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读到一段关于“自我”的特别有趣的话:

“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没有见过我的人,我只是那个望向镜子的观望者。”

“我寄居在自己的躯体中,只能通过两个小洞往外瞧,认知自己唯一的途径就是照一下镜子,还TMD是平面的!甚至才养了三天的狗都比我清楚我的背后被蚊子啃伤的面积。自我介绍,你让我怎么介绍?”

             我1.jpg

可不是么,我们的双眼一睁开,所见的就是我们身体以外的人和物,喧嚣的世界和缤纷的景物,而我们自己只是融化在那一片自然中的元素,渺小的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我”却又是无穷大的,与天地自然同在,失去了“我”,整个世界便也就不复存在了。。。

于是我想,既然我看不到自己,那“我”究竟活在哪里?

是自己的感觉中吗?我感觉着自己的生活和状态,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它们占据我的头脑和身心,让“我”感觉我“活着”。

除此之外,我还活在别人的眼里,我让他们看到了“我”,并且能够感觉到“我”的存在。

然而在“自我”之外,是否还有一个永恒存在的灵魂呢?那么相对于这个永恒来说,我们在这短短的几十年中所看到的、所感觉到的,是否只是一个幻觉?或者是一个也许美好、也许不太美好的梦境呢?

于是,就有了那个千古之迷惑“庄周梦蝶”——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于是,便有了笛卡尔的命题——我思故我在。

                   我2.jpg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