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每当自己在读书或浏览一些媒体时,总会把一些有触动的文字记录下来,也会结合自己的理解写些所谓的感悟,下面的一些段落都是些零散的积累,不成文章,堆放在这里,希望和网友们交流。

  • 人的一生孜孜以求的追逐虚名浮利是愚蠢的。而按照真性情生活,享受生命本身的种种乐趣,才是快乐的和洒脱的。孩子是天真烂漫,不肯约束自己的。他活着整个就是在享受生命,世俗的利害和规矩都不在他的眼里。凡童心不灭的人,必定对人生有着相当的彻悟。
  • 生命的密度要比生命的长度更值得追求。对于一个洋溢着生命热情的人来说,幸福就在于最大限度的穷尽人生的各种可能性,其中也包括困境和逆境。乐极生悲不足悲,最可悲的是从来不曾乐过,一辈子稳稳当当,也平平淡淡,那才是白活了一场。所谓‘人生不得行胸臆,纵年百岁尤为夭。’
  • 你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你可以扩展它的宽度;你不能改变天生的容貌,但你可以时时展现笑容;你不能企望控制他人,但你可以好好掌握自己;你不能全然预知明天,但你可以充分利用今天;你不能要求事事顺利,但你可以做到事事尽心。—网摘
  • 一个人拥有知识不代表拥有智慧,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在于智慧而非知识。智慧应该是知识和思想的叠加,不单纯的体现在对知识的掌握上,更有深层次的理解、思考和悟性,当然也包括幽默和洒脱。
  • 孔夫子是个大智慧的人,对于读书,他有自己的看法,主张读书要从兴趣出发,目的是为了完善自己,他不赞成为求知而求知的纯学术态度(”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鄙视那种沽名钓誉的庸俗文人(”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并强调一个人重要的是要有真才实学,而无需在乎外在的名声和遭遇(”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对于多数人,寒窗苦读的目的是要功成名就,即所谓成大器也,但孔子却坦然地说,一个真正的人本来就是不成器的,所谓”君子不器”,他所欣赏的是一种洒脱的灵性,摆脱世俗羁绊的真实生活。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