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五年前,我们一家三口随着当时蜂涌的移民潮来到了加拿大,那时怀揣梦想和希望,一心企盼着能在这美丽遥远的国度放飞自己的理想,展现精彩的人生。可是,这种心存的企望在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之后,就在911的撞击声中,随着那座摩天大楼一起轰然倒塌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如多数的新移民一样,频繁地找工、换工,当然都是累脖的。此间,烦恼、苦闷以及对现实生活的不满和失望纷至沓来,甚至后悔对移民之路的选择,也产生过回国的念头。可是,这条路毕竟是自己选择的,无论如何,不去正视和面对,都是不现实和不负责任的。于是,闲暇之余,一方面补习提高英语,一方面规划自己的方向。由于以前在国内一直都是老师,所以在潜意识和下意识中仍放不下这一神圣的职业,浓浓的、纯纯的教师情结魂牵梦系,挥之不去。也许是以前上的学太多,加上总认为自己已经超过了当学生的年龄,便打消了重读学位作正式教师的念头。于是乎,就想从业余教师入手,让这一情结有个发挥和释放的渠道。

先是从数学、中文家教辅导开始,由一个学生发展到六个,让每个周末充实忙碌起来。随后,又不满足于Weekdays的游手好闲,便登出广告,欲招兵买马,在家里办一个儿童课后辅导站,并取名“爱心小课桌”。由于加拿大教育体制的特殊性,致使很多家长不愿多出钱让孩子在课后继续上课(这也是符合儿童健康成长需要的),于是这个小课桌就变了味,成了课后看护所。这些孩子的年龄多在5—7岁之间。以后,情况又发生了变化,附近居住的幼儿家长看到广告,也要求帮助照看孩子,但年龄已低到2—3岁。开始还有些为难,觉得有浡办学初衷,离自己的理想越来越远,但经不住家长的恳求,加之看到可爱孩子那可爱之模样,于是咬牙接受。从此,就把学童变成了幼童,辅导站也变成了幼儿园。由于要照顾小童,大些的孩子无法按时接送上下学,便忍痛割爱,让他们另找别人接替。也有个别孩子的家里来了老人,暂时中断了看护。

于是,我的家庭幼儿园就这样开张了。我也从大学教师变成了幼儿园老师。在与孩子们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我越发喜欢这些天真、纯洁、可爱的孩子,和这快乐、圣洁的工作。面对他们的一张张小脸,仿佛面对着一颗颗纯洁的心。孩子们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快乐的源泉,他们让我的爱心和童心找到了可以安放的地方。每当听到孩子们甜甜的叫我“妈妈”时,那幸福和满足的心情是无法形容的;看到家长们满意的神情,听到他们感谢的话语,更是从心底里感觉到快乐与欣慰。

我爱我的孩子们,我无悔我的选择,我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