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 的存档信息

倔强的泪,风干在十岁女儿的笔记里

2015年2月22日 ¦ 1,677 浏览

二零零五年,我和太太干脆利落地处理完国内的房子和一些家什,一家三口飘洋过海,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那时,我女儿九岁多一点。临别在机场,她依偎在外婆的怀里,在我们的又哐又哄中,不时泪眼婆娑。她外婆呢,也不时别转身去,偷偷抹泪。时间过的好快,近十年过去了,昨日景象犹在眼前。如今,女儿已到外地一所大学就学了,人在千里之外。 去年夏天,在她放假回来之前,我开… (阅读全文)

13 条评论 » 归类于:生活 (全局), 未分类

穿上合欢花T恤的阿郎, 遇上女汉子

2015年2月21日 ¦ 1,661 浏览

许多年间,几次路过Hamilton ,我都会着意透过车窗,放眼看看那里的田野,乡村和市镇。脑海中,不时浮现,一个面皮白皙书生的样子。他如今,家在何处? 认识阿郎,是在多伦多读书的第一年。来自越南的西贡市,他的皮肤, 意外地没有被南部灼热的阳光斡旋成因果关系。一件合体的绿色T恤上,生出的两朵白色合欢花,衬托出夏日里他的身材,匀称有形。柔和的眼神,一如水牛一样,发… (阅读全文)

6 条评论 » 归类于:生活 (全局), 未分类

深夜回家,被黑哥拦住去路

2015年2月5日 ¦ 1,654 浏览

几年前的一个深夜,打工回家。 下了街车,尚未走到一座桥头,忽然从桥附近的树林里,闪出一个人影来,拦在我面前。暗淡的灯影里,立马站着一个黑哥。 我马上意识到不妙,遇到剪径客了,心里咯噔一下。四野已消了人声,静悄悄一片。 他盯着我,开口要钱,连说三遍。 我的皮夹里,有少量现金,一张月票。已无暇思忖如何应对困境,话从我口中,已直白抛出:“很抱歉,我没有带钱。… (阅读全文)

10 条评论 » 归类于:生活 (全局), 未分类

夜晚敲门的黑人妇女和两个孩子

2015年2月2日 ¦ 2,765 浏览

晚上九点半,门铃响起。 我透过猫眼往外瞧,门外,似无人在。不放心,想看个究竟,决定开门。 门给我大咧咧的打开,吓了一跳。只见几双翻白的眼睛,闪闪烁烁地盯着我。 原来是一个高高的黑人妇女,领着两个矮矮的七,八岁左右的黑小孩,站在门外。 夜色已将她们的肤色和服装,水乳交融,染为一体。 正在诧异间,黑人妇女开腔。她指着我门前的梨树说,她的两个儿子,很想吃两个… (阅读全文)

14 条评论 » 归类于:生活 (全局),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