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这是一位朋友对我的上一篇文的点评留言,很长的篇幅,很多的感想。。。并且是个连载。故专门开出一个新篇,以示隆重的推出。。。 Smile

欢迎各位看客朋友献花、或扔砖,我做主,大家尽管七嘴八舌。。。

心漪一篇闲话“学以致用”,让我思如野马,只管撒蹄子乱闯出去,却收不回来,只好把这些不成幅的闪念逮住,胡乱记下来,交由始作俑者心漪处决。

“学以致用”一听就是个好事儿。人人都想。就是因为现实诸多“学不管用”才使我们这些所谓的“受害者”满腹牢骚,然则深究起来,也不全怪得了别人(外因),自己往往也有责任的。尤其成年之后,做什么都是你自己的事,选错了,受累和纠正也都是自己的事。怨来没用。

说到学习怎样才有效用,就要看看“学习”包含的两个主体是否各司其职各尽其能了。这两个主体,一个是“学者”,一个是“教者”——在这里,“学者”泛指学习这一行为,“教者”泛指一切能够起到教育功能的载体:包括教师、学院、教育体系和方法等等。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在学习这么件大事上,到底“学者”重要,还是“教者”重要,我认为硬要分出轻重并没什么意义,视为五十五十可也。孔子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这是拿着板子在敲学生的脑袋了。可我们又听过另外一个说法,“只有教不来的先生,没有学不会的学生”,和夫子刚才那个板子是同样重的,不过这回敲的是老师。在“学以致用”以及其他更高层次意义上的学习之功用这个议题上,我是毫不含糊地认为,中国的高校教育–最重要的”教者”之一,所play的role是很差劲的,至少20年前是这样。

砸砖之前,还是先交待一下自个的身份,免得观者莫名其妙,不知所谓。本人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念的大学,还是所谓名牌;之后一直到出国前,都住在大学里,也工作过两年左右;来加后我上college拿了个文凭,在这边的公立学校工作了四年多(不是当老师),业余还在念大学的证书课程。。。对于中西方教育,确实时有触动、反思和切身的体会。

为什么这大块砖要砸向中国高教呢?从高一层标准说,高等学府是培养人才、精英、栋梁的;是思想和知识分子的摇篮,自然非同小可;低一点看,收人钱财,替人效力,高校每年从国家财政里拿的钱、从广大家长手里接过的银子(想想那些交不起学费的穷学生),成千上万。既如此,要求他们做他们该做的事情——为社会输送合格好用的公民和从业者,不要糟蹋了学子和他们的家长的心血,一点都不过分吧?

可惜现实令人不无遗憾。。。与西方高等教育(加拿大为例)的差距方方面面,罄竹难书。我没有做过系统的研究,只能凭自己的经历、对比、所闻所见来发言,希望听到讨论或匡正。

话说大约20年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之后,我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学。记得那时候,有个词是用来形容大学生的,叫做“天之骄子”——哈哈,还记得吗?只是,我至今也没明白,这个美称的含义。大学里,没明白的事儿太多了,这么说吧,我带着一团懵懵懂懂的憧憬进来,浑浑噩噩地过了四年,再带着一脑子稀里糊涂出去。。。不要鄙视我呀,我不是差生烂生问题学生啊,我只是很普通的“沉默的大多数”中的一员,成绩不好不坏,拿过三等奖学金也谈过恋爱,捱到毕业就赶紧跟学校拜拜。。。所以,拿我的case来分析,应该很有些代表性。

那年代大学最大的问题——现在看来,就是让许多大学生极度迷惘失向。(心漪一句学以致用勾起多少伤心记忆?!没有目标极度迷惘,如何学以致用——学什么? 用在哪里?)环顾四周,只有极少数人对于毕业后的去向目标明确——出国。不管是自费、拿奖学金,还是嫁人或伴读出去,他(她)们都很知道自己该学什么,不该学什么,决不浪费时间精力在没用的事情上(多好,年华一点不虚度)。除了出国,还有一个东东,也是相对不那么浑沌的学生的共同目标–找个好单位。不过,由于那时候社会专业化程度不高,找好工作又主要靠关系,所以这个目标并不必然指向明确的学习计划。

虽然懵懂,年少的我还是颇有远大理想的。我还记得当年自己的第一志愿是报读一所几乎在祖国版图最北端的师范学院,并决定毕业后要到天山底下去教书–因为高中语文课本中一篇写天山的散文深深打动了我。这志愿叫我爸妈给一笔勾销了,于是我就读了一个名挺好听却不知道干什么用的专业。我敢打赌我们班80%以上的人跟我一样迷糊,在我们宿舍则是百分百。想起来大学文科真好混呀,我们宿舍有位冰雪聪明的女生,四年里差不多总是最后一个起床,冬天就睡到午饭时间才起,有些课一学期她大概就上了首尾两节(最后一节课去考试或交论文),可人家拿到的分数还挺高,讽不讽刺?回想起来,不少课也确是垃圾,教材可憎,老师倒胃–学了还不如不学。当然那时并没这个觉悟也没这个胆量。其实当时的社会,思潮风气相当开放活跃,出版业相当繁荣,大量外国的人文著作被引进。。。然而本应属学术、思想最前沿的高校,竟然和时代跃动的脉搏毫不相干似的,无论是课程设置、讲义教材、学习模式,还是授课、作业、考核方式等等,都显得陈腐空洞沉闷,了无新意,让人望而生厌。校园里唯一充满时代气息的是那几间店面简陋的书店–里面思想鲜活的书让其蓬荜生辉,还有,潮人名人的讲座也时不时带来清新空气。。。

毕业后,同学们改行的改行、下海的下海、跳槽的跳槽。。。专业对口?学以致用?也只能用所谓的“毕竟获得了一些思考能力学习能力”去解嘲应付了。只是,那样的话,大学里何必设学科分专业?分个一文一理很够了。真正令我傻眼的,不是大学里学的这门课那门课在现实工作中压根不沾边,而是,那几年象牙塔里的日子把自己培养成了一个不识人间烟火的外星人,完全没有与人周璇的技巧,和实操的能力,好长一段时间找不到北。。。迷惘被幻灭取代,失向变成了绝望,四年的黄金时代,换来的是一句“别无一用是书生”的感叹!

尽管,把这个局面完全归咎于大学教育有失偏颇。仍然要说,功能模糊、体制滞后的高等教育系统所造成的失职和低效难辞其咎。学习的道路千千万万条,人的觉悟提高有多种方式发生于人生不同的时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上大学,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能拿出四年的黄金时间专注于学习这件事,一生中几乎就只有一次啊。浪费了是多么可痛惜的事!可怎样才能不浪费呢?“教者”对于“学者”的启蒙引领作用就在此见分晓了。

让我们拿加拿大的教育做一个参照吧。(请关注下篇)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