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第一天(七月十七日)

九点半出发。。。十点四十到达port hope,喝tim hortons。坐沙发观美女,男士们心旷神怡。大波妹与大肚美眉行色匆匆,晃动眼前。大厅明亮,商家云集,甚好。。

一路听书「明朝那些事」,历史被说书人刘纪同调侃的趣味横生。

午时一点钟到达另一加油站休息,地点是mallorytown。车未加油,人有补给,自带干粮水果茶水,经济合口。人在外,细细体会平日稀吃之小食,珍珠翡翠白玉汤之感。。

古话说得好,乐极生悲,虽一路颠簸肠胃得到中度按摩,仍腹胀满满,只因口谗心贪,此果只好自负。。。

行进中,忽听雨打门窗声,却见阳光已被乌云遮盖,远处亦有隐隐雷声,此时时钟指在2:20。

十分钟后,雨点愈加密集,视线超级模糊,考验李驾驶员的时刻到啦!

考验通过!老李同志无愧于安全行车二十载无危险记录的光荣称号,沉着稳健不急不躁,终于迎来了云开雨止,光明重现的时刻,此时又过了另一个十分钟。

三点整,停至加油站,却被告知此处停电(皆因雷鸣电闪惹的祸),既无法加油亦不能小解,迂回三绕,解内急之燃,再驱车数十里,终得释放。。宝驹也吃了个顶饱。虽然仅数里之隔,油价竟上涨五仙(从120变至125),没了天理也!

将近四点,进入魁北克境内,这个讲法语的省份似乎对来自他省的人不甚热情,阴沉着脸极不友好地接待我们这几位不速之客。

四点整,经由疾驶的高速路滑过蒙特利尔市区,距离出发时间六个半小时。此时正是rush hour 时分,摆成龙门阵的车队蜗牛般的爬行在开不动的高速公路上。。。恨恨然,绕不开的拥挤啊!

放眼目测,此处温度不高,行走的人衣着齐整,神情淡定从容,丝毫不见炎夏的痕迹。难道蒙市只有三季?

敢问油价几何?133仙!贵于多市5仙哪。。。

白冰冰的「因为我爱你」,歌声绕耳,旋律优美然歌词艰涩不懂,听听吧。。。谁让众口不能一辞?众耳难听同曲?

四点四十,穿越地下隧道。李生内急难耐,却找不到出口,急急急,十万火急中。。。

开至一个家居装饰店,三人鱼贯而入,来不及欣赏美轮美奂的工艺摆设,便一头扎进各自的解决之处。。。叹曰:上形奈何下路苦,白天怎知夜的黑?

五点半,前方又一次拥堵,一眼望不到头的汽车屁股,尾灯刺眼,行速几乎为零。照此下去,何年何月抵罗马啊?

蚯蚓般蠕动了十五分钟,终于在一群警车包围之中结束了满口的诅咒,向着我们的第一站—魁北克市进军了!

美国乡村音乐贯耳,前方一片光明。眼瞧胜利在望,禁不住同声欢歌。。。

卡桑布兰卡。。。柠檬树。。。夜玫瑰。。。月亮河。。。说你说我。。。我发誓。。。人鬼情未了。。。以吻封口。。。伤感电影。。。昨日重现。。。啦啦啦啦。。。

太阳在它即将落山的时候又露脸了。光线已然不再耀眼,却柔和的像纤纤玉指般,抚摸揉搓着大地,叫人心里发痒。。。片片云彩飘浮在头顶数尺之遥,彷若置身山顶与云共舞!

进入魁北克市,层层雾霭愈发浓重起来。。。这时已近七点半,估计还有几分钟就该抵达下榻的酒店了。

果不其然,七点四十分,长途行驶了约800公里的汽车终于停在了酒店的大门口,全程历时十小时零十分钟。

酒店用餐休息,一夜无话。。。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