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除夕之夜,本想给一位老人家拜年问候,却惊悉她罹患肝癌,正在医院接受治疗,但情形很不乐观,医生几乎放弃了各种方案,只能凭借老人家自身的意志力和上帝仁爱之恩典了。。。

三年前,老人家因为丈夫突然辞世,曾来多伦多与儿子儿媳生活了近一年,直到小孙子出世后,便带了孙子回国抚养。当时她与我同居一个街道,出出入入,每每见到脸上容光焕发,精神瞿烁。她开朗健谈,与左右邻居关系甚好,并能烧得一手好菜,让街坊邻里品尝,尤其是她烙的葱油大饼,金黄焦脆,见了便胃口大开;常常的,还能见到年近七十的她老人家在自家门口跳绳,一问,竟连跳了200下之多,不禁咂舌称赞。每晚,都能见到她在附近的公园散步、练操;早上,则与一班年龄相仿的老人们打拳舞剑,让我这个年轻不少的人望而自惭。

想到曾经那么健康、乐观开朗的老人,竟在短短的时间内,因为心情郁闷不舒,得了绝症,我不禁唏嘘。联想到两三个月前,她曾经打电话给我,诉说了这不到半年来的郁闷心情,主要是由于儿子搬出了原来的小区,买了一处相对偏远的house,虽说住上了自家的大房子,但每日的孤独却如阴影般的与老人相伴,老人家每日要照顾小孙子并给一家人做饭,不仅忙碌劳累,更有心情不舒。她十分怀念过去的生活环境和街坊四邻,却无奈交通不便很难探访,只有一次,儿子周末买菜时把老人送来我们这里短坐,老人挨家走访了左右邻居,当时已见她脸上的憔悴,精神状态与两年前判若两人。直到年末,我接到她将要回国治病的电话,急忙匆匆赶往家中探望送行,谁知那次也许是和她的最后一面了。。。

想到含辛茹苦了一辈子的老人,到了本该安享晚年的时光,却让劳累和孤独占据,最终落入病魔之手,心里真的很酸楚。我能体会到,她的儿子儿媳在内心里深深的懊悔和内疚,也许他们永远都不能原谅自己对老人的疏忽与粗心。但我无意指责儿女们的不孝,我相信所有的儿女们对老人都有孝敬之心,都期望养育自己的父母能有一个幸福安康的晚年,他们把老人接来与自己同住,原本也是想让孤独的老人远离寂寞,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相互照应陪伴老人度过晚年。但是他们或许忽视了老人的另一种需要,那就是和同龄老人的互访和交流,因为,相对于物质需求来说,精神上的要求也许更为至关重要。长时间的心灵寂寞是带给老人最大最重的痛苦了。

我反复回想,这位心地善良的老人家,就在临回国之前,还对自己没能继续照顾孙子而抱歉和不安。在她的内心里,儿女一家人的幸福和安康都超过了自己所要求的,她宁愿忍受自己的孤独寂寞和劳累,也不愿意向儿女们提出要求,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忍耐着,用自己善良的心和时间抗衡,与寂寞为伍,终于被病魔击倒了。。。我想,这也许就是我们中国传统的老人们对子女的“春蚕到死丝方尽”的伟大奉献了。

我想说,家有老人的儿女们,请拿出时间来关爱你们的父母吧,请关注一下你们身边的老人是否孤独,他们内心的需要是否能够满足?我们的父母们,你们不该只对子女倾注全部的爱心,也应该多多的关爱一下自己,要知道,你们的健康和快乐才是子女们最大的愿望和最美好的企盼。。。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