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很高兴有读者就中西方教育发表了自己的体会,更感谢读者“我的意见”提出了一个本质性的问题——教育是什么? 即使这个问题,已经千万次被讨论过,每一个人,再次问一问自己,问一问对我们施与教育的客体——国家、社会、机构等等,依然是十分有意义的。因为,这个问题,看似平常,实则不平常。不知道教育是什么,就茫然“受教”和“施教”,岂不是一笔糊涂账? 扪心自问,笔者好像对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