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血迹(2)

字体 -

二、初到伦敦

 在海上辛苦了颠簸一个月,很多人都病倒了,连年轻力壮的钟炎荣都不例外,加之思乡心切,他发起高烧,咳嗽不止,滴水未进。真是一病如山倒,更何况在这前不挨村后不挨寨的海上?他心里充满了绝望,不知道这种日子何时是尽头。还好多亏了同乡好友锦明、志新和其他船友们床前床后一丝不苟地照顾,病情才慢慢地有所好转。一天清晨,钟炎荣被一阵欢呼声吵醒,他拖着病体走出船舱,看到所有的船友们都站船头,不远处,是忙碌的码头和一栋栋拨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他甚至还认出了在《广州日报》上经常出现的那座方方正正大笨钟!钟炎荣顿时心情大好、精神百倍增,病痛仿佛一下子消失了。他赶紧回船舱里收拾物品,准备下船。

一个月多来,船友们相互关心照顾,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告别时,一个个泪眼汪汪,纷纷留下通信地址,以便将来联系。依着父亲的嘱咐,钟炎荣站在码头等着父亲的一远房亲戚何叔来接。因为担心他的身体,志新和来接他的姑姑一起陪着钟炎荣。等到几乎所有的船友们都被人接走后,何叔才珊珊来迟。钟炎荣和锦明依依不舍辞别后,转身上了何叔那辆除了喇叭不响,哪儿都响的小破车。

还没来得及欣赏大伦敦的街景,何叔载着钟炎荣,七转八拐地进入了一条黑暗肮脏的小巷子,然后在一栋破旧的红砖楼前停下。和外面伦敦城的花花世界同比,这里真的象极了贫民窟。钟炎荣随何叔走上三楼,进入了一个小房间。一股臭味迎面扑来,房间里空空如也,只有两张小床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放满了许多酒瓶。何叔指了指小床,对他说:“今晚你睡那,我睡这。这几天就将就将就地住下吧,等找到了工作,就可以搬出去了。”钟炎荣这种少爷哥儿哪里住过这么肮脏的地方,他不解地问道:“何叔,这就是您住的地方?听我父亲说,您不是在这里开餐馆做大生意吗?”何叔用一种不屑地眼光扫了他一眼,喝了一口剩在酒瓶里的酒,冒着酒气说:“你以为这里是你的国家吗?这里别人的地盘,有多少中国人可以在这里做生意赚大钱?能混一口饭吃就不错了。对家里,能说实话吗?不吹牛,谁会看得起我们家?”

这就是钟炎荣到达英国第一天的情景。当晚,睡在有跳蚤的床,伴着何叔的鼾声,他一夜无眠。

第二天,何叔早早就出了门。钟炎荣吃了两个何叔放在桌子上的小面包后,倍感无聊,就外出走了走。由于二战中,对德、日作战取得了胜利,使得英国的企业和金融业有机会面对更广阔的全球市场,经济得以摆脱了战后的低迷,到处显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作为英国经济前沿阵地和首都的伦敦,更是热闹繁华。相对于满目沧夷,还在战乱中的国内,真可谓一个天,一个地。钟炎荣忽然间理解了父亲的一片苦心。

因为人生地不熟,语言还不通,钟炎荣没敢走多远,就折回家了。

待他到家时,发现带来的两大礼李箱都被橇开,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人偷走了。当时,父亲为了让钟炎荣在海外可以衣食无忧,让他带了不少金银首饰和英镑。金银首饰藏在包裹里,英镑放在一个小布兜里,让钟炎荣缠在腰间,随身带着。想起昨天何叔贼溜溜不怀好意的眼神,钟炎荣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不禁摸了摸腰间,还好,英镑还在。没想到误进魔掌,此处不可久留,快溜!

提着两个礼李箱,钟炎荣踉踉跄跄地逃出了贼窝。走到大街上,语言不通,又怕再遇到坏人,钟炎荣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充满了无限悲伤。他的这趟伦敦之行真是历经坎坷波折,先是大病,又是失财。苍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钟炎荣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由于大病初愈,加之饥渴交迫,忽然间他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待他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一个慈眉善目的大妈拿着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钟炎荣皱了皱眉头,拼命地回忆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一下子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看到钟炎荣醒了,大妈温柔地微笑着,问道:“孩子,你醒了?饿不饿,我给你煮碗云吞面哦。”“大妈,请问这里是哪里?”“是这样的,你刚才晕倒在我们小吃店的门口,我们把你扶了进来。发现你的额头很烫,就拿湿毛巾给你降降温。本来是想直接送你上医院,但是婉仪她舅是中医师,住在靠近,待会过来,我们就让他先给你看看。你认为这样好吗?”他大惊,终于想起之前发生的事,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还好,英镑没丢,他松了一口气。

说话间,一个1819岁的俏丽姑娘领着一大夫样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大妈站了起来,说:“广毅,请这边坐。他人在这里,你快看看。”中年人坐了下来,摸了摸钟炎荣的额头,用测温针量了量体温,把了把脉,然后轻轻地对大妈和钟炎荣说:“不用担心,只是一点低烧,37.5。主要是太过于劳累,吃点药,好好休息,很快就没事了。”

大妈的丈夫姓徐,是台湾阿里山族人,俩口子到英国已有6年了,刚来时也很辛苦,起早贪黑的苦干,去年才接手这家台湾风味的小吃店,在夫妻俩的共同努力下,生意经营得还不错。女儿婉仪在学院里学会计课程,放学后就在家里的小吃店里帮忙。大妈家就住在小吃店的楼上,钟炎荣住在大妈家疗养,好吃好喝,没几天身体就康复了。大妈一家对钟炎荣的遭遇深表同情,家里也缺伙计,于是就留钟炎荣在厨房帮手,也就是打杂,主要是准备材料、切菜码、炸油煲和做清洁等。工作时间长,而且很辛苦,钟炎荣何时吃过这等苦头?但是连日来经历了这么多艰辛后的钟炎荣,和以前的骄生惯养的钟炎荣已是判若两人。他感到很幸运很知足,在最需要帮助时遇到了善良的大妈一家人,而且还得到了一份工作。他只想好好地干,以报答大妈一家的恩情。

在小吃店的附近有一个小公园,公园里有花有草有小河和亭子,工余时,钟炎荣总爱带着他心爱的口琴坐在石头上,对着小河吹着伤感的歌曲。有一天,他吹完手琴,坐在椅子里发呆。忽然有一只柔软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耳边传来动听的熟悉的声音:“炎荣,原来你躲在这?难怪找不着你呢?你吹的是什么曲子,真好听。”“哦,是婉仪?这首曲是我妈妈最爱听的周旋的夜上海,每次吹这首曲子,我都会想起妈妈。我已经整整一年没有家里的任何消息了……”。钟炎荣不禁澿然泪下,婉仪听得也泪眼朦胧,握着钟炎荣的手,含情脉脉地说:“炎荣,这里不也是你的家吗?”经过一年时间的朝夕相处,两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早已心心相映。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英伦血迹(3)

    3 条评论

  1. 1
    莽牛 - 2012年10月29日 09:58

    呵呵,老先生很有感悟啊。不过,这么一交代,感觉像是真人真事,对钟炎荣的结局也缺少了些牵挂了。

    说得有道理。看来应该删掉去才对。

  2. 2
    essay help - 2012年10月29日 10:11

    He made a big national splash during the summer when he was selected one of the top. Very helpful advice on this article! It is the little changes that make the biggest changes. Thanks a lot for sharing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3. 3
    www.needwriting.com - 2012年11月1日 15:47

    Its like you read my mind! You appear to know so much about this, like you wrote the book in it or something. I think that you could do with some pics to drive the message home a little bit, but instead of that, this is excellent blog. A great read. I’ll definitely be bac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