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对每个父母来说,孩子都是他们这一生中最得意的作品,爱不够,看不厌。女儿的到来,使家庭赋予了真正的含义,她毫不谦让的成为家庭的中心。从女儿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便由一个普通的女人变成了伟大的母亲,我于是也认定我的生命有了某种延续,从此有一根纽带把我和这个世界相连,留下了一线扯不断的牵挂。

       这个幼小的生命在家人的呵护下,一天天的长大,从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婴儿,到步履蹒跚、牙牙学语的幼儿,再到背着小书包神气地踏入校门的学生,每个过程都演绎着生命的奇妙和精彩。

       记得第一次与女儿分离是在我不幸被传染了甲肝而被迫住院隔离的那些日子。当时女儿还未满2岁,此前我们从未有过任何短暂的分离,但这一次却整整分开了40多天。我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就仿佛是要被送进监狱般的感觉,不住地流泪,女儿也不明白妈妈为何竟弃下她独自离开,哭得如泪人一般。在漫长的,几乎是与世隔绝的日子里,我除了要忍受病痛,还要忍耐与家人的分离和对女儿的思念,每天陪伴我的只有一台半导体收音机和一些书籍。女儿也就是从那以后慢慢的适应了离开妈妈的生活,并与朝夕相处的外公外婆相处甚恰。以至于当我们母女重逢时,她竟有些生涩、怯懦的打量我,直到我流着泪叫着她的名字,伸出手示意让妈妈抱抱时,她才如梦初醒般的扑进我的怀里。

       后来,由于工作关系,每年夏天我要离开西安到外地带学生实习。这个期间,应爷爷奶奶的要求,女儿被送到那里和二老相处。由于对环境的陌生和对爷爷奶奶的生疏,她很不适应那里的生活,每天站在椅子上翻看日历(当时她只有4岁多),一天天的数着离妈妈来接她的日子还有几天。这个小人为了不让爷爷奶奶伤心,硬是忍着不哭,但到了半夜里,她会在睡梦中哭出来,并喊着妈妈,惹得奶奶不忍看到孙女如此难过,提前让爸爸把她接回了外婆家。这以后,为了有意识的培养孩子坚强、独立的个性,每次暑假期间都会让她在不同的环境中生活一段时间,慢慢的改变了一些她过分依赖的习性,人也变得不那么胆小怯懦了。

       女儿的小学生活大部分是在国内度过的。那时的她,如同全国的孩子一样,每天负担着大量学习任务,课堂作业、家庭作业和课外(辅导班)作业,好在她是个学习比较自觉的孩子,每天的功课不用大人督促,总是回家后先把所有的功课做完,再干别的事情。不可否认的是,当时国内的教育体制确实存在很多弊病,比如重理论轻实践,课堂上的满堂灌取代了互动式教学,学生的创造力和能动性得不到良好发挥,缺乏团队合作精神的培养,等等;但突出的好处是让孩子打下了坚实的数学基础并强化了中文的读写能力,这一点是在加国出生的孩子们所不具备的。女儿的中文水平因此未见明显退步,她始终坚持阅读中文书籍,包括一些大部头的名著,这一点让我这个颇具中国传统的母亲深感欣慰。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