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鱼的色彩

2013年10月15日 | 分类: 生活 (全局), 移民故事 | 作者: 多伦多华文书店 | 942 浏览
字体 -
标签:

忙了很多天,满身疲惫但满心欢喜,Thanksgiving,给自己放个假吧。爬山下水是实在没那个能力了,坐船有点对不起这缤纷的秋天,还是去看三文鱼回游吧,虽说过了季节,但总能看见几个掉队的懒鱼奋力挣扎吧,沿着河边,枫叶绚丽的色彩会自然流入眼底,晴朗天空下五颜六色的天地——我喜欢。

到加拿大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三文鱼回游,在温哥华那边有一次也曾专门去看过,但忘了什么原因,到了地方却无缘看到回游的鱼群,事隔多年,又一次为三文鱼出游,运气不错,虽然是尾声,但总算是近距离看到了三文鱼的执着。

三文鱼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出生在淡水,随着长大,随河水进入大海大洋,伴洋流遨游全球,几年后,不惜一切代价,回到出生的地点产卵繁衍后代,最后熄灭自己生命的火花。像极了毛姆笔下的主人公——那种很难被认可的特殊的追求,左右着他/它的轨迹,在生命中的每个阶段都闪烁着最强的色彩,即便这色彩与这世界并不协调,但这不协调中却展示一种倔强和顽强,另类的色彩,虽不刺眼,但那种颜色,让人过目难忘。

童年的三文鱼,应该是橙色的吧。老子英雄儿好汉,父辈在海洋中的历练,让小三文鱼在淡水中游刃有余的生存,自由的嬉戏。生活平静而未开有充满未知数——温和的环境、神秘的未来、富有想象力的轨迹。

青年三文鱼是绿色的。绿色的夺目,当儿时的伙伴依旧在那片淡水中悠闲的生活时,它们却开始自己的征服世界之旅,千里万里,千山万水,没有犹豫,没有反悔,希望的颜色在它们身上闪烁,去大洋里“晃膀子”本身就是最好的理由。

中年的三文鱼是蓝色的。在无际的水中遨游,天是蓝的,水是蓝的,自由本来就是蓝色的。对于体积小于人的三文鱼来说,全凭自己“行走”来周游世界,无疑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但在自由和浪漫面前,艰巨又有什么意义?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最后阶段的三文鱼是红色的。一颗红心,只为回到出生地产。逆流而上?没有问题。艰难坎坷,那算什么。牺牲死亡,那本来就是归宿。相信所有看到三文鱼回游的人都能感到那份没有一丝杂质的坚决,火热而无所畏惧。当三文鱼疯狂拍打着尾巴冲向坎坷,失败多次仍不放弃;当三文鱼一次次从水中跃起,试图跳上那个“龙门”,即使撞得头晕眼花也毫无畏惧,我竟不由自主地为它们捏了把汗,心底暗自为他们加油。

回去的路上,妻笑曰:我以后都不忍心吃三文鱼了。对曰:我以后每次吃三文鱼,都会想起三文鱼是多彩的。妻笑我残忍,想了想又问我:为什么三文鱼要这么度过一生,太奇怪了。我说我懂,妻想了想说,我也懂了,因为我懂你。心底暗自得意又惭愧万分:得意是因为总算又一次保住了在妻心中的光辉形象,惭愧却是自知无法和三文鱼比肩。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几月不见,文章越来越好看。刚获诺奖的女作家就在维多利亚开过书店,看来书店是作家的摇篮。

    远方无声鸽 [ 评论 @ 2013年10月15日 20:09 # ]
  2. 我每次看完回游都想吃spicy salmon sashimi

    一目 [ 评论 @ 2013年10月16日 00:35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