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这话题实在有些太沉重,当我把它们从岁月的泥土中挖掘出来的时候,我仍然无法承受那坠满眼泪和痛苦的重量。

岁月的流逝始终无法抹平她那刻在生命中深深的伤口,也不能洗净那一道道淤积在血液里的苦难凝结;相反,一个更加巨大的灾难已经开始悄悄的酝酿了……

也许,因为终日的积劳,也许是因为心中总也抹不去的怨与不平,总之,在那样一种郁郁寡欢的心态下,她变得越来越忧郁、苦闷和压抑,而那样的一种不良的心理状态则形成了一块病魔滋生的土壤,它们正悄然酝酿只待时机了。

就在一个阴雨潮热的暑天,我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电话里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她对我说自己正在医院,刚得到一个检查报告,乳腺上长了一个肿块,虽还未确诊其性质,但结果并不乐观。我的心立刻开始下沉,一种不祥的预感已经占据了我的全部思维,我让她等在那里不要动,我马上过去,她说不必了,这段路,很近,她自己可以回去。

我放下电话,还是飞快的出门叫了辆车,直奔那家医院。在门口,我看见她表情木然的站着,也许是知道我要来,她看见我,头扬了一下,接着便低了下去,我无声地走过去,把手搭在她的肩上,小声说道,先回家吧,只要结果还不是最坏的。

经过一段复诊、取样化验的漫长的等待,宣判的时日到了。我们心情忐忑的等来了结果,那是一个不容置疑的噩耗:左侧乳房肿块被确诊为乳腺癌,但稍感安慰的是,仍为中早期,尚有治愈的可能,但医生建议全部切除左乳以避免癌细胞的扩散。

接下来她要承受的,就是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痛苦了。作为一个女人,她已经丧失了一个孕育生命的器官,如今,又要失去另一个哺育生命的、女人为之自豪的丰乳,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她已是欲哭无泪了。

她住进了医院,开始接受全面治疗,没有了傲人的乳房,头发也因持续的化疗而日渐稀少,加上治疗带来的诸多生理不良反应,心情和身体状况都糟到了极点。我想不出更好的安慰她的方法,只能默默地每日陪伴在她的床前,尽我所能的给予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支持和鼓励……

故事讲到这里就接近尾声了。她最终逃脱了死神的追逐,坚强的挺过来了。

假如说,命运是由我们头顶上的天神加附在我们身上的话,那么,我们似乎只能默默的承受了。面对一个又一个厄运的到来,岂是说一句:坚强起来吧,就可以走过去的?超然面对、顺其自然,是一种何样的境界?与命运结伴而行,又是怎样的一种态度?

是的,我们不服输,我们相信精神的力量,相信有一种信念叫做坚强,那是改变我们命运的唯一方式了吧?

(完)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