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血迹(8)

字体 -

八、购房血泪史       对于购房,钟炎荣并不陌生,他曾经买过一套自住房。购房的程序包括:1、去银行去做pre-approve,看能借多少钱;2、看房; 3、下offer;4、对方接受offer;5、去银行去做final-approve,也就是贷款; 6、给新房上保险;7、找律师,律师会联系购房人的地产经纪,保险公司,向他们要有关的文件;8、成交。因为当时买房和租店面,钟炎荣和一家当地的房产中介关系不错。房产中介名为:BRIDGELINK REAL ESTATE CO,成立于1930年,负责人名叫HENRY。       因为以前有买房和租店铺的经验,加之买自住楼时比较顺利,钟炎荣是轻松上阵的。但是毕竟买商业店铺和住宅的情况完全不同,在商业区,追求的是经济利益和利润,只要能赚钱,谁也犯不着理会谁。而在住宅区,追求的是生活,讲究的是同类而居,是生活品味和社会地位的具体表现。正如英国的上流社会,不是你有钱就可以进去的!所以钟炎荣从来没有想到作为一个外国人,在英国投资房产居然会遇到如此多的坎坷和冷眼。 英国是一个多种族构成的多元化国家。虽然英国一贯标榜政治民主自由、社会平等、法律公正,但是在60年代的英国,作为少数民族在不同程度上受到歧视。经济上不能同工同酬、政治上待遇不平、生活上倍受排斥。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英国的分区而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英国许多城市的居住区除了以经济地位划分外,还以种族、民族、祖籍来划分。英国的大城市多有所谓的”唐人街”、”地中海区”、”意大利人区”、”墨西哥区”、”波兰人区”、”黑人区”、”拉丁区”、”穆斯林区”等。每区自成系统,建筑形式民族风格化,建有自己民族的庙宇、教堂、饭馆、店铺、社团,甚至学校。既有他们的福利互济组织,也有自己的黑社会及帮派集团。他们各自的风俗、习惯、宗教、语言、传统和利益把他们联系在和捆绑在一起。虽然对内可以联系感情、协调关系和相互帮助,对外可以共同防范和护卫,还可以为自己民族的语言及文化得以在异国保持和延续起了保障作用。但是从长远看,它助长了英国的种族隔离,影响了少数民族融人主流社会的进程。       钟炎荣在肯辛顿看中了几套公寓,但是一些大楼管理处的人员一看到他是黄种人,就冷冰冰地说:”Sold Out”,虽然楼的墙面上还挂着大大的”ON SALE”。通过中介,钟炎荣看中了在海德公园附近的一栋TOWNHOUSE。钟炎荣一看到这栋房子就超级喜欢,两层楼,一楼是车库、大厅和厨房,二楼有三个房间,其中的MASTER ROOM到了傍晚可以看到美丽的夕阳。地下室宽敞,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还有一个很大的花园,夏天的傍晚学生们可以在那里乘凉聊天,秋天的假日可以BBQ,太好不过了!而且那个小区非常安全平和,据说是伦敦市受教育水平较高的一个小区,当然房价不低,但是租金也相对高。可是在将要成交之计,房产公司老板HENRY通知钟炎荣到办公室来一趟。HENRY很遗憾地告知钟炎荣,中国人在那里买房引起了整个小区的轰动,小区里的居民都是受过高等教育有良好工作的专业白人,他们容忍不了小区中出现一张不同颜色的面孔,于是就集体写信对HENRY,威胁到如果HENRY帮忙那个中国人买下那栋房子,他们以后就再也不会同HENRY的公司有任何的业务往来。HENRY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满怀歉意地对钟炎荣说:”真的对不起,请你理解我的难处。他们中有不少人是我的老客户,而且他们是本地人,一传十、十传百,以后就不会于再有人来找我买卖房子了。”       钟炎荣充满了无限悲哀,他心情沉重地离开了。但是,钟炎荣是一个不轻言放弃的人,只要有一个目标,他都一定会去实现它。经过将近一年时间的奔波和寻找,钟炎荣终于买下了两套公寓和一栋镇屋。一天,钟炎荣、志新和工友们正在装修镇屋里的卫生间,弄出了较大的声响,想不到隔壁邻居老太太居然来敲门,说影响到了她的休息,可是那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在后来将近一个月的装修日子里,只要有些噪音,无论何时,老太太都会不请自来,弄得大家都很没趣。更让人难以难受的是,装修完毕的那天,钟炎荣将一些废料放在家门口,准备下午拉走。大家正坐在客厅里一起吃饭聊天庆祝时,老太太来敲门了。她指着那堆废料质问说:”为什么不把这么难看的东西搬走? 放在这里影响了整个小区的区容区貌。”听完炎荣的解释后,她觉得很没面子,于是嘴里嘟嘟囔囔地说:”你们为什么要来我的小区?为什么要来我的国家?为什么不滚回中国?”气得钟炎荣和志新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于是,好好的庆祝会变成了控拆会。       60年代末到70年代中,正逢二战后出身的人群(被叫做”婴儿潮”)长大成人,这是英国人口爆炸的产物,是人口组成中一个比例很大的人群。他们到了就读、立业、成家的年龄,需要大量的出租房子住。钟炎荣的出租房供不应求,是典型的卖房市场。他趁胜前进,又买进了好几套。       不久后,政府颁布了有关税收政策法案,使得拥有公寓出租不动产在税收方面有很多好处,导致大家买公寓买疯,价格如雨后的春笋节节高,从而造成了二次大战后第一次房地产市场高峰。       如萍对房地产很感兴趣,为此,她还参加了房地产课程的学习,给父亲的生意提出了很多有用的建议,成为父亲房地产业务的有力助手。靠着房屋出租的丰厚收入和房价上涨的差价,钟炎荣的公司挣得盆满钵盈。他们又将触角伸到了土地领域。       一天,钟炎荣收完租金回家,刚进家门,看到孙女在伤心地哭泣,他连忙走过去,也假装难过地问:”怎么了?谁欺负我家的小宝贝了?”       爱玛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Grandpa, I am not a Chinese, I am a British. Right?”       钟炎荣掏出手帕,擦着爱玛脸上的泪,回答道:”你是英国人,也是中国人。”       如萍一把将手帕丢开,哭着喊道:” I hate to be a Chinese. I hate!”       “Babe, what happened?” 钟炎荣忙问。       爱玛陆陆续续地陈述道,今天她去学校参加舞蹈排练,这个舞蹈是准备参加全伦敦小学生舞蹈大赛的。爱玛继承了母亲的艺术基因,具有很高的舞蹈天份,也是学校舞蹈队的顶梁柱。可是今天老师告知她,学校决定让另一白人同学代替她去参加比赛。那个同学的舞姿和水平都比不上如萍。这太出乎如萍的意料了,于是她就大胆地质问老师,老师很为难地回答:这是学校的规定,也是为了获得更好的名次,因为所有的裁判员都是白人,在他们的潜意识中,白人小孩会更出色,也会给更高分。       联想到自己这些年的遭遇,钟炎荣太能够理解爱玛现在的感受了。但是他是长辈,他必须要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捧起爱玛的脸,轻轻地说:”宝贝别哭,在外公眼中,你永远、永远都是最棒的!我们的目标不是这一次舞蹈比赛,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全英最优秀的舞蹈演员,外公会永远支持、资助你!”       这件事情给了钟炎荣很大的触动,虽然全家人一直都保持着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和传统,甚至在家讲的都是汉语,但是生活在一个别人的国家,周围接触到的全是西人,耳濡目染是必然的。我们不能够改变别人的观念和想法,但是我们不论如何不应该为自己的种族和面孔而自卑!如萍出生成长时,钟炎荣夫妇忙着为生存、生意和社团的事情奔波,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到子女教育的问题,让如萍走了一大段弯路。现在爱玛正在不断长大,自己也有了不少空闲时间,应该多花时间在培养孩子上,为孩子多寻找机会,让她这更多地了解自己民族的灿烂文化,她才会对自己的民族有认可感,才会有信心!       他打了个电话给志新,志新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志新的小儿子正在上高中,在学校里也有相似的经历。于是,他们就商量着在社团里增加了一个周末中文班和汉文化班,主要是教育华人孩子中文和中国的传统文化。这个班得到了很多家长们的欢迎,也给孩子们提供了一个交友玩乐的机会。       转眼间到了70年代中,英国的房地产市场崩盘,并带来了自1930年经济萧条之后的最大的金融危机。钟炎荣的财产不但缩少了50%,而且由于失业率增加、收入锐减,租户们无法交租的情况时有发生。       钟荣炎的经济也陷入了危机。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英伦血迹(9)

    3 条评论

  1. 1
    Cici - 2013年1月9日 18:21

    比起移民前辈,我们有幸在加拿大,孩子从来没有爱玛的尴尬,虽然头顶天花,但是玻璃的,不刻意的时候可以忽略它的存在!你的故事让我想起了华盛顿博物馆里美国黑奴的无声呐喊:"I want to go out!”

    以前的情况确实如此。华人和其他有色人种的地位是一样的。 

  2. 2
    xiaoxiaox - 2013年1月9日 21:34

    人多力量大,民主社会一人一票,所以,善用你的一票。

    说得对! 

  3. 3
    Sam - 2013年1月11日 12:28

    虽然我也是中国人,受到这样的待遇肯定也不舒服,但是中国人为什么会变成不受欢迎的人群,而不是日本人新加坡人,值得深思。

    文中也提到中国人在西方拼命炒房子,一买好多套,还沾沾自喜广为宣传。我不是说其他族类不炒房,但中国人真的很过分。

    别人讨厌你是有原因的。就像我们不喜欢黑人,就是因为他们懒,不爱学习,不勤劳,犯罪率高。为什么我们不喜欢乡下人,因为他们脏,没文化,穷,不懂礼貌。你敢说自己一点没有这毛病吗?我们很多大陆人在英国白领眼里,真的和乡下人没啥区别。

    古人说的凡事必有因果,说的就是这个。

    可叹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大陆人移民海外,这个倾向只见变坏不见改善。被叫做蝗虫有部分咎由自取的味道。

    说得有道理。我们确实应该自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