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了的习惯,久违了的心情,久违了的手指敲击键盘的感觉。。。它们就像是被关押在身体里的囚徒,常常想要起兵突破那层禁锢的牢笼,然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捆绑被击灭被重新拉回牢狱。。。忽一日,身体发出了大赦的指令,因为倘若再不倾听那呼号的反抗声,再不关注那些习惯、心情和感觉,则它自己—身体本身,也终将被彻底推翻、摧毁而不复存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