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王立军事件对中共大陆政权犹如一场“政治海啸”,冲击着中南海,冲击到世界各国,直至牵扯出薄熙来“严重违纪问题”,把薄氏家族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墙倒众人推”……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糟粕!    虽然大陆官方媒体没有继续公布“王、薄”一案进展,但海外一些有影响力的华文媒体,已经发表了无以数计的“拼盘”式猜测报道和臆想式“嫁接”文章,咒骂之声不绝于眼、耳,有对王、薄二人“报仇雪恨”的,有对中共发泄不满的,有不明就里围观跟风的,更有借此事件推波助澜疯狂炒作预谋达到某种目的的,大有不杀剐王、薄难以解恨之势。   读罢这些文章,老夫也生出许多疑惑:曾经名噪中外、红极一时的大陆“打黑英雄”、中共“忠诚卫士”的王立军,为何会做出震惊中外的“变节”举动?是主观因素的背叛,还是身不由己的决择?   从王立军的成长过程以及纷繁闹攘的各类文章中,老夫尝试着解读出王立军的另类“红”与“黑”。 

  打“黑”有功迅速窜“红”

  从大陆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来看,1959年出生的王立军是内蒙古自治区阿尔山人(非汉族人),1976年参加工作后,由知青、文书、职员、普通民警,一直干到铁法市大明派出所所长等职,在辽宁铁法涉黑案和盘锦涉黑案中“打黑除恶”屡建战功而闻名大陆。先后任铁岭市、锦州市公安局长、党委书记、锦州市副市长,重庆市公安局长、党委书记等职,并当选中共十四大、十六大代表,中共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他同时还兼任国际法医颅面鉴定协会副主席、东北财经大学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研究员等社会职务。  

                                                                             未命名.jpg

                                                                         王立军  

   一步一步平稳顺利地荣升,特别是在重庆的“唱红打黑”中表现出色,使王立军迅速在大陆政界“窜红”。2011年5月27日,在重庆市第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王立军以全票当选重庆市副市长,成为一颗耀眼的政治“明星”。为此,重庆官媒还给予了约800余字的“评价”,称其“政治立场坚定,宗旨意识和大局观念强,事业心和责任感强,坚持原则,敢于碰硬,处事公道,执法公正,要求自己严格,群众口碑好”云云。    然而仅仅才走过半年时光,2012年2月6日,王立军就“私自滞留”,被中共当局从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带往”北京接受审查。

   打“黑”靠的是一颗“红心”         

   2011年2月15日大陆《法律与生活》记者田永源撰文报道:上世纪80年代末期,辽宁铁岭有4个黑社会团伙闹得铁岭老百姓鸡犬不宁、民不聊生。为除暴安良,王立军在这场闻名全国的“打黑除恶”战斗中临危不惧,多次遭遇黑枪袭击并身负重伤甚至昏迷垂死20多天。在黑社会老大放言“500万拿下王立军的人头”的风险面前,历经生死大博斗,王立军亲手抓获了20多名穷凶极恶的黑社会头目和犯罪集团的首要成员,终于打掉了4个黑社会犯罪团伙的全部分子,使铁岭百姓重又过上平安日子。枪毙几个首要分子的那天,铁岭市的群众自发地拉着20多米长的横幅“杀杨富、平民愤,真正的共产党员王立军”到市委、市政府、市公安局门前祝贺……    老夫不敢苟同中共的媒体宣传,但客观的讲,“黑社会团伙闹得民不聊生”,单从人性的角度分析,老夫以为,作为警所的一名警员,能舍生取义为民众除暴安良,仅凭这一点,他的心还是“红”的,人性还是善良的。试想,该有多少警员为谋取私利与黑社会团伙沆瀣一气啊,又该有多少人在想尽办法试图拉他下水求他高抬贵手“放过一马”啊?但是他能做到善恶分明,置之死地而后生地做黑脸“包公”,把民众的安宁放在第一位。在中共大陆同胞的“党文化”教育中,他对民众的“红心”就是“对党的忠诚”,因为“党的利益就是民众的利益,对民众负责就是对党负责”……

   滞留领事馆的心理分析   

   大陆官方媒体自4月10号通过新华社披露薄熙来因“严重违纪问题”其及妇人薄谷开来涉嫌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死因一案被削去重庆市一干职务接受中央审查以来,再没有对公众公布案情进展,所以大陆民众也就无从获悉这位“打黑英雄”究竟是什么原因“滞留”美国领事馆。“滞留”是身不由己的自我保护,还是主观上“叛党投敌”,是对法律和民众的忠诚,还是“曲线”对中共的赤胆忠诚?    戴上老花镜,老夫专门从维基百科全书词条找到了比较客观的介绍:2012年1月28日,王立军与薄熙来讨论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案件时,认为被害人的死与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有关,并告诉薄这个问题恐怕无法遮掩。薄听后十分不满,数天后在未按组织程序规定征求公安部允许的情况下,以“轮岗煅炼”为由把王从公安局长的位置上撤下改为分管科教文卫,协同王立军调查该案的下属人员也受到有关部门的压力并寻求辞职。王立军感到自身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于2月6日前往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并滞留在美国总领馆约一天,后与中方官员见面谈话,最终自己选择离开领馆,被中共大陆国家安全部官员“带往”北京接受调查。    直至4月11日中共大陆出版的《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称“尼尔•海伍德死亡案件是一起涉及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的严重刑事案件”,官方将对该案、王立军事件和薄熙来“严重违纪”问题予以彻底查清,无论其职位高低,“法律面前没有特殊公民”。    老夫由此分析,王立军滞留美国领事馆虽是一种身不由己的自我保护行为,但客观上却是忠诚地捍卫法律、维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一种“巨无霸行动”。因为,王立军没有违背法律、违背良知帮助薄熙来把海伍德案件“处理”好,导致薄的不满。王立军在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后,如果仅把问题反映到大陆中共高层,恐怕很难斗得过在中共高层有深厚根底的“太子党”薄熙来。只有把事情捅到国际社会引起世界关注,才能迫使中共高层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清理异己,维护团结。自己及家人和案件调查小组成员的人生安全才能受到保护。虽然在某种程度上给中共“丢了脸面”,但也可以解读成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曲线”效忠法律、效忠中共党的行为。        忘恩负义另类解读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中华文化的历史典故总是在不同时期不断轮回、演义。王立军由警界的“打黑英雄”迅速成长为中共政界耀眼“名星”,靠的是薄熙来的提拔,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打出一片新天地也离不开王立军的生死度外“铁面无私”。王立军滞留美国领事馆抖落薄熙来的“忘恩负义”行为虽然成为舆论点评的热点,但王立军的“忘恩负义”行为却是由薄熙来无情下手“挥泪斩马谡”而引爆的。最后双双跌入“不忠不义”的“黑色”谷底。

   忘恩负义有前车之鉴  

   “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是王立军在警界流传的一句名言。“王、薄”事件发生后,港、台及欧美中文媒体各持不同观点进行了连篇累牍的爆料与炒作,特别是《博讯》、《大纪元》、《明慧网》、《阿波罗》等一些对中共持有异议的媒体,也不遗余力地进行鼓噪,大谈王立军在辽宁和重庆“打黑”行动中有“黑打”行为,称王立军对薄熙来的“忘恩负义”早在辽宁警界就有前车之鉴。——其真实性虽有待查证,但也不失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大纪元》、《新纪元周刊》早在3月初就以“重庆事件大揭秘”为名独家报道了王立军事件,其中有一段有关王立军对恩人“王海洲”忘恩负义的描述——“王海洲:从恩人到诬陷者”,大意是说王立军是通过王海洲介绍进警局的,王海洲既是王立军的恩人,也是王立军的上司,但由于在多次“打黑”行动中王立军有“黑打”行为,造成许多“冤、假、错”案,王海洲三番五次阻止,而王立军铁面无私不“卖帐”,得罪了“恩人”王海洲。不仅如此,王立军因“打黑”有功,职位迅速升迁在了王海洲之上,从而引发王海洲对王立军的妒意与不满,多次组织涉“冤案”当事人整理王立军的材料到上级状告王立军。最后,职务在上的王立军“忘恩负义”地授意指使有关部门将“恩人”王海洲抓捕,并以“诬告陷害罪”判处王海洲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王立军“背叛”恩人王海洲、“背叛”恩人薄熙来,再次成为“忘恩负义”的众矢之的。     ——反过来看,王立军虽然对“恩人”王海洲不徇情枉法,铁面无私,不够“义气”,但却有着忠诚于法律与正义的一面。孰是孰非,大陆官媒不公布案件真相之前也无法界定。

   是捍卫法律的忠诚表现吗            由于王立军在海伍德案件上对薄熙来不讲“哥们义气”,不能“黑”处理,引起薄熙来不满,“数天后薄熙来在未按规定征求公安部允许的前提下把王从公安局长的位置上撤下改为分管科教文卫……”。    王立军不能按薄熙来的意思处理海伍德案件是对薄的“不忠不孝”;在薄熙来无情撤换职位并对王身边工作人员展开调查的压力下,又私自滞留领事馆抖落薄熙来的问题是对薄的“忘恩负义”。“先做人、后做事”大行其道的当下,虽然王立军很不会“做人”,很不够“哥们义气”,或者更准确地说不能与恩人“狼狈为奸”、沆瀣一气,甚至良心有些“黑”,但从另一方面可以窥探到王立军效忠法律、不徇私情的一片丹心。在大陆推进社会法制进程、维护法律尊严、落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上却也有值得可圈可点的一面,也不失为对大陆中共政权的忠诚和对法律尊严的捍卫之举。

……    王立军这个在大陆警界成名的“打黑”英雄,在成为中共政坛的耀眼“红星”后,象流星一样一划而过,短暂而匆忙。但面对中共高官象薄熙来及亲属这样违法犯罪的人和事,王立军会不会再一次成为中共政界的“打黑”名星呢?    王立军事件再一次给大陆中共政权敲响了警钟:只有加快推进民主政治改革,加强对权力运行的监督和制约,才能防止个人独断专行,防止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防止更多的“王、薄”事件发生!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