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有一种“接龙”的文字游戏,与骨牌的玩儿法同出一脉。第一个说,“舍我其谁”,第二个接,“谁人无过”,第三个比较损,“过江之鲫”,第四个被搁那儿了。半晌,接“鲫鱼三吃”。没这个词,也没这道菜。以鲫鱼的身量,“一吃”都嫌小。按照最新版的新华字典的说法,鲫鱼的常规贡献是被熬汤为产妇下奶用。有些扯远了。想说的意思是“鲫鱼三吃”有些“八卦”。关于“下奶”之说,宜姑妄听之。实在不行,也要选用正规厂家的奶粉。诸如安徽阜阳的“八卦奶粉”,只有“粉”没有“奶”。成了“刑事八卦”的大案。

        有个朋友,二胡演奏家。在乐队演出中没人刻意关注他的眼睛。但电视实况转播,镜头一推上去,所有人都以为自家电视出了问题。他眨眼的频率类似“跳帧”。在音乐厅开独奏音乐会,领导跟他商量,“咱忍着点,实在忍不住,您就闭上眼。胡琴无谱,只当您入境了。”朋友感激领导的关怀,楞是双目圆睁地把阿炳的一组曲子拉完。连幕都没谢,扭身蹿进后台,找一旮旯蹲下,以平常三倍的速率眨眼,嘴里解恨解乏地咬牙切齿道:“走你!走你……走!”伴着台下掌声四起。他这个毛病是眼睑肌“习惯性痉挛”,属于没治的范畴。让人惋惜。

        “八卦”也就算了,还迫使“习惯性”委身于它,一定会让事情变得令人沮丧心惊胆战。这里说的“习惯性”可能出自两个方向,一个是“八卦”的原创和加工;另一个是“八卦”的适用和接受群体。两个方向约定俗成的“习惯性”使自娱自乐迈向娱乐大众成为可能。“八卦”来自民间自创的居多,但在传播上,像年赢利以百亿计的短信,“一呼”万应怕是保守。恐怖的是,中国手机占有量世界第一。通讯、信息、图像被“移动”、被“群发”的无障碍无终审地传输实现,使人人拥有了一个“流媒体”。力大无穷,几乎无所不能。这还没把更具上述功能的电脑算进去。这意味着如果你“怀揣一颗八卦心”,尽可以“八卦”。但游戏规则不保护你不被旁人“八卦”。

        《手机》成为手雷的可能在于拔出了隐私的销子。不管真“八卦”假“八卦”,炸了,就非死即伤,让你思维不能自理。《廊桥遗梦》勾引了一批中年男人背一破相机到卢沟桥左近“柳”(暗怀春心地寻觅),《手机》又让这批男人学会了“暂时无法接通”的操作方法:把手机电池卸下来。“信息爆炸”未见得利大于弊,炸弹不长眼,伤及无辜在所难免,自爆身亡也非少数。

        “习惯性”和“八卦”搞到一起属于“强强联合”。通常关于“习惯性”的认识止于“习惯性流产”、“习惯性便秘”、“习惯性掉链子”、“习惯性眨眼(或结巴)”……。如果“习惯”普及成了集体的行为意识就演化为目前的一个“词语团”——“集体自杀”、“集体堕落”、“集体自慰”、“集体不要脸””和“集体意识丧失”等等。“八卦”自伏羲的阴阳占卜以来,“卦”已被疏学,倒是“八”被中国人赋予重要地位。文章要“八股”,吃席要“八大碗”,大清的干部子弟以“八旗”分等,打咱们的也要授予“八国联军”的称号(不止八国)。等到咱们打日本,明明是第十八路军,也要硬叫成“八路军”。“八”本身就具有中国人意识中的习惯性,电话号码、车牌首选“八”,但骂起人来也“八”字当头,“王八”再或“王八蛋”再或……

        “穷藏粮,富收藏”。以当下衣食状况,应该归入“饱暖思八卦”。“吃饱了撑的”之后,所娱所乐的主旋律概率很低,其“隐思”中的成分复杂。日本有部电影《IZO》,北野武监制并客串,其中有实力集团人物的一句话,“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听起来很“八卦”。但“谁也别拦着我,挡我路者见一个杀一个”却像日本当政的主旋律。“国民自卫队”要变“国民自卫军”了,“自卫”成了“八卦”。类似的话,比如“上刀山,下火海”是壮士说的,“卧钉板,下油锅”是“道儿上”人说的,是“八卦”式表态,不必当真。手真伸进“油”锅里,那锅里是醋,沸点很低,司马南演示过。中国“道儿上”的老大之一杜月笙1949年在香港对中共代表说,“向往有心,追随乏力”,不是“八卦”,是“八卦掌”。

        “八卦”拒绝严肃。但严肃的事,比如治病救人,被整成“八卦”,就不是“好玩儿”、无伤大雅、无伤要害的性质了。哈尔滨有家“三甲”医院让一个病人二十多天花了四、五百万。然后病人死了。然后死人的化验单又陆续出来,让家属抓住把柄。调出部分费用单,看到了一天输液8万毫升的“八卦”记录。一瓶“二锅头”500毫升,正好一斤。8万毫升相当于160瓶“二锅头”的容量,以一个垂危病人的身子骨儿,一天之内让他消受这些液体的方法只有一个——泡澡。

        面对央视《新闻调查》栏目记者,该医院纪检负责人想象面对的是医院中层以上有难同当的手足战友,从而表现出大无畏的守土有责气概:“我们医院是为农民服务的!是为贫下中农服务的!”因此“我们没有多收(钱),还少收了(钱)!”如果这话不是随口的“八卦”,解释也只有一个——“杀富济贫”。但不像,八成也不是。故这位纪检女官可能是“习惯性”火线演说。事后她又可能满脸涨红地对围着她的人说,“小样儿的,跟姑奶奶我忽悠,嫩了点!”博得一片叫好。她打不出“八卦掌”,只会抡“王八拳”,套路自创,自说自话,自娱自乐。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