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父亲通常总是和高大、魁梧、威严这些词汇连在一起的,然而我的父亲却与这些词无关。从外形上看,他身材不高、体形消瘦,但精神饱满,走路快得像一阵风。他最明显的特征是眼窝深陷,眉毛浓密且粗长,这一直被认为是他能长命百岁的标志。虽然他的体质一直不好,但所有的小病都代替和阻碍了大病的入侵。他说话时嗓音嘹亮、眉飞色舞,即便是他生病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提高声音,这也许和他一辈子的教师生涯有关。

    从少年时期起,父亲的身体就不是很健壮。在他上小学的时候,正赶上兵荒马乱的二战时期,它随着当时的教养院离开故土,辗转南北,一直过着漂泊的生活。这使得年幼的父亲由于得不到充足的营养而阻碍了正常的发育,身材和个头一直都没有达到正常指标(其实他的家族基因是属于个头高大的),这也许是造成他后来体弱多病的一个根源。从我开始记事到长大成人,印象中的父亲一直是离不开药的。好在母亲是个医生,对父亲的照顾不仅责无旁贷,而且轻车熟路、体贴入微。他们不仅是青梅竹马的恋人,而且是同甘共苦的夫妻,50多年的共同生活,使他们不仅拥有枝繁叶茂的子嗣(尽管没有儿子),而且感情挚铎深厚。在晚年,母亲病魔缠身的漫长日子里,父亲一直都是陪伴左右,以他瘦弱的身体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母亲,还要时常忍受母亲病痛时的情绪失控。这在他们居住的社区已被传为佳话。

    父亲对我的爱可能要超过对姐姐们的爱,这不仅因为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还因为我比较会讨他的欢心。小的时候,生活条件不是很好,一般家庭能保持温饱就不易了,由于我家没有男孩子,所以在伙食上宽松一些。我那时对饭菜比较挑剔,爸爸就常用他小时候的苦难经历教育我,我一般会乖乖的接受他的劝说,硬着头皮吃下一些难以下咽的东西。性格倔强的二姐就不会轻易屈服,她对自己不爱吃的东西绝对拒绝,常惹得爸爸大动肝火,于是二姐就常常被当作靶子,有事没事的被扫射一通,她常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一次,二姐不小心摔坏了一只瓷质的装饰小猫,她吓坏了,为了躲避爸爸的追究,她又把小猫摞好放回原处,并指使我去拿那只猫,我不知其中有诈,手刚一碰,那猫就裂成几块,于是二姐就告诉爸爸,说我把猫弄碎了,爸爸念我年幼无知,也就没有予以追究。这件事是在多年以后二姐讲给我听的。我童年时的玩具不是很多,大部分是姐姐们玩剩下的旧东西,只有一件我记忆犹新,那是爸爸在我过生日的时候买的一个洋娃娃,我现在还可以清晰地记得它的模样,长长的头发,漂亮的衣服,我当时真是爱不释手,它一直陪伴了我很多年,直到衣衫褴褛,身体枯黄,才寿终正寝。还有一件礼物是一双红色小皮鞋,那是爸爸到外地出差时给我买的,在当时,那是很奢侈和时髦的,我穿上它,觉得很神气也很炫耀,它让我产生了一种公主般的自豪。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常常出差在外,据说当时他总是随身带着我的照片,也许是因为他觉得不能在我身边尽到父爱,或者是我那时的照片非常可爱,他还总爱拿出来向同事们炫耀或说些思念家人和孩子们的话语。

    我们生活最困难的时候是在陕南农村的日子,那时刚从北京搬到山区,生活条件发生了巨大变化。有一段时间妈妈不在,爸爸一人带着我们姐妹三个,白天上课,晚上备课,没时间照顾我们,好在当时大姐已经能担负起买菜做饭的任务了。由于当时常常吃不饱再加上正处在长身体的时期,我常在下课后采摘野果或麦穗以填充饥腹,终于有一天吃出了病,深夜肚子疼得在床上打滚,爸爸吓坏了,背着我连夜步行数十里到医院就诊,我趴在他的后背上,夜路漆黑,一路上伴随着恐怖的狗叫声,他走走歇歇,还不断安慰我不要怕,马上就到了。父亲用他瘦弱的后背和一腔父爱支撑着我,直到长大、独立。

    父亲对家人的体贴和照顾常常是细心而出乎意料的。记得在我上大三的时候,暑假去十堰实习,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感觉很孤独无助,也很想家,当时最盼望的就是,早点结束尽快回家,就在我思家心切的时候,邮差送来了家信——那是爸爸写来的!我当时又惊又喜,我读着它,一股暖流涌来,那深情的父爱令我泪流满面,我清楚地记得他当时叫我璐璐,因为这是我的曾用名,我一直对他们后来给我改的名字耿耿于怀,并说过有朝一日我会改回去,爸爸提前为我兑现了,他细心的体贴让我激动不已,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最要好的朋友,她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如今,父亲老了,岁月染白了他的头发,压弯了他的脊梁,但真挚的父爱却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浓,儿女们对他的敬爱也越来越深。我在这遥远的国度向父亲深深的鞠躬,祝他老人家健康长寿,福星高照!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