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血迹(5)

字体 -

五、百业待兴
在粤菜一统江湖、全面围剿的情况下,钟炎荣继续坚持他的以面食、汤和饼为主台湾小吃路线。当然,他也针对洋人的口味做了些调整,增加了培根法式面包、沙拉和三明治等品种。由于口味得当、品味多样,吸引了不少附近的上班族来吃早点和中午饭。

小吃店的隔壁是一家糖烟酒小卖部,白人老板JOHN因年纪已大想退休,就打算将店转让出去。刚搬来时,钟炎荣看到JOHN年老体弱,一个人经营这间小卖部不容易,就经常帮他干些力所能及的体力活,而JOHN到小吃店就餐,钟炎荣也尽量给他优惠。当钟炎荣得知店要转卖的消息时,就想将小卖部收购下来,以扩大小吃店的面积。老邻居要买,JOHN当然乐意,就以较低的价格将店转卖了钟炎荣。

面积增加了将近一倍半,小吃店也就变成了小餐厅。钟炎荣对它进行了全面的装修,根据外国人喜欢喝酒的习惯,增加了一个小吧台,厨房和吃饭厅用玻璃隔开,这样食客可以看到厨房里工作的操作,显得透明又清洁。餐厅墙面采用了浅黄色的色调,因为黄色可以刺激人的食欲,也使菜肴看起来非常新鲜。内部装修明亮又不失温馨,很有古典气质,增面上还挂着中国的山水墨画,极好地融入了中国的元素。这些都多亏了船友志新的建议,志新到了英国后,跟随姑丈进入了装修行业,几年的磨练,不但成为了姑丈的有力助手,对装修的品味也有了自己独特的见解。

对内管理,钟炎荣也相应地做了转变。新增加了两个厨房员工和两个服务员,厨房工人员和楼面服务员都要求穿制服,徐太太主要负责收银。从小吃店到餐馆的转型,菜的品种和份量是完全不一样的。由于台湾岛内炎热,台湾菜倾向自然原味,调料不求繁复,”清、淡、鲜、醇”便成了台湾菜烹调的重点。加之台湾环海,海资源丰富,滋味本就鲜美的海鲜,不需太多繁复的佐料及烹调,就已是美味无比,所以台湾菜一向以烹煮海鲜而闻名,又受到日本料理的熏陶,台湾菜更发展出了海味之冷食或生吃。而台湾菜还有”汤汤水水”之称,可汤可菜的羹汤菜不在少数,比如”西卤白菜”、”花生脚蹄汤”等。餐厅不但增加很多台湾传统的美味佳肴,比如台湾卤肉饭,三杯鸡等。中餐馆入乡随俗,确立了三道菜用餐模式,即头盘、正餐和甜品,以适应英国人的口味和消费水平。

为了减少成本,很多中餐馆业主根本就不在乎肉类产品的保质期,他们认为肉放在冷藏柜里,过了保持期也没有关系,反正客人不会知道。甚至有些业主将肉类产品拿出来解冻后,又放回冷藏柜里重新保存,下回再拿出来用。这样做其实是很有害的,冷冻食品(如鸡、鸭、鱼和各种肉类)一经解冻,再长时间存放,会因为细菌和酶的活力恢复,很快引起肉的变质,并且还能产生有毒的物质,人吃了会发生食物中毒。钟炎荣每天晚上都会检查冰柜里产品的保质期,对于过期的产品,他坚决弃之不用。而他也从来不会将已经解冻的肉类产品再放回冰柜里。在生意不好的时候,他家丢弃的肉类每天都有好几大包。一些同行劝他道:这样多浪费啊! 反正客人又吃不出来,也不会知晓内情,有什么关系呢?而钟炎荣心想:客人是不知,但是我的良心知啊!而且客人来我这里吃饭,是信任我、帮衬我,我应该给他们提供最好的服务和最优质的产品。  仅仅两个月时间,钟炎荣就成功地完成了台湾小吃店从内到外地向餐馆的转型,他还给这家台湾餐馆起了个温馨的名字叫”阿里山之村”。 二战后,英国跟随美国为应付冷战而加强的国民经济军事化以及技术革命的推动都极大地刺激了经济的增长,各行各业显现出百业待兴的状况。英国政府及时地对经济加强了干预,利用利用战后的经济优势地位,扩大商品输出和资本输出,充分利用国外的廉价资源,其中特别是石油资源,从而极大地获取高额利润,加之战后英国的国内政治局面相当稳定。20世纪50至60年代,英国经济增长出现了一个被西方经济学家称之为”黄金时代”的时期。 作为和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餐饮行业,更是受益于经济的高速发展。这不难理解,餐馆是饮食行业中的奢侈品,人们手头有了钱,才有可能到餐馆去享受美味,否则,还不如在家自做省钱呢?由于钟炎荣餐馆地理位置极佳,在伦敦的富人区,加上环境优雅、味道佳、份量足、服务好,食客们络绎不绝。”阿里山之村”不但解决了上班族的中晚餐问题,更是成为朋友相聚、商人们谈业务的好场所。 正此时,女儿不经意地来到了人间。女儿的诞生给钟炎荣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大大地冲淡了他的乡愁和对国内家人的忧虑。小如萍长得和妈妈一样漂亮,活泼伶俐,钟炎荣对这宝贝女儿溺爱有加,捧在手中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几乎是有求必应。每天他哼着歌儿上班,下班陪着妻女享受天伦,阳光终于撒进了他的心田。 随着台湾移民和留学生数量的增长,钟炎荣灵机一动,在亚非学院附近开了家”阿里山之村”的分店,主要服务于台湾人,菜的品种为传统台湾品味为主,比如台湾棺材饭、脆皮鸡排、台湾蚵仔煎和珍珠奶茶等。由于味道纯正,物美价廉,诚实不欺,”阿里山之村”得到了广大海外华人们的欢迎,业务蒸蒸日上。 “阿里山之村”的成功经营不但让钟炎荣挣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也开拓了他的思路。他想台湾人如此思乡,那么大陆人呢?于是,再接再励,主营湖北菜系的”武汉大酒楼”在伦敦最繁华的地段PICADILLY开张大吉了,酒楼有上下两层,内部装修依照旧时上海滩酒店的风格,富丽堂黄。外部放着两个大石狮子,象牌匾的正门。放的音乐是武汉的流行歌曲,甚至女服务员穿的制服都类似中国的旗袍,互相间说着爽朗的湖北话,极具东方韵味,客人一进酒楼,时间仿佛定格在旧时的大上海。”武汉大酒楼”是当年伦敦最高档的一家中餐馆,也是PICADILLY的一道亮丽风景,更是游客们到伦敦的必游之处。 一天下午,钟炎荣正在餐馆里忙碌着,忽然接到志新的电话,电话里,志新已泣不成声。断断续续中,钟炎荣听明白了。因为有海外亲属和资本家的身份,在四清运动中,志新远在中国武汉的家不但被抄被搜,而且父亲被批斗后,不堪忍受耻辱,上吊身亡了!钟炎荣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写了那么多封信回家,却从来没收到过回复!原来大陆正陷于一片红色狂热中,他的家也许已经不复存在了,而父母也有可能遭遇不幸!钟炎荣急急地说:”那我们现在就马上回去!”"不行啊,我们现在回去肯定会被抓被批斗,没有活路的。”是啊,万一自己也身遇不测,婉仪母女和妈妈怎么办?自己答应过徐先生要好好照顾她们的。钟炎荣陪着志新流下了眼泪。 钟炎荣每天呆在”武汉大酒楼”的时间越来越长,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晚上睡觉前,小如萍经常搂着妈妈问:”爸爸不爱我了吗?为什么总不早点回来陪我呀?”这时候,婉仪总会默默地流泪,因为只有她知道:只有在那里,钟炎荣才可以身临其境地怀想父母家人,怀想他的故土,怀想他在大武汉的日子。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一言难尽话中介

    1 条评论

  1. 1
    等到了 - 2012年11月22日 21:24

    看不全,重新整理一下好吗?

    已整理。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