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男人失意时,一池落花两样情

2016年3月12日 ¦ 1,840 浏览
字体 -

(本文是从男同胞的视角看人生的沉浮,希望不致女权主义者愤弹)

曾经,一个香港人对我说,移民是一次生命的“ REBORN。那时的我,站在烧烤档的烟熏火燎里,手忙脚乱,操着火头军的活计,随口胡乱答应着是啊是啊。

收工后累倒在沙发上,东想西想。 “REBORN”这词,分明是移民人生真实的注解。而养家糊口,素来与男人有脱不开的干系。既然选择一条“REBORN”重生之路,而今迈步从头越,对移民家庭的男人们来说,尤其重要。

于是我看到,一群带着新希望,踏上新大陆的移男们,热热闹闹开辟起家庭的养生战场。工作不分贵贱,只要养家糊口就行: 到赌场发牌到农场择菜的,半夜潜到各家餐馆杀蟑螂抓耗子的,深入工厂到机器流水线上弄饼干压模具的,或者,自闯天地开杂货店电脑店理发店的,又有中年返校当读书儿郎企图重新调整再出发的…..

天随人愿,有时只是一厢情愿。

匆匆数十年过去。在移民生活的潮汐起落间,一些男人志满意得,乐不思蜀 ;而另外一些男人,却无奈地看着生活的重担,渐渐落到了自己牵手相伴的另一半身上,而自己却欲振乏力。时不利兮骓不逝,“虞兮虞兮奈若何 因为年龄精力语言个性入籍家庭乃至运气…..

而生活的这一番从新洗牌,在家庭经济角色的错位转换,移民男人失去了传统的当家立户的能力后,演绎出的一幅别样的移民夫妻浮世绘,令人唏嘘不已。

一些女人心理开始失衡,在我的博客,移民的市井人生系列里李姐姐分手在歧路”“王小妹犀利过后寻上帝,述说了我看到的或从朋友那里听来的故事。

我注意到无忧博客的读者,“BOB”如果的评论。在此,我要告诉他们,虽然是游戏笔墨,有七、八成却是原汤原汁的生活素材。其他的二、三成,是糅合了一些其他移民原型的成分,是本真的生活。其实,原生态的移民生活,只有更精彩。所以,我在给读者MARY 的回复中说,我只想还原移民生活的本来面目,可惜笔头太太拙,希望不是荒腔走板。

在这个时代的婚姻里,一些女人会很自然地牢牢记住“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甚至非常铿锵,凭什么把姐推上活雷锋的位置上去?”

所幸在移民路上,我看到许多不一样的场景。在一些男人败走麦城时,一些女人却始终相濡以沫荷担相随,甚至在移民路上出演穆桂英挂帅,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移民的市井人生里,我写了身边的刘太太弱肩担道义林大姐落力挑重担,其实这些女人们,移民路上何处不相逢。

命相有吉人天相一说,俗语又有傻人有傻福之谓,也可能是先辈李莫愁大姐想到陆展元时,拂尘一扬,随口吟出的问天下、情是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之理,不然,怎么解释这些失意移民男身边,始终有一红颜,鹣鲽情深,不离又不弃? 不仅如此,另一半还主动分忧解愁,甚至把重担由自己来扛,也不管这样痴情到底累不累!

大概因为我们文化基因里,积淀着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已经把大家的爱情期望值和感动阀值,提到了泰山的高度。 所以平常人平常事,尤其发生在我们身边的, 我们经常充耳不闻。

但人到黄昏时,揽一杯茶,细细品味移民生活的酸甜,想到这些刘太太林大姐这些移民女人,你有木有,梧桐更兼细雨,点点滴滴到心头的赶脚呢?

连李莫愁这样是非观念不分,感觉麻木的人,都能高声喊出问天下、情是何物?,如此这般让人泪奔的话, 移民生活甘苦自知的男同胞们, 还是给这样的女人,点个赞,来点掌声和喝彩吧!

而遇到王小妹这样的移男们,也不必叹息。也无须逞一时之勇,哐当摔门而去。莫像令狐冲李太白似地 仰天大笑出门去 我辈岂是蓬蒿人,清高样在人前装腔作势可以,在婚姻里未必合适。不妨学学王小哥,放低身段进厨房,并且学会逗自己玩儿,把纷争化为烟云,同时徐图将来。毕竟百年修得同船渡,还要想想孩子的成长环境,不能让他们将来想到家庭生活时,寒从心底起,气从胆边升。

而运气不太好的,遇上李姐姐这样的移男们,只能自我宽慰了: “IT’S TIME FOR ME”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如此一来,也请对李姐姐高抬贵手吧,天要下雨娘要嫁,由她去吧 !”毛老人家都摊上事儿,你又何必气急败坏呢?

在新大陆的天空下,明月里, 移民夫妻们演绎出的恩怨情仇,是否让人们对人性和世情的变迁,有更深刻的感触?

而这出剧本在移民路上,还在继续上演着。

想到星云大师所说的,一池落花两样情觑破人间冷暖事。”

分享博文至:
» 归类于: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RSS 2.0

12 条评论

  1. emily

    2016年3月12日 16:55

    The worst thing is the husband left wife without any notice , without goodbye huge, kiss. Even without left any money for pay rent, food, and the wife pay a lot responsibility for bring them to come to Canada. This is life.

  2. 2016年3月12日 17:07

    @Emily,that’s another story. that type of man doesn’t deserve our respect !

  3. emily

    2016年3月12日 18:20

    Thank you so much.

  4. 人间

    2016年3月12日 18:54

    人间百态。所以要自立自强也要擦亮慧眼啊…

  5. Mary

    2016年3月13日 08:05

    移民路的坎坷与艱辛让多少所谓的恩爱夫妻在此时看清了对方的真面目。对某些在你辉煌时能与你相伴,到了加拿大需要夫妻一起打拚吃苦时暴露出了芦山真面目。

  6. 2016年3月13日 09:11

    全是女同胞的一些留言吗?其实,一些男同胞,为了家庭,心理承压负重很多的。

    张先生在多伦多谋职不易,而家庭经济,男人通常感觉自己是第一责任人,他为此一人奔赴西部的阿尔伯特。夜晚为了省钱,未投宿客栈,在 EDEMONTON 的街头,在冷月星空下,吸了一晚上的烟,这是他的原话。想到远在多伦多守家的老婆孩子,该何去何从?这些话,都是他在男人圈说的,其妻未必知晓。

    同样理由奔赴西部的李先生,幸运地在驱离EDEMONTON 四百公里之外的北部找到一份电工的工作。冬天,寒冷的野外工作,爬上高大风寒的电线杆,不是一般女人所熟悉和理解的环境。

    夫妻本是同命鸟,要相互理解才好。

  7. emily

    2016年3月13日 13:12

    It’s true. I agree with you.

  8. newleader

    2016年3月14日 15:51

    在国外发展,要取得那么一点点成就,难度的的确确是很大的,不容易

  9. 2016年3月14日 18:26

    Newleader 说的是,谢谢来访

  10. 2016年3月14日 18:42

    谢谢人间,Mary, Emily 来访 和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