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对于已经穿上了婚姻这双鞋,开始或正在行走于漫长人生路的人们来说,大都品尝过“爱情甜如蜜”的滋味吧?但是还有多少人仍然还经久的“砸吧”着这美妙的滋味呢?

读了篇文章,对所谓“爱情保鲜期”这个人人挠头的问题给了些科学上的依据和解释,似乎由不得我们翻来覆去的讨论,原因很简单,那是由一种人脑中分泌的物质决定的!

什么物质呢?它的名字叫做“多巴胺”。科学家振振有词的说,热恋中的人,他们的大脑会分泌出大量的多巴胺,而多巴胺最多只能维持一千天,所以说爱情不可能持久。

我就开始想象啦,既然人类的器官可以替换,血液也可以由外来输送,那为什么就不能在大脑中植入更多的“爱情之液多巴胺”呢?那样,人人对自己的爱人都含情脉脉,缠绵不尽,山盟海誓,永不变心。。。这么美好的情感就因为这种液体的充足而发挥尽畅,多么令人向往啊!

可是,我又突然想起了一句至理名言“任何一项新技术的出现都会是一把双刃剑”。于是我认定这项“多巴胺植入技术”肯定也不例外。

你想啊,要是人人的双眼都戴上了爱星闪闪的眼镜,见到谁都含情脉脉、情意绵绵了,那这世界会像个什么样?这么说吧,爱情溶液侵蚀人脑的后果,肯定不亚于猪流感爆发带来的严重性。。。

记得一些名著故事中的爱情描写吗?《牡丹亭》中,女主角杜丽娘在梦中与一名男子即柳梦梅相遇后,一觉醒来却久久不能忘怀这个梦中人,竟然因此抑郁而终。而法国著名小说《一个陌生女子的来信》中的女主角也对只见过几次面的男子终生不能忘怀。。。推广开来,假设人人如此呢?

更有科学家对多巴胺在人脑中泛滥的后果做出了可信的叙述:当人体多巴胺功能异常的时候,人体会出现冲动控制障碍。比如一个人在屋檐下躲雨的时候,看见一个女人看了自己一眼,就觉得那个女人喜欢自己,然后一直陷入这样的幻想之中;有的人,追求别人遭到拒绝后还一而再再而三去骚扰;更有甚者,因为失恋去自杀、杀人乃至做出报复社会的事,这些可能都是属于疾病范畴。由于多巴胺功能亢进,导致神经系统疾病,患者从而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真要是到了如此地步,多巴胺岂不成了一种毒药?岂不正是应了那英的那首歌《毒药》吗?至此,我是十分的佩服那些科学家们,怎么就能那么理智的把这种既美好又折磨人的感情,简简单单的归结为一种看得见说得清的物质了呢?

倘若果真如此,我们就该怀疑爱情的高尚与真实了。还有那些为了爱而无私奉献的美德,怎么解释呢?也许,只能说,多巴胺的爱情理论或许更适合崇尚激情论的人们或者是那些为花心找借口的人们吧。因此,从这种理论和现象来看,如果一定要用多巴胺来解释爱情,并且我们在观念上更偏向爱情相互专一论的话,恐怕得说健康的爱情是战胜多巴胺的,反之,被多巴胺主宰的爱情是不健康的。。。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样的理性讨论还是亵渎了爱情本身的美好和神圣。

至于爱情能否保鲜和怎样保鲜,我相信除了一种超理性的感情以外,那是个技术问题。。。你们说呢?

(本文参考了一些相关文献。在此感谢作者。)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