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西方社会体制(加拿大为例)给我印象最深的地方不是民主、不是法制,而是——专业分工。举个小小的然而很有意思的例子吧。我在某学校的办公室的一角有两个垃圾桶,一个装垃圾,一个装回收。市教育局(TDSB)雇佣的清洁工人通常每天下午4点左右开始打扫卫生收垃圾。有一天,黑人清洁大嫂在倒完垃圾桶里的东东之后,指着旁边那个好多天没动过的回收桶,给了我一个友好提示:“俺们清洁工人是不负责处理recycling stuff的,那是老师们的活。”看这都专业到什么程度了,牛不牛?

垃圾行业尚且如此,那么关系国计民生的教育事业,又怎能不在教育理念、目标、体系、功能、类型、学科、专业、课程等等环节做足结构、规划、实施和评估的文章呢?安省教育部的教学大纲里,对于从学前班到12年级的每一级每一科教什么怎样教都有细得让人不忍卒读的规定,我看过他们的语言课阅读水平分级,级别之多让我傻眼!这个例子并不是用来说他们这样做多好,而是为了窥一斑见全豹。因此不难想象具体到每一阶段的教育内容方法如何结合“学者”的年龄和特点、如何层层递进到终端,“教者”会有多少名堂说法?儿子念完小学6年选初中时,我们全家去参加候选学校的Open House,那可真是一场漂亮的showcase,然而,真正一锤敲进我们心里去的,却是那个帅帅的酷酷的男教师的一句把全场的人都镇住的话:你们来到这个学校,并不是来学习知识学问的,而是来发现和发展自己作为一个完整的人的性格、品行和专长的。(大意!)于是我们全家一致通过儿子就进这间了。

这句话为什么能忽悠人呢?因为它许诺给你一幅美妙的远景:“学者”是学习的主体,对于学习有选择权和能动性,而“教者”是为帮助“学者”自我发展、完善而存在的。这漂亮话能不能真正做到,是另外一回事。听起来,无疑是很受用的。

对加拿大中小学教育体系有所了解的家长大概都知道,这里的学生8年级毕业后,就开始面临求学路上的第一次重要选择——选高中和选课程。暂且不算特殊类学校在内,这里的公立高中已分了三大类,不同的高中又有各自的一些特项专长——供学生在择校时结合自己的特点兴趣方向进行考量。课程的选择是高中生的首要功课——学期未开始,课程就得先选好。9年班的课是八年级的学生在每年的二、三月份期间就要选好的。从9年级到12年级的四年里,每一年级的选课都对应不同的目的、要求、设置、搭配。林林总总,多达数十上百种。10年班开始,学生可选《职业研究》Career Study课,教育局印制了不少象《目的地》Destination这一类的详尽的探索未来职涯的指导手册。高中毕业条件之一是40个小时以上的社会义工服务,热衷此道的学生会做几百个小时。每年暑假前,社会和学校会为学生做暑期工义工提供指导和便利。。。

诸如此类看起来与中国的初高中教育明显不同。现象的背后是什么呢?我认为,是人的独立自主,通过make choise, make decision and be resiponsible for yourself的实践锻炼,得以培养和发展。更可贵的是,这个机会,人人均等——这里的高中不分重点不重点,班级不设学生干部,每个人自我管理,并且主动承担任务参与活动。去年暑假我协助同事运作一个为期一周的高中迎新生活动。在这个活动中,大人们——老师和辅导员等是幕后英雄,真正在台前唱戏的,是作为同龄领导(Peer Leader)的在校旧生和初到学校的新移民学生。和中国学校动辄成千上百人的活动比起来,这个Program的规模小得可怜,也就三、四十人,但为了把活动做好,工作人员和Peer Leader却要接受两周的培训。之后,从布置现场到设计时间表到最后出资方移民部代表出席的联欢庆祝会,就都得由旧生们领着新生们一手一脚地做出来了。。。我必须承认,整个program的实在、有趣、细致、到位都达到了相当出色的效果,过程中学生们迸发出来的分工、合作、协调、领导、沟通等等综合素质能力令我们这些大人们大开眼界,自愧不如!

其中一个来自中国的Peer Leader,到加拿大才11个月。流畅的英文、积极的姿态、敏捷的反应给老师和我留下深刻印象。今年初遇到他,知道他已以优异成绩被多大录取,相信迎新周活动一定在他的简历上添上一笔异彩。另外一个来自哥伦比亚的女学生更加出类拔萃。迎新周她是Peer Leader的Team Leader,她成熟自然的领导作风征服在场每一个人。今年3月份,她和几个学生志愿者一起搞了个多元文化周活动。我去看了活动的高潮——多元文化汇演。“哇啊。。”看得我太激动了,不仅我,全礼堂的家长、学生观众都激情高涨地鼓掌、喝彩。。。触动我的不仅仅是演出的水准,还有不同族裔学生融洽无间的diversity,更重要的是,整个活动——节目编排、会场、音响、灯光、服装、主持全部由学生们利用课余的时间准备排练,而学校的老师们也非常广泛地参与,安然接受被学生领导的角色。

这个相貌普通但气质卓然的女孩子,她的理想——在一次大家一起围坐吃冰激凌的时候她透露,是国际政治,并且在大学期间就要争取到联合国义工见习。还有,原本今年就拿到大学奖学金的她,决定留在高中多读一年,因为,她希望更多地为学校服务,更多地带领学生们张扬当家做主的精神。。。

最后一个小例子是同事的儿子。性格相对文静内向的J同时拿到了多大和滑铁卢大学的录取通知。J一直有跟父母商量学校专业的事情,最后抉择的关头,他听从了自己,选择了滑铁卢大学。尽管同事软硬兼施,甚至说,“J,如果你一定要离开多伦多,我就卖掉房子,到你学校附近租房住。”——J留恋妈妈的照顾,但他更知道未来需要自己把握和承担!

以上说的都是高中的情形。在下篇,我再谈谈中加两国高等教育的比较,会有更多的趣例与大家分享。

【附】下面的两个视频,是某高中多元文化周汇演中的两个节目

Kung fu 中国功夫

Fashion show 师生时装表演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