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在我的督促下,Mahu同学昨日又完成了新的忆童年系列之五,那一桩桩一件件的童年往事,激起了我一阵阵断断续续、跳跃式的回忆,结合好多天以前的回忆点滴,全都罗列在这里,算是对童年往事的一个小小触摸,都是随想随写的,不成文章,也没有时间顺序的排列,看者将就一下。。。

我7岁以前是在北京度过的,当时都说一口北京话,有点土。有一次跟一个小朋友不知怎么的就谈论起”屁股”到底怎么念,她说是”屁猴儿”(念四声),我说不对,是”屁虎儿”(念三声),结果就去问我二姐,人家说,可能是”屁狗儿”吧?当时她也才上小学二年级,也是半斤对八两的。

上大学之前,我一直是家里的宠儿,我二姐是小受气包,经常是挨打的角儿,我爸比较偏心,一般不说我。有一回,我二姐把一只小磁猫打碎了,怕挨打啊,就哆哆嗦嗦又把那猫摆放好,然后逗我去拿,我乖乖跑过去,一碰就散了架,那不就正好嫁祸于我了吗?结果她就免挨一顿打,我呢,当然就不予追究了,嘿嘿。。。很多年以后,我姐才给我翻了案……

当时我们上幼儿园,每个小朋友胸前都是一边背着红宝书(用妈妈缝制的红布包装着),另一边用别针别着一块叠好的小手绢。红宝书就是当时全国人民天天读的老三篇,我到现在都能背下来好多句子——“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全是倒背如流的,可惜那时候我说话舌头还漏气呢,把“四”读成“是”,比如,“为人民服务”那一篇,我是一气呵成的背过,包括年代“一九四四年九月八日”,但一读到四,我姐姐们就开始学我了。。。

           67_57085.jpg

那时候每隔几星期就吃一次忆苦饭,都是黑乎乎的窝头,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也不例外。吃之前,阿姨先讲一遍万恶旧社会的悲惨事,小朋友们似懂非懂,但知道一个道理,就是我们现在吃的这种窝头,以前的穷人是根本吃不到的,他们要饭的时候,都要被恶狗咬,最后惨死街头的。阿姨每次都带头吃,还故意嚼的津津有味,可是,我们怎么就觉得难以下咽呢?没法啊,捏着鼻子梗着脖子也要吃一口的。。。

有个家庭生了8个孩子,7个男孩儿,那年月粮食严重不够吃,他们家就是多亏了这口忆苦饭,才让一帮孩子能勉强不饿。。。(因为每周都有免费的忆苦饭在学院的大操场上供应,他们家每次都拿着一个大筐去装)

小时候嘴特馋,见了糖就没够,一般要一口气吃好多。可那时候哪儿有那么多糖,再说家里的那点好糖也禁不住我那样的吃法,我爸就藏起来,放到很高的柜子上,想着我够不到。我每天一下学,第一件事就是找糖吃,翻来翻去找不着,后来翻到了我爸常吃的的大山楂丸(他有老胃病),一尝,味道也不错啊,就一连吃了好几粒。谁知道那东西吃到嘴里酸酸甜甜,可不到一会儿,我那本来就饥肠辘辘的肚子,就更饿了,玩不到一会儿就跑回家接着找吃的……

当时我妈是校医院的大夫,家里有好多医学书,我没事的时候就翻看,最怕看到那些外科的各种乱七八糟的皮肤病,想起来就吃不下饭,晚上还做噩梦。不过那些书也让我长了不少见识,人体的各个器官我从小就都知道了,那些书也都是我最早的启蒙书了。。。后来没学医,让我后悔了半辈子。

Mahu说到她填写家庭成分的往事,我也记忆犹深,以前最怕填写我妈妈的家庭出身,因为”地主”这个成分实在不愿意写出来,怕遭同学们讥笑啊!没办法,也不能随便篡改啊,因为妈妈那里的档案就有记载的!

印象比较深的是伟大领袖逝世的时候,学校大广播里提前通知说将有重要新闻,等到下午4点吧(好像),终于传来了催人泪下的哀乐,本来以为又是那个领导人去世了,但万万没想到,是我们每天喊着万岁的毛主席他老人家,心里先很是不解,因为我们心目中的领袖是绝不会死的,怎么突然就。。。然后就看见我们的班主任老师一下就痛哭出来,接着大部分同学都情绪感染似的跟着呜咽,全班立刻陷入了天塌地陷般的痛苦和悲哀,仿佛世界末日就要降临。。。(当时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 ……

咱也感叹一句:往事如烟啊!不过很多回忆都是深藏在心底的,似乎还没到一件件抖搂出来的时候,更多的回忆要等到自己觉得老了的时候。不过太多童年的故事却又是那么神灵活现的跳出来,Mahu的忆童年系列引出了我太多类似的回忆,先把它们存放在这里,等着那妞抛出更多的引弹来,咱再补充吧!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