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5日 的存档信息

莱姆病(一)

 一、陈医生的思考 “已经连续做了两个疗程,症状有没有减轻些?”陈医生一边写病历,一边温和地问。 “好象有,又好象没有,我自己也不能确定。”病人SUSAN皱着眉头,努力地回想着。 “要不我们再多试一个疗程?中医的疗效会慢一些。”陈医生沉思了一下。 SUSNA是一名美术老师,即使是身患疾病,依然保持着得体的穿着、端庄的言行举止。 “好的。谢谢您。”SUSAN优雅地站了过来… (阅读全文)

游走于情与色的边缘(一)

一、SUNNY失联 “滴答,滴答”,每一秒都象是敲打在若兰的心里,增加了她多一份的不安。和SUNNY已经失联2个小时了,她到底怎么了?急死人了。犹忆起听到她的最后的声音及那个骇人的惊叫:“好,我进去看看,遇到危险马上撤。啊……”。若兰再继续打她电话,就无论如何都打不通了。 直到现在,若兰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悔恨终身的事。“唉,都怪我,如果当时不坚持叫她进去就好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