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13 年前移民新西兰, 落户在基督城(Christchurch)——一个30多万人口的城市。据说这里的白人六分之一来自荷兰,带来了他们培育花卉的技能和文化,使得这座城市鲜花四季开放,象一美丽的大花园,因此又有花园城市(Garden City)之称。

当时这座城市的华人大约有三、四千,主要来自香港、台湾、马来西亚来等地,而大陆来的只有两、三百人。那时唯一的华文报是香港人办的,只有一页纸(A3)。大陆移民很好认,出门穿戴整齐,常常是西装或夹克衫,走在路上东张西望,看到新鲜事就指指点点。凡见此特征者,上前打个招呼,再聊上几句就成了朋友。可能当晚就登门拜访互述衷肠,并相互打听打工学习的事情,留下电话号码。一到周末,相约好开着破车到处乱窜,赶车库市场(garage sale)。我们许多朋友就是这样认识的。

打工学习,慢慢地又认识了一些更早来的大陆人。有一次和他们聚在一起,无意中聊起了物价。我们觉得这儿啥都贵只有猪蹄非常便宜,一刀纽币(约合5元人民币)可买10 - 12 个大猪蹄,等于白送。然而一位朋友却说以前更便宜,并讲了一段有趣的故事。

这位朋友来自上海,正在读博士,讲话生动幽默,经常让大伙笑得前仰后合,丝毫不亚于周立波。那时他来新西兰已经八、九年了,经历了早期移民(文革以后) 在异国他乡求学生存和发展的全过程。当时他们最难过的莫过于吃不到正宗的中国菜。有一首歌唱道“虽然洋装穿在身, 我心依然是中国心”,实际情况是,身上穿的还是以前的旧装,只要不烂穿十几年也不怪。心也许已经变了味,唯有胃才是永不改的中国胃。

那时候,基督城没什么华人爱吃的菜,中餐馆卖的是杂交以后的中餐。也有华人开的菜店,但是卖的菜与洋人超市没什么区别——卷心菜,土豆,牛皮菜(silverbeet)。大白菜也有,10刀以上一棵,生姜大蒜十几刀1公斤。鸡牛羊肉相对来说便宜很多,但猪肉贵且膻,很难吃,一股尿骚味,越炖味道越大。 据说这里的猪大多数是走地猪(现在不是),放养为主,只吃草不吃料,而且公猪不能做猪太监,非常人道。

华人走到哪里都是最聪明的一族,这点毋容置疑。既然市场上买不到爱吃的东西,何不去其它地方找一找。工夫不负有心人,最终他们打听到离基督城不远的地方有一屠宰厂,可能会有猪蹄和猪下水什么的。于是,到了周末,几个哥们儿便开始了寻宝活动。一路走一路问,终于看到这家公司,找到老板(且称他为kiwi大叔),迫不及待地问这里有没有猪蹄?

“有~~~”大叔疑惑地回答,带他们来到工作车间。哇! 一堆堆的猪蹄就在眼前,奔过去捧起一只,看着白嫩嫩的它,我心颤抖啊!这哪里是猪蹄啊,这不是西门大官人的最爱——三寸金莲吗?

“多少钱一堆?” 他们急切地问。 kiwi大叔迟疑了一下说 “50 cents”(纽币5角, 约为人民币2.5元),5角? 他们吃惊的叫道。要知道,这一堆里有几十只猪蹄呢!赶紧掏出50 cents伸给大叔,想趁他没反应过来先买下一堆……

突然伸出去的手僵住了,眼前还有一只毛手同样捏着50 cents,双方同时抬起头来不解地看着对方。原来大叔以为这些中国人想要帮他处理这些垃圾呢(大叔手中的50 cents是劳务费)。要知道,在当地猪蹄是不吃的,往往和其它下水一样处理做成肥料或动物饲料。

从此以后,基督城的华人在周末又多了一个去处,每隔几周就有一车队浩浩荡荡地向郊外开去, 而且车队越来越壮大……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胃也一样,经常给它喂同样的东西它也会腻的。红烧猪蹄、冰糖猪蹄、卤猪蹄、炖猪蹄……胃终于要造反了。没办法,他们的眼光开始转向了猪头、猪耳、猪肚……每次车队的到来总能带给kiwi大叔新的惊喜和文化上的冲击。 中国人真好, 大大的好! 大叔望着远去的车队由衷地感慨道。中国人使猪的附加值越来越高,猪蹄的身价也逐渐地被捧了起来。最终大家盯上了八戒最后的保留地,猪大肠!

这一次kiwi大叔终于受不了了,捂住胸口问,“难道这东西也能吃???” “ Are you sure? Are you sure?”大伙看在眼里痛在心上,这样浪费实在可惜,看来有必要给kiwi大叔上一堂“猪的全身都是宝”的思想教育课。找俩英文好些的,给大叔说道说道。不知他们咋胡吹毛料,听得大叔又惊又喜,两眼放光,肢体语言一个接一个,亲人啊,亲人啊!大叔恨不能抱着他们啃上几口。看样子这回是真的开窍了。

几周过去车队又来了,大叔笑呵呵地打着招乎,大伙直奔那一堆堆的东东而去,那几堆是啥? 这一次有新东西了? 大伙走过去一看,哇塞! 原来是几堆猪毛,每堆上有一张纸,写着50 cents。他们觉得很奇怪就问这些是干什么的? “吃的,给你们准备的!”大叔坚定的说到,“你们不是说猪的全身都是宝吗,大肠都能吃难道猪毛你们不吃?”

晕! kiwi大叔的想象力被中国人惚悠到了极点。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