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于情与色的边缘(三)

字体 -

三、SUNNY的身世

SUNNY生长在一个商人之家,在上小学时,最爱她的妈妈患病逝世了。两年后,父亲娶了继母,继母是个强悍的女人,对她时好时坏。父亲当时对她还有所袒护,但是随着同父异母弟弟的出生,父亲的注意力完全转移。为了家庭的宁静和让女儿少受委屈,读完高中后,父亲就送她到加拿大来上大学了。

“你父亲应该会定时寄钱过来吧?”若兰问道。

“刚开始时有,可是从这个学期开始,爸爸说他只能够承担我的学费了,因为弟弟眼看就要上国际学校,要花很多钱。他说我已经20岁了,应该自己挣生活费。可是我只能做这个,因为时间比较灵活。我们上课时间排得很满,周一到五,作业还特多,我只有周末有空。唉,不是为了钱,谁会干上这个?”SUNNY无可奈何。

“刚才你说你还是处女,这是真的吗?”若兰很好奇。

“当然是啦,我从来都没交过男朋友呢!”SUNNY有点生气了。

“可是怎么可能呢?工作时你全都脱光了,哪有男人不提出其他要求的?”

“为什么不可能?咱店打的广告是BODY按摩加打飞机呀。如果有客人问,我就说我是卖艺不卖身。反正,我坚决不让客人摸我碰我,即使给再多的钱。”SUNNY轻轻地回答。

“也是,我接电话报服务时也只说是BODY按摩,需要其他额外服务,到时见到女孩时自儿和女孩商量。”

“姐姐,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说以后有男朋友了,我应不应该告诉他我曾经从事过这一行?”SUNNY充满了顾虑。

“嗯?我想还是不要告诉的好。反正你还是处女,他绝对不会怀疑。”若兰沉思了一下。

“可是我会很熟练地打飞机啊?他到时看得出来,怎么办?”SUNNY还是担心。

“嗯…….,”若兰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那我以后还是把这门手艺隐藏起来。”SUNNY自问自答。

“好象听起来你有心仪的男生了?不是上次那个挪威客人吧?”若兰关心地问道。

“不是啦!这是我班上的一个美国同学,可优秀了…….。”

聊聊天,她俩沉沉地睡去。

忽然,SUNNY的手轻轻地搂住若兰的肩膀,脸贴着她的头发,若兰刹那间有一种久违了的被信任被依赖的感动。她缓缓地坐起来,把SUNNY的头抱在自己的怀里,看着她纯净美丽的面孔,抚摸着那刚洗过的发出醉人香味的发丝,忍不住吻了下去……

若兰终于明白,有一种爱叫相依为命!

然后,若兰把SUNNY的脑袋轻轻地放在枕头上,顺手帮她盖好被子。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莱姆病(三)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