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ham市政府把我告上法庭

字体 -

去年12月的一天晚上,收到租客通过微信转过来的一封信。

信是安省法庭发出的,打开内容一看,当时就吓傻了。为什么这么吃惊那?我把信的内容简单说一下,您就明白了。

法庭的信是这么说的:某某地址的TIM同学, 因为你们家的草没有剪好,Markham市政府把你告上了法庭,现在我们郑重通知你,几月几号几点几分,你必须到位于50 HIGH TECH的法庭, 来处理你的法律问题。

接到这封信,除了想骂邻居外,更想骂把我告上法庭的Markham市政府,不就是草没剪好这点破事,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再说了,我们中国人都讲究打了不罚,罚了不打,你打也打了,罚也罚了,为什么还对我不依不饶那?

为什么要骂邻居和Markham市政府?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请听我慢慢道来。

简短解说,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就是我在Markham有套出租房,因为草长得太高了,隔壁的邻居觉得影响了社区环境,然后就不断抱怨,后来发现没人拿他的抱怨当回事,一怒之下,就告到了Markham市政府。市政府很快就派了人上门,要求尽快把草剪了,我的租客挺好,很快就把草剪了,然后大家就相安无事了一段时间。但是草憋了一个漫长的冬季,好不容易到夏天才有出头之日,总想鼓足干劲,把旺盛的青春期尽可能的延长一些,然后它们就没有搭理Markham规定的,某些地方的草不能长的太高的歧视性法律,继续肆无忌惮的和后面小河的小草一样疯长。

邻居一看,呵,告你一次还不管用?那就继续告吧,于是市政府工作人员又上门,我的租客又剪草,小草寂寞一阵后再继续疯长,这个循环三番五次不断的重复下去。俗话说,事不过三,后来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就开始烦了,以后再上门就是直接发警告信了,再然后就是开始吹毛求疵,只要有一点点不合格,就揪着不放,后来总算让他揪着一次,草虽然剪了,但是还有一点点的地方,高度超过了法律规定的6英寸。

于是他就找了他们定点的一家剪草公司,于某天早晨偷偷溜进了我房子的后院,先照了相,再匆匆忙忙剪了几下,前后5分钟不到,在我的租客反应过来之前,就跑掉了。

几个星期后,我就接到了一张200多块钱的罚款单,虽然有些不服,但这种罚款和交通罚款不一样,它不给被罚者任何上诉的机会,没有办法,就把罚款交了。本以为这个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准备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老老实实做人,没想到刚刚松了一口气,法庭的传票就来了。

虽然我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出庭及没有出庭的官司打过很多,但以前都是我或者我的客人告别人,从来没有当过被告, 所以这次临到自己头上了,也是极其紧张。(为什么会紧张那,当然没有经验是主要原因,二进宫的人一定比第一次进监狱的人坦然的多,再就是不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是判个三年五载还是什么事都没有?当时真的不知道)到了出庭的那一天,早早赶到了法庭外,虽然距离开庭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也不敢去近在咫尺的咖啡店买杯咖啡压压惊,总怕错过了开庭的时间,给来个从重从快处罚。

在揣揣不安中,总算等到了开庭的时间,法庭大门一开,呼啦啦进来一大群人,一看这阵势,我一颗悬着的心就放下了一半,法庭里即没有看见气势汹汹的保安,也没有如临大敌的安检,这说明我们不被当作有危险的人物对待,这样,处罚想来不会太重。还有,被告这么多,法官却只有一个,敌寡我众,晾他也不敢把我们这么多人逼到走投无路的境地。

开庭现场不象电视中出现的审判薄熙来那样严肃紧张,反而有点象老师发批改后的考卷,一个面目慈祥的法官助理,坐在一个破旧的桌子后面,面前堆着一堆厚厚的资料,念到谁的名字,谁就诚惶诚恐的跑到他面前,看他在小山似的卷宗中拿出自己的那份,然后他就和尚念经似的重复着,这是起诉你的材料,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拿着回去找律师或者其他人咨询一下,再回来定一个时间来出庭为自己辩白, 要么今天就当庭宣布认罪,法官现场宣判。

因为不知道惩罚的轻重,我一开始选择了第一条,但后来看见和我一样罪行的当庭认罪后,罚款只有50元,所以就临时改变了主意,要求当庭认罪,法官助理也挺好说话,说你先后面坐着,法官待会会叫你。

因为需要当庭宣判的人太多,所以法官办事效率很快,不到30分钟就叫到我的名字,这个有点象JUDGE JUDY的法官,基本上没有什么废话,上来就问,你同意认罪,是吧?我点头哈腰的说,是是是,然后她说你还有其它要说的吗,我心想既然有机会,为什么不解释那,然后就牵强附会的找了几个理由,看来他听惯了太多类似的借口,所以最终也没有认同我,和前面那位老兄一样,罚款50!

从法庭出来,赶紧把罚款交了,一颗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然后赶紧跑到旁边的咖啡店,猛灌了一杯咖啡(extra large的),算是给自己压压惊。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