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很久很久以前,在寂静的海底躺着两粒沙。他们相距两尺。一粒沙爱上了另外一粒。他凝视着两尺开外的意中沙,平安幸福地过了好多年。水下风平浪静,沙粒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他知道有自己爱的沙可以让自己凝视,不用管水面上的一切变化,沧海桑田。

      沙滩上出现了恐龙的脚印。潮水涌来,脚印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与海底的沙粒无关,但是在这一时刻他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要到自己所爱的沙粒面前对他说爱她。于是沙粒开始了漫长的旅途,他一点一点的滚动,不放过任何一点的动力,不管是细如发丝的暗流还是鱼们缴起的微弱漩涡。每当有这种力量时他总是觉的很感谢上苍。

      沙滩上的脚印换成了剑齿虎的,潮水仍然无声的抹去了这个生物留下的印记。沙粒距离他所爱的另一颗沙,只有三寸了。再往后,沙滩上出现了人类的脚印,当潮水在一次将这些脚印抹掉的时候,沙粒终于来到了意中沙的面前。他痴痴的看着自己所爱的沙,想想自己在两亿年间所走过的漫长的两尺,瞬间感到天上地下所有幸福全部都推砌到了自己一个身上。两粒沙互相看着不说什么。很久。沙粒终于决定要开口了。

      正在这时一股水流涌来,巨大的吸力使沙粒漂起来,被吸进了一个洞里。他最后一眼看了看自己漫长的旅程看了看自己爱着的沙粒,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洞口合上了,顿时一片黑暗。他知道自己被一个贝壳捕获了。

      在以后的岁月里贝壳偶尔会长开壳,沙粒还能看看外面的世界,这是他就看到那另一粒沙也在不远的地方凝视着自己。沙粒知道,世界是美好的。因为在光阴无法侵袭的海底,有另一粒沙在等待着自己。

      某个时刻沙粒忽然觉的贝壳有一点摇动,不久贝壳张开了,映入眼帘的是海面,阳光,船和人类,人类用欣喜若狂的眼神望着他,他环视了一下自身,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珍珠。这粒珍珠圆润硕大,在人类而言是无价之宝,可是对珍珠的制造者,死去的贝壳来说只是一个带了些痛苦的意外。很快珍珠就被镶嵌到了王冠上。已经变成珍珠的沙粒觉的很悲哀,但是并不绝望,因为他知道,另一粒沙在海底,痴痴的永远的等待他回来。

      沙粒在王冠的顶端看着百官朝拜,看着国王老去,看着帝国衰落下去,随后国王终于死去了。王冠被用来陪葬。当王冠被放到棺材里的时候他听着墓穴门被关上,心里想着的实在海底等待自己的另一粒沙。他并不惊慌,因为他有的是时间。他为了两尺距离整整旅行了两亿年。

      黑暗的墓穴并不寂寞,时常有老鼠之类的来和他做伴。他独自待着,不知道光阴的流逝。后来墓穴被打开了,两个盗墓者偷走了王冠,还有王冠上的珍珠。很不幸,他们在一条河边为了这粒最大的珍珠开始相互斗殴,双双死亡,珍珠到到了河边。珍珠中的沙粒燃起了一辈子从未有过的希望,他知道世界上的很多河水最终都要流到海里。等雨季来临,他就可以随着河水流到海里去寻找她。也需要经过无穷的岁月才能达到最初的地方,可是有什么关系呢?她知道另一粒沙一定会在海底作永远的等待,望穿秋水。

      很快雨季来了,可是来临的不是暴涨的河水而是泥石流。珍珠和珍珠之中的沙粒一同被埋到了浅浅的地下。沙粒非常失望,可是他知道自己还有机会,因为陆地是运动的,而且比自己要快的多。

      又是一个漫长岁月。珍珠层已经被剥离的的没有了,沙粒又露出了自己的本色,他觉得很干净,自己可一尘不染的去见另一粒沙。

      上面传来了沉重的隆隆声,这是一个近况,沙粒和其他石头泥土等一起被扔到了一个酷热的罐子里。知道这是他才发觉自己原来是一粒金沙。很快,他和其他的金子被融合到了一起,炼成了一块金砖,运到了什么地方的金库收藏起来。沙粒在悲伤中度过了很多很年,想到海底的另一粒沙就觉得心如刀搅,但是他安慰自己说:还会有机会的。不可预知的未来也学会再次把他恢复成一粒沙,并且把他带回大海,那样他就可以做长久的搜寻,为了茫茫大海之中的另一粒沙,为了在海底等待他的那一粒沙。

       有一天金砖和金砖之中的沙粒被一齐取出,他不知道自己将会怎么样,金砖被做成了一张唱片,记录下了地球上的各种语言和声音,包括大海的波涛。直到唱片被安装在发射架上的火箭里时沙粒才觉得有些惊慌,他问身边的黄金: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要飞向宇宙,想起他可能存在的智慧生命传达地球人类的信息。其他黄金骄傲地回答:不是每个黄金分子都有这样的机会的正在这时火箭发射了。

       沙粒看着越来越远的地球,在宇宙中地球美丽而脆弱。他忽然间明白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回到大海,回到没有任何诺言就在海底无尽等待自己的那一粒沙面前了。他有引以为的骄傲的历史,他曾经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珍珠,最纯的黄金,现在他是一粒飞上了茫茫宇宙的沙粒,是一个星球向宇宙所作的标记。可是比起这一切来他宁愿在海底作一粒沙,哪怕在自己所爱的沙粒身旁待上一个小时,就灰飞烟灭。仅仅是为了两粒沙之间可怜简单的爱情。

       宇宙空间之中传出一粒沙的哭声,飘荡着良久不绝。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