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近日,与国内一友聊过敏性疾病诊治,其述说曾用柴胡桂枝汤治一例,病延十余年的过敏性鼻炎案。

      患者自诉,凡感冒就打喷嚏、流鼻涕。不感冒,睡觉时,常一鼻孔通一鼻孔塞,左右不固定。一感冒就十天半个月不见好,甚至有时会长达两三个月。又因感冒,来我朋友诊所就诊。

      一诊, 症见:持续低热、口苦、咽干、头项强痛、打喷嚏、流鼻涕、胸肋满、表虚恶寒、恶心不欲饮食、舌尖红、苔白腻、咳喘抬肩不气短、脉弦。

       方:柴胡12克、黄芩6克、清半夏6克、桂枝6克、白芍6克、炙甘草6克、五味子6克、杏仁6克 三剂。

        二诊, 症见:自觉尚有头晕、胸肋有隐痛,二便调、无它苦,脉弦。

        方:柴胡24克、黄芩9克、党参9克、半夏6克、炙甘草6克、生姜5片、大枣4枚 五剂。

        二诊后,不再见患者上门。一年后,有次应酬偶遇,患者认出友人,并热情地向在桌人介绍自己十余年的鼻炎,一星期而愈,大叹友医术高明。

       此例,第一方就是柴胡桂枝汤加减,第二方是小柴胡汤原方。

       象柴胡桂枝汤经常也运用在一些过敏性皮炎、牛皮癣、花粉过敏、风疹上,从古今医案来看,都有良好的效果。 但并非是过敏症就可以用柴胡桂枝汤。有时麻黄汤、麻杏石甘汤甚至是桂枝汤,也有治愈过敏症的。而这些成功的案例,主要的原因其实就是一条:“观其脉症,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柴胡桂枝汤,具有柴胡证和桂枝证两证合证。柴胡八大证:口苦、咽干、目眩、寒热往来、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脉弦,但见一证,不必悉俱。而桂枝证,要有表虚自汗或易汗。

       往往是病情迁延不愈之人,多有柴胡证,并且柴胡剂也并非是只能用于少阳病。三阳合病、太阳少阳合病、少阳阳明合病也经常用到柴胡剂,在柴胡剂的使用上不能拘泥后世温派的偏颇之说。在对于过敏性疾病方面,柴胡剂中也并非只能用柴胡桂枝汤,用大柴胡汤解决过敏性哮喘的验案也很多。

        在辨证上,先抓住柴胡八大证,再往柴胡各剂上去厘清,是否大便不下、是否心烦乱语、心惕不安、是否小便不利、是否心胸支结、是否日晡潮热等,然后再对应大柴胡汤、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柴胡桂枝干姜汤、柴胡桂枝汤、柴胡加芒硝汤。 而对于哮喘也好、鼻炎也好、皮疹也好,这些都是或然症,不必去过多考虑,而是先把主证给去了,自然这些过敏性哮喘、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皮炎等,也就豁然不治而愈。最重要的是,柴胡剂的和解阴阳的功效,用现代医学的角度来说,就是提升了免疫力。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