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黄集伟,其冠名的头衔是出版人、书评家、作家、语词收藏人。他的语词笔记系列中收藏了很多时尚用词,不仅与时俱进、活色生香,大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而且都多少有那么点”意思”,让我们读来饶有兴致乃至忍俊不住。掐头去尾的节选一些,就做为闲时的阅读小菜。      U1592P112T105D14F2031DT20060215204045.jpg 

       ——比在现成词组上加加减减更歹毒的,是比喻。前些日子,姚某与李某茶馆相遇,接谈颇洽,李问姚曰:“请教贵姓?”姚曰:“姓姚。”李曰:“可是不祥之兆的兆字,旁边着一男盗女娼的女字?”姚见其语谑,亦转问之,答以姓李,姚应声曰:“可是棺木之木字头,下头绝子绝孙之子字耶?”……在这则出自《笑林广记》的笑话中,比喻的“毒药”属性昭然若揭。

      ——“小强赶驴进城,路遇无赖。无赖问:‘吃饭了吗?’小强说:‘没’。无赖说:‘我没问你我问驴’。小强听罢,转身就给了驴两记响亮的耳光:‘TMD!城里有亲戚怎么事先也不说一声?”       忽略本则短信主角“小强”先生无与伦比的聪明不说,那条成为替罪羊的驴也实在无辜——相比而言,比那两巴掌更让人寒心的,是虽提供吃、穿、住、用的那位主人潜意识中太多对于动物们的轻蔑与冷漠。冷漠应该比身体虐待更残酷?说来话长。

      ——很多年前,作家韩少功在《马桥词典》后记中说:“词是有生命的东西。它们密密繁殖,频频蜕变,聚散无常,沉浮不定,有迁移和婚合,有疾病和遗传,有性格和情感,有兴旺有衰竭还有死亡。它们在特定的事实情境里度过或长或短的生命”……         比起那些陈词滥调日复一日聒噪于耳,可其内涵却早已“大面积心梗”的呆语言死语言来说,我收藏的那些“签名档”淳朴、机智得紧:“怎么回事啊?!刚才打你手机,系统说:‘机主在裸奔,请稍后再拨。’等了会儿,再打给你时,系统提示音说:‘对方已裸奔出服务区’”…… 它用简省明白的汉字,寥寥数语即勾画出你我同样深陷其中的的生活:忙个臭死累个臭死,可最终,我们不过像极了那个在服务区内、外疯狂“裸奔”机主。除此之外,我们还剩什么?

         ——新民谣说:想当年,红米饭,南瓜汤,老婆一个,孩子一大帮;却而今,白米饭,王八汤,孩子一个,老婆一大帮。       相对于那些麻木和健忘而言,如许民间文化杂碎,让“荒诞”变得像手机按键一般具体而实在。在另一个“杂碎”中,作者关心的不再是老婆、孩子,而是“电”。末尾,作者忽然这样假设:“如果当初没有发明电灯,我们只能点着蜡烛看电视了。”

      ——果然,那家博客网站很快成为是非之地。在我看到的诸多酷评中,至少应包括下面两个:其一:不因美艳惊天下,但以淫荡动世人;其二:每天在互联网上刷新自己的做爱记录……所指何人,所说何事,如你所知。       可见“博客”引发“全国人民写日记”,美好而外,其实也是在拓展网络潜在的亚文化属性:它让历史并不悠久的互联网开始更像一个彻头彻尾的“食堂”。不过,即或如此,成千上万的网民同吃一道菜,还是有点不对劲。在互联网上,我们每人是“菜”,也是“食客”。自己啃光自己的胳膊大腿前肋后臀,倒还问题不大。可假使吞噬掉的先就是心、肝、肺等心腹要害,那该如何是好?

      ——物理学家霍金说,他不相信一千年后人类还能生存,除非人类向太空移民。财经学者王安说,他死看不上弊病多多的中国股市,可用美女作家的话说却说“股市的高潮还是在恐惧与不适中来临了”。专家吴某说,“WWW”代表的是“互联网”,可它不正好就是“全世界范围浪费时间(WorldWideWasteoftime)”的“同义缩略”?下台后的克林顿说,其实他不喜欢政治,因为进入政治,他就要表演,并且根本无法换角色……他甚至说,假使他年轻三十岁,他甚至会义无反顾地去当一名戏子。       在如上这些聪慧的绝望中,“为什么”一概被巧妙“缩略”乃至忽略。或许恰恰因此,上述聪明的字字句句里,绝望也一样结结实实。

      ——在诸如MSN或网络聊天室语境中,用键盘键入汉字过程中难以避免的错别字与打字速度要求间的矛盾,恐为原因之一。在那种键盘与心绪的繁复纠缠中,“打字速度”等于“说话速度”。沉入“泡妞”或“交友”之类的水深火热,说话速度的慢,意味感情关注浓度的淡。而要快,也就只能“快吃萝卜不洗泥”。       下面这个句子,不“翻译”就很难看懂:“偶稀饭滴淫8素酱紫滴”——而只有翻译之后才知道,这个稀奇古怪句子的意思是“我喜欢的人不是这个样子的”。不过,尽管如此,若要求将句中每字每词逐一厘清、理顺,给出注释或详解,依旧不容易。勉强说,在这个短句中,“酱紫”一词尚可囫囵考证:它约莫出自台湾口语,因其读音为“界样子啊”,因此,快速连读后,它被写作“酱紫”……你念念试试。

待续……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