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缅甸流亡王子

字体 -

多次相亲未果后,我萌发了继续深造的念头。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的,更何况俗话说“夫妻本是多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而学到知识那可是自己的,是终生受用的。思索良久,决定读ACCA(国际注册会计师),并且给自己订了一个目标,五年内考得资格证。

找了一所学校,离我家只有两站路,而且学费很便宜。有了目标,就高高兴兴地背着小书包上学了。因为该校是第一年开设ACCA课程,学生很少,只有两个:我和一位来自尼日亚利的非洲男孩。老师是一名貌似印巴人的矮个子,衣着考究,举止端庄大方,50多岁的样子。他自我介绍为Prince xxxx, 我听后当场差点捂嘴偷笑,心想外国人的名字真是奇怪,还有叫什么王子的。不过实在是不敢恭维老师的教学质量,难怪学费便宜,一分钱一分货嘛。

也许是因为打工或者不满意教学质量的缘故,非洲男孩的出勤率不高,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所以有时候只有我一人上课,几乎是一对一教学。即使学不到高深的会计知识,就权当练习英文吧,想想也不冤。反正我的目标是五年考完,所以不着急。慢慢地,就跟老师混熟了。一天,他神秘兮兮地对我说,他真的是王子,是缅甸的流亡王子,逃亡海外有40多年了。目前在伦敦经营一家叫“Royal Burma Society”(缅甸皇家协会)的慈善机构,该机构目前有缴费会员200多人,他们经常组织慈善活动,所得捐款全部用来资助流亡在海外,尤其是在泰国的缅甸难民。他盛情邀请我参加协会的圣诞Party,地点是在西伦敦的一家西班牙餐厅,他还要求我最好穿裙装,不可穿牛仔裤,因为我们是“Up-Class”(上流社会)的人。我听后大吃一惊,人家学习ACCA是为了有一份好的职业,而我学习ACCA却是认识了一个什么王子,真是太搞笑了。

当晚,我上网查了关于他的资料,网上有不少关于他的采访信息。由此得知他的家族统治了缅甸250年,后来被军政府推翻,全家人被囚禁起来。作为家里最大的儿子,他被视为王位第一继承人,在一名亲信的帮助下,13岁那年,在他被囚禁的第18个月后,他得以乔妆打扮混进飞往英国的班机中。到达英国后,他父亲的一位好朋友收养了他。从此以后,他不得不隐姓埋名过着低调的生活,但是他再也没有得到来自他家人的任何消息。在Talkshow节目里,他凄然对记者说:“我寄回去的所有信件都被当局扣留。而我的家人可能全被毒害死了。”他决定乐观地对待生活,于是开始刻苦攻读,并且环游世界。在他40岁那年,缅甸再次发生政变,当权派被另一军政取代。他虽然还不能回国,但是无论如何,他终于可以堂而皇之的公开自己的身份,用自己的真实姓名,在阳光下生活了。后来他应聘到学院当老师,还赞助创建了这家慈善机构。

我如约到达了那家餐馆,餐馆很宽敞,有上下两层,风格典雅。当时已经有不少来宾到场,20多号人整整齐齐地围坐在一张很大的长桌边。王子一看到我,顿时兴奋起来,拉着我向大家介绍说:“这是我ACCA学生Yanping,Master毕业等等。”还安排我坐在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太太旁边。女士叫Anna,86岁了,非常的健谈。她告诉我,她年轻时曾经参过军,退休前在政府部门工作。她活泼而开放,都80多岁的人,还浓妆艳抹、穿金戴银的,居然还有一个小她10多岁的男朋友。她很喜欢独自旅游,刚从印度回来,在那里呆了一个月,雇了一个年轻小伙做司机兼全程导游,陪她参观游览了不少地方。她还Show给我看她在印度买的一对手镯。看到她老得都快走不动了,还到处乱窜,真是佩服外国老太太的胆量和对生活的激情。

后来一风度翩翩的独眼老头过来和我打招呼,自我介绍是协会的董事长,叫Caie(凯文)。王子和凯文做了简短的发言后,我们开始吃圣诞大餐,并且干杯互祝圣诞快乐。每位来宾都穿戴整齐,男的西装革履,女的长裙飘飘,大家端着高脚酒杯,谈吐温文尔雅,所有人都称王子为“Your Highness”(殿下)。刚开始时,我觉得这个称谓很好笑,但是看到大家肃穆的表情,我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吃完晚餐后,大家就开始跳舞。别看王子身材矮小,但是跳起舞来有板有眼,和专业舞蹈演员有得一拼,估计小时候没少培养。那天晚上还认识了一位来自塞浦路斯的女高音歌唱家,她年轻漂亮、热情开朗,对谁都一见如故,还现场演唱了一首塞浦路斯民歌,我们都戏称她为协会的“sweet heart”(甜心)。

两天后,接到王子的电话,说有朋自远方来,问我想不想出来聚聚。俺正好没事,就答应了。

在场的人士有王子、凯文以及两个来自美国的朋友,其中一位是华尔街的Broker(经纪人),美国人真的是自信满满、我行我素惯了,我们当时在一家安静优雅的西餐厅用餐,他老哥居然拿起随身携带的吉它,旁若无人地自弹自唱,所有正在吃饭的客人都吃惊地望过来,不过这小子唱功还真不错,最后居然赢得了满场喝彩。用完餐后,他掏出一些粉粒,请我们品尝。只见他将它放在手上,用鼻子使劲将它们吸了进去,然后脸上呈现出一副陶醉的表情。我初来乍到见识浅,问王子那是什么,王子回答是Drug。我吓了一跳,我们可是“Up-Class”的人,怎么可以吃这种东西?王子瞪了我一眼,说我少见多怪,在英国吸Drug是很平常的事情,很多白领都吃,因为它可以缓解压力。

自从参加了协会的活动后,在学校里再见王子时,大家都会心照不萱的笑笑,有了一种不一样的默契。王子上课的内容不再局限于会计知识,有时也会提醒我要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和衣着打妆。有一天,他认真地对我说,他将提拔我为董事长凯文的PA(秘书),这样我可以更多更好地参与协会的活动,而且有机会向凯文学习标准的英文和社交公关礼仪。“以后我会带你出席一些重要的场所,见重要的人物。”说完这句话后,他就转身离开了教室。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英伦血迹(6)

    5 条评论

  1. 1
    visiondream - 2012年12月27日 13:03

    不知道是俺生来胆小,还是您的文笔太引人入胜。俺咋边读边心惊肉跳呢?不知道下文会发生什么?

    请听下回分解。哈哈

  2. 2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2月27日 21:33

    好像非洲人都喜欢自称是某某王子或酋长的后代,10多年本人就遇到过一个自称肯尼亚 酋长的Ph.D 学生,真是不知真假?伊顿公学里好像有许多真贵族!

    我读大学时也有一个自称酋长的,来自非洲

  3. 3
    ruining huang - 2012年12月27日 23:51

    运气不错但还要看她的造化,故事刚开始.

    请看下集

  4. 4
    午夜茶-茶水博士 - 2012年12月28日 12:27

    有趣有趣,祝节日快乐,新年如意!

    谢谢。您也快乐如意!

  5. 5
    mumu - 2012年12月28日 22:04

    is thi s a true story?

    yes, it i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