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血迹(6)

字体 -

六、成为侨领

两家”阿里山之村”的小餐厅和”武汉大酒楼”给钟炎荣带来了滚滚财源,他的财富指数直线上升,他买了房买了车,提供给一家老小非常富足的生活。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一场大病夺去了婉仪再做母亲的权力,也让钟炎荣想要一个儿子的愿意变成空,这成了钟炎荣人生中小小的遗憾。

随着生活和生意的稳定,女儿的逐渐成长,钟炎荣有了一点空闲时间,他开始关注政治、时事和民族问题。20世纪下半叶,英国的种族主义使黑人和亚洲人遭遇了明显的偏见。在房东太太贴出的广告里,都会注明”不接受狗、爱尔兰人和有色人种”,涂鸦和侮辱词如”巴基斯坦人滚蛋”遍地兼地,以及就业和住房领域直接和间接的歧视。有些地区的亚洲家庭在居家和生意上受到了漫长而持续的打击,诸如涂鸦、往邮箱倾倒排泄物、甚至纵火。

随着种族反歧视运动在北美取得了阶段的进展,比如1954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定教育委员会种族隔离的学校违法,1955年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黑人公民以全面罢乘来反对公车上的黑白隔离措施一年之久,终于迫使公交公司取消种族隔制。欧洲的现状也有所改变。这一切都大大地刺激了钟炎荣。他开始思考,作为中国人,他应该为海外的中国人群体做些什么,让华人的地位也得以提升,让岳父的悲剧不要再重演?

船友们时不时会有联系,每年逢年过节都会聚在一起吃饭聊天。钟炎荣的好友志新的事业发展得很不错,在姑丈的团队里干了几年,学到了不少技能,扩展了人脉,后来自己出来单干,也有了自己的装修小团队。因为做工精细、为人诚实,志新的装修公司在华人界很有口碑。另一个好友锦明在朋友的介绍下进入一家机械厂做工人,但在1957年的那场经济危机中被裁员,后来到炎荣的”武汉大酒楼”做厨房工作人员,熟悉了饮食行业,在钟炎荣的资助下,也在外地开了一家小餐馆。三个好友经常聚在一起把酒临风,畅所欲言。 由于钟炎荣学历较高,能文能武,加之好善乐施,在伦敦华人界人缘极好,当选为英国最大的华侨社团进和会秘书长。进和会成为于20世纪初,是一家华人互助组织,初衷是帮助新移民在英国安营扎寨。在日本发展的侵华战争,激起了爱国热潮,该社团组织人力物力,支援国内的抗日战争。现在社团在全英各地都有分支机构,其宗旨、功能和范围都有所扩大,以便更好地帮助华人在异乡生存与发展,融入当地社会。作为社团的秘书长,钟炎荣有机会更好地参与华人界的活动,他对在英华人的生存状态有了更多的了解。 20世纪50年代后期的那场经济危机导致很多华人下岗,比如锦明就是其中的一员。但是钟炎荣的餐馆实在是无法收留得下那么多人,他经常想:这些人在职场中败下来的原因是英文差、学历低、无技能。社团是否可能开办一些学习班,比如英文班、厨师班、理发班、装修班等,以帮助他们提高就业的能力?他的这一想法得到了会长了全力支持,在钟炎荣和志新的赞助下,社团学校开张了,学员们在这里不但学习是免费的,生活上有困难的学员甚至连吃饭住宿都可以免费。社团成为了一个助人助学的大家庭。 通过和更多中国人的接触,钟炎荣意识到大多数在英华人从事的都是纯体力或低技能的体力劳动,工作时间很长,比如餐馆工,从早上11点到晚上12打烊,超过12个小时,而且每周工作六天,有的甚至七天。由于工作环境非常恶劣,厨房里全是油烟,对身体很有害。于是钟炎荣就倡导大家应积极做锻炼,以强身健体。于是,社团决定举办一年一次华人运动会。运动会不但提供给华人们一次愉快相聚的机会,更是让大家认识到了运动的好处。 通过这一系列活动,钟炎荣积累了很高的人气,他在华人界的地位飙升,后来当选为进和会副会长。 小如萍渐渐长大了,她不但生得如花似玉,而且能歌善舞。唯一的缺点就是不爱学习,没考上大学。这也没关系,反正老爸有钱,进老爸的公司也未尝不可。可在自由世界长大的女孩如萍,执著、叛逆、崇尚独立自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她热爱音乐、喜欢跳舞,和几个发烧友组建了一支乐队到处演出。钟炎荣夫妇对这个唯一的任性宝贝女儿骂也不是,打也不是,都不知如何管教她了。有一天,如萍带着一个亚裔的男朋友回家,男孩也是乐队的成员。钟炎荣夫妇坚决反对她们在一起,男孩连个正式工作都没有,艺术能当饭吃?而且他们不到19岁,太年轻了。但是如萍一旦认准的事,九匹马都拖不回。没办法,钟炎荣夫妇只好同意她们结婚,希望婚后两个能够共同成长、尽快成熟起来,别再做一些不靠谱的事。不久后,孙女爱玛出世了。由于年纪太小,实在是承担不了那么大的责任,加上向往自由,父亲在小爱玛不满周岁时居然离家出走了。经历了这件事,也可能是母爱使然,如萍迅速地成长起来,除了对男人不再信任外,她变得比以前懂事了,不但悉心照顾女儿,还偶尔帮忙父母打理打理餐馆的生意。 一天,志新和炎荣小聚,谈起了来英国多年的辛酸。就是因为长了一张外国人的面孔,他们倍受歧视。去政府部门办点事情,工作人员一看你是有色人种,马上就给人脸色看。甚至在一些公共场所,比如西人的餐馆,有专门有分区就座,白人占据中央位置,其他人种只能坐在右边靠窗的角落。在租或买店铺时,白人业主一看你是外国人,马上对你产生不信任感,进而多方刁难。即使是西方电影里,中国人的形象都是猥琐、狡猾和易怒的。钟炎荣想起了去年发生的一件事,他独自驾车到曼城去看锦明,在一车站休息站小憩,由于对地图上的标示怀有疑问,看到一个白人警察站在那里,于是就走过去有礼貌地向他求教。此警察傲慢地听完他的问题,用一种居高临下地语气不屑地说:”连地图都看不懂,还到英国来干吗!”气得钟炎荣在心里狠狠地骂道:”如果我们什么懂,还要你这警察白痴干吗?”

 炎荣还想起他的妻子婉仪,婉仪在公司里做财务人员,公司里百把号人,其实真正做事情的也只十几人,其他的要不是老板的亲戚朋友就是公司的资深员工,几乎全是吃闲话的。财务部只有三个人,干活的是婉仪和她的师傅AMY,AMY来自法国,也属于备受欺负的外地人一族,另一同事是老板的亲戚,什么都不做,就会成天打小报告,甚至婉仪上洗手间稍微久一点,都被老板抓去批评一轮。婉仪拿的工资最低,干的活却是最多最累的,而培训的机会永远轮不到。公司里的有些人非常自私,只要涉及到他们的利益,他们绝对会跟你斤斤计较。婉仪在那家公司干了几年,都差点得了忧郁症。还好后来炎荣的餐饮事业有所起色,婉仪就辞职回来家帮忙管理丈夫的生意帐了。说到心痛处,两个嘘息不已。他和志新的手握到了一块,他们深知有色人种为争取权利和提升地位任重道远,更深感自己肩上的重担。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英伦血迹(7)

    1 条评论

  1. 1
    莽牛 - 2013年1月3日 15:22

    庆幸我们比他们那一代移民所处的环境改变了很多。

    其实想想西方的民主制度实行了多年,但真正的比较公平一些的现代民主社会也就是从二战之后逐步建立的。以前的种族歧视实在是西方社会的一个污点。

    是的,他们那一代人比咱们艰辛多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