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来到了加拿大,面对一切陌生的环境,女儿由一开始的兴奋新奇迅速转变为失落沮丧,出现过一段情绪低沉的不适应期。语言的障碍加上本来就内向的性格,使她有种孤独和自卑感。当别的孩子纷纷表示“喜欢加拿大不愿回中国”的意愿时,她却在相当的时期产生并流露过想回国的念头。

刚来的时候,她曾经交过一个很要好的朋友,那是个来自丹东的女孩子,早我们2个月落地,由于也处在新环境的适应期,并时常遭受到一些本地孩子的欺生,所以当两人一认识,很快就产生了同病相怜的情谊。虽然两人的小团体好过一人的孤军奋战,但仍然摆脱不了来自周围更多人的嘲笑和欺负,两个小伙伴常常一起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相互安抚,聊以慰籍。作为家长,我们也时常开导和安慰女儿,让她学会如何去面对逆境,坚强勇敢、乐观自信。 没过多久,这唯一的小伙伴随着父母去了爱德蒙顿,半年以后,我们也搬了家,离开了那个学区。

到了新学校,她很快遇到了一个开朗活泼的瑞典裔女孩儿Annika,并成为了好朋友,从那以后,她的英文进步很快,半年之后就走出了ESL,进入了正常轨道。在Annika的影响下,她开始阅读大量的英文小说,写作能力也有了大大的提高。当她从8年制小学毕业的时候,英文竟得了全年级第一,此外,她还拿到了艺术、年评总成绩第一和两个个人成就奖,共五块奖牌。写到这里,我想到了刚读到的一篇米罗日记“让子女做有魅力的男人和女人”,他文中对“望子成龙”和“社会成功”的观念进行了全新解释,我非常赞成这样的说法,“人生在世,最重要是健康、快乐、幸福。身体健康,无大病痛,龙腾虎跃,活力充沛,这就已经快乐、幸福了一大半;如果个性阳光,聪明机智,大方幽默,与人为善,这就又快乐、幸福一半了。” 希望子孙成龙成凤或成功成才是中国式家长的一种梦求,但如何才是成功成才,却又是见仁见智所求不一的,大富大贵,成名成家,光宗耀祖可能是千年来教育子孙的最高要求和境界,至今仍在影响着众多的父母,那些对名、利、权、贵的追求不仅造成了众人皆登宝塔尖的荒谬,也造就了很多人格不健全、性格不完善、高智商低情商的新一代。我在此坚定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决不能让女儿成为只会啃书本的书虫、金钱、利益的奴仆,贪图富贵的俗人,而要做一个健康的、快乐的、阳光的、善良的、智慧的普通女人,活出个性,活出自我,活的快乐,足矣!

对于孩子乐观、开朗、阳光、豁达的培养,一直是我目前的教育重点和目标。不知是女孩子的天性如是,还是我家女儿独特的个性所然,她性格中敏感和忧郁的成分总是占着主导,这让她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显得成熟一些,她的一些敏感的意识、忧郁的情绪和过激的反应有时会让我不知所措,总在试图改变或引导她走出那种灰色的境地,感受更多的阳光和童年、少女的欢乐,好在她从小就酷爱读书,很多道理都一点就明,很快便能意识到问题或症结所在,但那种开朗的情绪往往持续不了多久,便又会因某件事情触动了她的感伤,而重新陷入到低沉的情绪中,也许,这是这个年龄段孩子所经历的一个情绪波动期或反叛期,这件事对我来说一直是个最棘手的问题,为此,在处理和孩子关系的问题上,我把自己定位为她的朋友,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她的喜怒哀乐可以不加掩饰的展现于我,她的快乐、苦闷与烦恼可以尽情的和我诉说。像所有的母亲那样,我是多么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有一个快乐幸福的人生,能活的自信、健康。我在心底里期待着,祈盼着,愿她早日走出灰色地带,感受生命中的阳光和蓬勃的朝气!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