几年依然兴旺,所以有一群活在世外桃源里的中国技术人材,他们躲过了美国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而以高薪抵过中等消费,让自己生活得蛮舒服。因为与加拿大贴近,很多人都是从加国过去的,他们的文化生活由於受城市的局限,非常枯燥,大部分时间以三五知己亲手煮几个家乡菜,打打牌,唱唱歌来消磨他们的周末,遇上假期,就露营,钓鱼,滑雪,十分留恋他们田园特色的生活。他们羡慕多伦多的唐人生活,有时会开四个多小时的车,来多伦多吃点心和晚餐,带好好几个大冰箱,来这里采购又便宜又丰富的中国食品。底特律的人,常到加国的温莎看医生,激光视力矫正。家里造房子,建筑材料,类似抽水马桶也到加国来采购,由此可见,除了汽车和电器,加拿大比美国便宜的东西还不少。

每次我回到多伦多,我会说“ home, sweet home .” 因为我为生存而奋斗过 , 而我却没有飞黄腾达的野心和能力,所以,我觉得多伦多是一个可以让我过平静生活的地方。这里比较冷,但依然四季分明,让我们可以滑雪,也可在湖边晒太阳;
这里没有很多高级的工作,但对学历的要求也没有象美国那样高,人人都可以凭努力养活自己,虽然不能享受荣华富贵;这里的薪水和奖金不高,但是这里的屋价和租金比美国各大城市合理;这里没有高级的公共娱乐场所,却有很多社区活动中心,让我们免费或用极小的代价去换取我们日常运动和娱乐所需;这里,最让我们中国人高兴的是,虽然我们离开了祖国,但我们仍然有很多自己的同胞在周围,有用自己语言所办的电视台,电台,报纸,网站,有我们吃惯的家乡食物,有听惯了的家乡方言。。。。。。

我在离开多伦多后每次回来,会更珍惜多伦多的生活。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