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一直以为,自己出生在那里、童年是在那里度过的,就算是和北京扯上了干系。还总觉得,撇一口纯正的京腔,就找到了皇城根下那群人的感觉,并且不知好歹的企图把自己也归类其中。。。这种自我的“良好”感觉,其实全都应该打上重重的引号——假如在成年之后不遇到一个真正的土著北京人,并且有过交往,就不会深刻的发现——一切,都不是那么回事!别说是骨髓里的东西,即便是面子上做出来的,也相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可以说,我对于真正北京人的内涵,此前还一直停留在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初级阶段。

长久以来在我的印象中,北京人身上有着一种非同一般的大气,说话幽默、举止豪爽洒脱。言谈笑骂中,流露出一种唯我独尊的自信,也许是自我意识或感觉的超好。这种气质伴随着亲切的乡音,往往会让我心中油然产生出一种亲近感,也可以说,是一种夹杂着(久远)时空想象和现实降临的一种契合或者融洽或者冲击。。。总之会产生一种突然间的内心喜悦和兴奋。这种久违的亲切感来源于我的潜意识中,它常常让我觉得北京人就像是我失散了多年的亲人。。。

其实有些感觉是被理想化了的,更多的是用我的感情和立场所包装过了的。

直到有天,当我真正的、深入的和他们交往之后,我才越来越清晰的发现,他们还有着不为我知的另一面——

除了他们骨子里有一种“横不吝”的凛然——“傲视群雄”——不把任何人放眼里的“大气”以外,还特别喜欢玩另类——与众不同和别出心裁就是表现的方式。比如,他们会说,“不反社会反人类的时候也是可以玩自闭的。偶尔出去,就可以在各种咖啡馆发呆一下午。。。。”,不仅说到,而且肯定能做到。

假如某件事情做的有点虎头蛇尾,或者干脆鼠头鼠尾的时候,他们会这样给自己圆场“俺们骨子里有一种不愿意将事情做到完美到事逼的境界,虽然有点糙,但是变数大。。。。”正是因为这种自我解嘲的本领,让他们能够左右逢源,立于不败之地。

说到做事情,其实我的北京朋友是非常讲求做事认真、严谨和执着的,并且对探究事物的本质到了近乎苛求的地步。用北京话来形容就是,“做事有股子轴劲”——表示一个人的执着和执拗精神。从这一点上看,我得到的结论是,虽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但是群体共性的东西并不能完全代表个体的特性,一个爹妈生出的孩子性格还可能全然相反呢,更何况诺大的一个京城,绝非千人一面的。

北京人通常很喜欢讲道理,引经据典、深入浅出,大道理一套一套的,非要让你心服口服不成,人家说了,“理就是用来讲的,就是用来论的,要不怎么有讲理、理论这样的词儿呢?”假如你不服气,反而用你的道理把他驳倒了,就会亮出最后的杀手锏——恼怒,或者骂人,反正不会轻易就认输。这大概因为在皇城根长大的他们,多少也要显示出一些皇帝的气派才对。

虽然说了些北京人的不是,但是从内心讲,我仍然还很欣赏他们的大气和幽默气质。由于特殊的文化积淀,北京人具有某种贵族精神,身上兼有贵气和霸气,这种皇城文化、上层文化和精英文化的对应物,可以说是北京城的灵魂。这是能让很多地区的人们仰望的气质和风度。倘若,你交上了一位正宗地道的北京人作朋友,那么,他身上所有的特点你都应该了解,并且逐渐的接受和适应,否则的话,他会告诉你:“哥们儿,你丫哪儿凉快哪儿玩去!”

写到这里,我心里不仅没了底气,而且是惶惶然的。。。在我10岁以前就离开了那片土地,而对于特殊的地域文化造就的这群人,他们无疑是生活在天子脚下的一等公民,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已经淡出了我的生活以外。来到加拿大以后,我惊喜的发现他们很多人就生活在我的身边,并与我成为了要好的朋友。假如按照出生地作为籍贯的话,那么我也会当之无愧的说,“我,是北京人。”因此,我便以一个局内人的身份,指手画脚的胡言乱语一通,但愿这些胡话没有伤及到我与北京人之间的感情。 

假如我的北京朋友们看到了这篇文,一定会嗤之以鼻的说,“你丫装孙子吧?就这点破玩意儿,糊弄一下别人成,想来归纳我们,您还忒嫩了点!”  真要是用这样一块砖砸我,那他们肯定是手下留情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