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万沐

( 二)人头税和排华法案出笼——华人被隔离的苦难岁月

死的永远死去了,活着的却更加艰难

铁路修完了

新的加拿大诞生了

但催生新加拿大的华工却被新加拿大彻底抛弃了

黄种人建造了新加拿大

但新加拿大却只要一个白色的加拿大

于是,“人头税”出笼了

华人被隔离在唐人街

连从事的工作也受到了严格的限制

华人无故被推进水里

华人常常被打、被杀

华人的家和商铺动不动被抢、被烧

——

加拿大白色的占领者,容不下黄色的建设者

黄色的建设者却立志要建立一个五彩斑斓的加拿大

他们用修铁路已经伤残的手开荒、种植

在白人不肯去的地方建立自己的果园、农场

他们用修铁路已经瘸了的腿

建起自己流动的货站、餐馆和洗衣房

加拿大因为华人的勤劳而发展了

因为华人的智慧而进步了

但华人仍处处受到限制,时时遭到排挤

华人没有怨恨,没有离弃

因为加拿大是他们的家

加拿大有他们的梦,有他们的追求

他们的生命已经和他们所建设的加拿大血肉相连

无法分开

为了夫妻携手、父子相聚

为了建立加拿大自己的家园

有的华工东挪西借,终生负债

才接来了多年不见的妻子儿女

这本属基本的人伦需求

却使他们付出了比太平洋铁道造价更高的血汗成本

——两千六百万加币

有的华工无力负担巨额的人头税

甚至买不起回国的一张船票

终身贫寒,茕茕孑立

在唐人街凄凉地度过余生

请问,铁路华工缔造了加拿大

为什么却不能拥有加拿大

他们建设了加拿大

为什么却要受尽加拿大的盘剥与刁难

同一个上帝

为什么却有不同的子民

更可怕的一九二三年,《排华法案》横空出世

加拿大对世界敞开的大门,却对华人彻底地关上了

有些时候,一年入境的华人甚至只有两位

华人即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无法骨肉团聚

铁路华工只有隔着浩瀚的太平洋

在风雪中

在苦雨里

与他们在中国的妻子儿女遥遥相望

在梦中享受家庭片刻的温馨

我们对着沉睡着四千名华工的落基山脉

我们对着太平洋铁路两边的山山水水

我们要问一声

——加拿大,你知道吗

你是在拒绝东方的勤劳与智慧

你是在拒绝你站在门外的子女

你是在拒绝人性与亲情

你更是在拒绝自己感恩、博爱的价值核心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诗歌, 未分类 | RSS 2.0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