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告别四川

字体 -

万沐

多少次在李白的《蜀道难》里走过 子规夜月 深山猿啼 多少年在杜甫的诗里活着 黄鹂翠柳 流连戏蝶 李商隐的巴山夜雨永远凄迷 白居易的蜀江蜀山一直青葱翠绿

我寻着我的梦境而来 这梦从童年做到青年 我踩着命运的轨迹而来 四川缠绕着我多少世难解的尘缘 缙云山多少次在我梦里出现 峨眉的秋月早已在我的床头高悬 我的前生必然在嘉陵江上漂过 那一江碧绿的秋水分明是我对巴山的思念

今生我又来到四川 巴江连着我的梦境绵延 我含着歌乐山的松风行走 我枕着嘉陵江的涛声入眠

美丽的四川啊,我永远的家园 你柔美青翠的山丘 恬静圆润的坝子 曾多少次入诗入画

你霞一样的夹竹桃 你青青的竹林 还有那低矮的茅舍 曾是多少代文人墨客的思念

白鹭飞来 稻田里积起一片白雪 水牛永远踩着悠闲的脚步 农人的蓑衣带着西塞山前的隐逸

菜花黄了 那花海深处的红点 是邻家九妹的身影 布谷鸟叫了 街边酒馆里传出的是文君的笑声

对着巴山蜀水我不能无诗 但我的笔却因你的美丽而发涩 我的诗心在痛苦得发痒 而我却无法献上心中的歌唱

四川,美丽的四川 多少年,我 沐着你的风,顶着你的雨 踏着你的土地,掬着你的江水 对着你 我无法写出象样的诗篇 我只能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呼喊—— 四川,我爱你 我爱你啊,我的四川 ——–

而今我要离开四川 四川已融入我生命的终点 鹧鸪声苦苦地叫着 叫在我将要离开的四川

火车沉闷的走着 走在我将要离开的四川 也许不到天亮 也许刚过午夜 就要 就要走出大巴山 ——大巴山 这四川最后的一道山! ——

(初稿于2001年7月离开四川的火车上)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诗歌, 未分类 | RSS 2.0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