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转自一位大陆小百姓的心里话

干部子女冒名顶替上大学、篡改成绩考上公务员、小偷偷出贪官…… 如今的中共,党风日下,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非常时期,如何对症下药就成了关键所在。

第一策——清党

要清党,大开杀戒势在必行。必须拿出“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掉一个”的“铁心肠、铁手碗”,在党内进行大清洗,把一大批贪污腐败、党性不纯、党性不强、庸碌无为者清除出去,大幅度减少党员数量,提高党员的“含金量”,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只有当党员这一身份成为“限量版”时,党员们才会倍感珍惜作为一名党员的荣誉。 清除贪腐者。老虎、苍蝇一起打、“一窝端”。严格按照贪污贿赂犯罪起刑点5000元的规定惩治贪腐,大开杀戒。 清除党性非纯者。为从政升官发财而入党;表面上信仰马列,实际上却忙着求神拜佛、请风水先生;入党后不履行党员义务,有钱潇洒却无故不缴党费,私生活丰富多彩对党员生活却漠不关心;呼吁别人见义勇为自己却见死不救……对于这样一批入党动机不纯、党性不强、信念淡薄的害群之马必须尽早清除出党。 清庸碌无能者。特别是对党员中的公务人员要下大力气整顿,以中共现行的“治庸问责”为契机,动真格清除这些人。

第二策——转型

——实行党员自由进出制。一个政党只有实行党员自由进出制才能“吐故纳新”,保持活力。现在中共的状况是发展党员的“前门”开得很大,而退党的“后门”却开得很少,使一些不愿当党员的人没有办法退出党的队伍,长期留在党内,严重影响党的纯洁性和先进性。 中共党章第九条明确规定:“党员有退党的自由。党员要求退党,应当经支部大会讨论后除名,并报上级党组织备案。”可实际上党员要退党,除了要经过层层审核,最终还会被记录进个人档案,留下政治“污点”。强扭的瓜不甜,中共实行党员自由进出制,除了要贯彻党章退党自由的规定外,还应消除退党所附加的“政治恐吓”。 ——降低党员标准。以“好人”而非“圣人”为标杆。中共要求党员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惜牺牲个人的一切,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党章里,党员个个被定义成了“高富帅”。 弗罗姆的期望值理论告诉我们,人之所以能够积极地从事某项工作,是因为这项工作或者组织目标会帮助他们达到自己的目标,满足自己某方面的需要。人们总是希望通过一定的努力达到预期的目标,如果个人主观认为达到目标的概率很高,就会有信心,并激发出很强的工作力量,反之如果他认为目标太高,通过努力也不会有很好成绩时,就失去了内在的动力,导致工作消极。当党员意识到组织的要求并不是“跳一跳就可以够得着”的时候,最终选择的也只会是消极工作,群众那被日益哄抬的对共党的期望最终也只能以失望收场。 所以,中共对党员的标准应降低,放弃对党员“圣人”般的要求,让党员们做回有七情六欲的正常人,争做一个“考虑别人和考虑自己一样多”的“现代好人”即可。     中共要转型无论是实行党员自由进出制还是降低党员标准关键在于修改党章,没有党章的“认可”,一切都只能是空谈,召开在即的十八大无疑是中共转型的一次良机,能否把握,拭目以待。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