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米罗,我知道你是在很理智的分析和诉说。

近百年来,无论以任何名义所发动的战争,都不断的让我们的星球以及倚其而居的人类饱受人为的灾难,这种违背道德与天意的蛮劣行径,我想,既偏离了上帝的旨意,也玷污了人类本该纯净的心。假如我们站在一定的高度来看,那么可以说,战争的起源,灾难的出现,都是源于发起一方,但无论是发起方还是抵御方,受到伤害的都是民众,无论参与者是以何种心态投入战斗,他们最终都是牺牲品,这可以叫捐躯,也可以叫献身——但他们是为众多的民众而献身的(指的是抵御的一方),可以称之为英雄。我知道,真正的人性是涌动在内心深处的,是当我们真正面对自己的时候才悄然出现的,我为战场上的士兵殉身之前的人性回归而感动。这一点,我们有共鸣。

我认为,每一个民族,有着他们根深蒂固的文化渊源和理念传统,这几乎是一个烙印,刻在他们心里,也规范着他们的思维与行为,日本和德国,肯定是有着不同理念的国家,但我没有能力去更深刻的分析他们。

我只知道,我们中华民族近百年来受尽了列强们的屈辱和嘲笑,以及,强取豪夺、侵略占据,但,我们从未有过侵略别国的野心,当然,也不具实力(即便有了,我相信也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但是,那种屈辱,是多么深刻的刺痛着我们,它是一个民族整体的痛,即便你自己认为你是一个独立的、毫无民族烙印的个体,但别人,也会把你做相应的归类,那是你没有能力改变的。由此,我们自然的会将自己和整个民族联系起来,我们会亲切的由衷的谓之祖国母亲,当然也是源于我们淳朴情感的释放——故土、亲人、乡情、血脉。

毫无疑问,当我们的民族和国家再一次遭到侵犯和嘲弄,我们的感情,或者说民族自尊,无疑又一次受到了伤害,我们奋起维护,实在是出于我们本能的情感,无论如何,那都是我们内心的愿望,与任何曾经的教育关系不大。

我同意并赞赏你的最后一句:“汉人和藏人能够携手出现在奥运会开幕式上。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奥运,是汉人与藏人共同的奥运。我们汉民族应珍视与藏民族的友谊。” 关于这一点,我认为这是我们自家内部的事情,由不得任何外人来指手画脚。

最后,很感谢你的真诚留言,并共同预祝奥运成功,祖国繁荣。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