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婚姻是什么?是坟墓?是围城?还是幸福的殿堂?我不知道。也许当你一个人孤独的时候,对那张纸的渴望真的就如野草一样在疯长。每个人都该有爱情都该有婚姻,当大家对此习以为常的时候,也许会发现,老徐和王朔的爱情会带给我们别样的感动。

王朔是个渴望自由的人,当年为了老徐抛妻舍子,在人们满心期待,等待他们俩幸福的走上红地毯的时候,他们却和大家玩起了捉迷藏,并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一度王朔隐匿在大西洋彼岸的一端就着暖暖的海风和老徐说着不为人知的悄悄话,如今回来了,依然有老徐温柔的怀抱,依然特立独行地过着闲云野鹤般的日子。而老徐已成为如王朔期望的光环等身的知性美女和博客圈内的宠儿,每天接受着数以万计的人们的关心和祝福。

他们住在一起,却没有结婚,朝阳公园西门的那个小区里经常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

他们不打算结婚了么,像风一样自由的在婚姻殿堂外越走越远?当我们静静聆听老徐的音乐,看着她指端流出的文字像山泉一样清新宁静的时候,我们也许慢慢淡忘了那段她和王朔之间的动人故事。

泰戈尔说:不要因为峭壁是高的,而让你的爱情坐在峭壁上。是的,王朔和老徐都在高处,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在圈里圈外引起巨大的反响。他们是应该没有婚姻的。但是,这是他们没有结婚的原因么?如果真是这样,王朔和老徐也只是俗人两个,他们终究逃不过世俗的羁绊,他们还不如谢霆锋和张柏芝那样果断勇敢,甚至连周杰伦和蔡依琳那样敢公开承认关系的勇气都没有。

那是为什么呢?写到此处,我的脑海里浮出了这样三个画面: 1992年春,老谋子和巩俐依偎在长城。巩俐笑靥如花,深情地望着她怀抱里的这个踌躇满志的男人,眼神中充满了期待。42岁的张艺谋遥望着绵延无际的长城,对27岁的巩俐许愿,想让她演武则天。这个武则天是他心中唯一的女皇,而这个女皇只有巩俐才能演得更精彩:一个对自己的男人一往情深的女人,残暴背后藏着痛彻心肺的柔情。 …… 1995年,刚刚分手的老谋子和巩俐在戛纳第一次见面。两人铁青着脸,勉强挤出的笑容里掩藏着深深地落寞,眼神不知所措地飘移不定。有人问老谋子:”你和巩俐能否再度合作?”老谋子沉默不语,巩俐潸然泪下。 …… 2006年3月,《黄金甲》首场发布会上,两人再度聚首。十几年的岁月在两人的脸上刻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悠悠岁月让彼此苍老了许多,但也坦然了许多。张艺谋再次提起了十四年前的女皇梦,说:”这是为巩俐准备了十年的电影。”巩俐泪如雨下。 …… 也许王朔和老徐也是在担心”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那一天吧。不知道老徐的纤纤素手敲击在键盘上的时候会不会有一种想结婚的冲动呢?至少到现在还没有。

那一纸文书到底代表着什么?归属?归宿?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这种归宿。但是他们不需要。王朔说他要自由,所以也给老徐同样的自由。他们让爱情坐在了峭壁上。

也许应该这样吧,他们都是有大智慧的人,或许,婚姻的分量永远抵不过他们对自由的渴望。两个渴望自由的人坐在山头,聆听风擦过耳畔的声音。然后各自在各自的那个世界像风一样自由地轻舞飞扬。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爱情?或许对他们来说,那张纸已经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两个人始终爱着,以一种我辈俗人无法企及的方式,而这是他们之间唯一的契约。

王朔和老徐异口同声地说:这就足够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