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没有了再次生育的机会和可能性,她把自己全部的母爱都投放在这个唯一的女儿身上了。对女儿,她总是怀有一种深深的愧疚和自责,尽管她也明白,这不是自己的错而是厄运的眷顾,但那种深深的伤痛不只是生在女儿的身上,更是刻在她的体内和她的心上。

不该的是,她对女儿的愧疚感表现在了极度的溺爱和娇宠之中,还常常在女儿面前流露出妈妈的忏悔与内疚,这让孩子在内心里就产生了一种对父母的怨恨和不满,导致了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的一些极端和自私的心态,并且反过来更加严重的伤害着爱她的父母。这已是后话了……

在我和她相识相交的十几年当中,我一次又一次的看到并仿佛是切身感受到了接踵而至的不幸,它们让我面对的,不仅仅是对亲密好友的同情和感同身受的苦难,而且让我惊叹于人类在面对种种苦难时的无助,那究竟是不是无法逃脱的命运之神呢?

接下来要叙述的,应该是她身边的另外两件非常规的不幸事件了。

记得好像是在某年的初夏,我和她正在大学的图书馆里看书,她被班上一个同学小声的叫了出去,回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布满了痛苦和忧伤,她一言不发的在我面前收拾好散乱的书籍,走出门去……

我连忙追出去赶上她,在我面前,她已经抑制不住了,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滚落下来。她向我简述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她在北京上学的妹妹遭了不幸——因为感情上的不顺,妹妹选择了逃避,但那过程和方式可以说是惨烈的,因为她是连续两次以不同的方式自杀!

天性倔强好强的妹妹芸,一向自视甚高,无论在学业还是其他方面都是一心拔尖,芸这样的个性,很容易让未经风浪的她产生失落感继而压抑和绝望。在遭受了一次感情上的打击之后,她便痛不欲生了,她先是从一栋4层高的楼上跳下去,但也许是上天的有意捉弄(而非鼎力相助),竟然逃过了死神之手,而仅仅是受了点轻伤。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以后,芸不仅重返人间也回到了学校,但是那样的环境又一次刺激了她,她无法面对那景那人,又一次的、毅然决然的、义无反顾的并且毫无畏惧的,再一次走向了那个漆黑的世界,这次,芸跳进了北海公园的深湖……

去者永远的逃离了,但生者——芸的家人,其父母和姐姐面对的,不仅是再一次的痛失亲人,而且似乎也遭遇了一种对亲情的无视和背叛……

数年之后,当她怀抱残疾的女儿,还在为女儿奔波寻医的时候,又发生了另一起事件。

婆婆因为多年的忧郁症困扰,终于在某一年的中秋日,趁着家人外出之时自缢在自己的房间里。当时,她的女儿还未满两岁……

此后的多年里,每一个中秋团聚之日,都是他们一家在婆婆灵前的哀悼日……

待续……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