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的幼儿园里又加盟了新的小朋友,他叫George。从我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就对这个面相憨厚、虎头虎脑的小家伙产生了似曾相识的亲近感。

虽说George才2岁零3个月,但看上去至少比实际年龄大一岁,长的是”人高马大,虎背熊腰”,可是,语言发育却仍停留在一岁左右,究其原因,是由于来到异域他乡,多种不同的语言环境搞乱了孩子的脑子,阻碍了他的语言发育能力。据父母说,他们来自延边朝鲜族。在家里,多数的时候讲的是韩语,有时也讲国语,George的哥哥喜欢讲英语,电视节目也是以英语为主;他们还曾一度送孩子到讲粤语的人家里,接受了一些鸟语花香的熏陶。所以搞得可怜的小George总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同样一个东西竟有那么多的说法。因此,为避免让他人耻笑,他只好用肢体语言或面部表情代替了讲话,到目前为止,也只会说些爸爸妈妈哥哥姐姐的简单词汇。

小George刚来的那天,不知是对我这个面善的阿姨有好感还是想讨好胖哥哥豆豆,表现异常的乖,很快就融入到我们快乐的氛围,不哭不闹,和妈妈愉快的告别。我暗想,这个小人儿还真不赖,顾全大局,善解人意,幼年早熟,连吃饭、睡觉也表现出超乎寻常的乖,使人心生爱怜。谁知,这个表象仅持续了一天,第二天,他就原形毕露,虽说进门的时候也是抱着他的小书包低头钻进屋里,但表情却不如昨天那般舒展和灿烂,有时还咧开小嘴轻轻啜泣,可能是对新环境的新鲜感已经失去,他的意识又恢复了常态,进入了新的适应期。就这样,经过一星期的磨合、熟悉,孩子终于开始喜欢这里,再也不咧嘴哭了,常常跟在哥哥姐姐的后面玩耍、嬉闹,还喜欢咿咿呀呀的跟着学话。哥哥姐姐们倒也都摆出了老前辈的样子,对这个刚来的小弟弟呵护有加,决不欺生,令我倍感欣慰。特别是豆豆哥哥,不是教弟弟讲话,就是做出各种滑稽动作逗弟弟咯咯的笑。这对长相和体格酷似哥儿俩的孩子,其亲密程度甚至超过了亲兄弟,如果一个没来,那么另一个就坐卧不安,嘴里一直念叨着对方的名字,直到见面。

说起George 的那张小脸,我在潜意识中认定我曾见到过这张脸,但总是隐隐约约,无法断定,直到有一天,我女儿突然提起,你看George 多想我奶奶啊!我这才恍然大悟,鼻眼之间还真有些相似,就连微笑、噘嘴、皱眉也都露出了些许的神似,和他在一起,让我不断地想起万里之外的婆婆大人,很有一家人的亲近感,可能这也算是缘分吧!哈!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