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3年6月 的存档信息

帝王与诗与女人

                                                         萬沐 帝王总是与对女人的占有存在着一种自然而然的联系。但有数量的多,有品味的则很少,而且下流的多,风流的少。可喜的是,有为的君王不仅能够在女人身上做出文章,而且在诗的方面也能打动世间的男男女女。 汉高祖刘邦起事前雖为一介亭长,但却颇具雄心壮志,我们可以通过他的一首诗看出这位開国之君的万丈豪情兼… (阅读全文)

歌乐山的桃花开了

萬沐 歌乐山的桃花开了 开在阳春三月 南方的燕子来了 啁啾在松林的枝头 远游的旅人从林间走过 看不见他的身影 脚步踩在石板路上 听不见他的声音 背负的行囊里 是一片泉水和蛙鸣 嘉陵江上的汽笛响了 伴着山腰的琴声 爬山的旅人倦了 横躺在清凉的崖头 新月升起 松露滴在旅人的额头 旅人抬头望望山下 灯火已醉眼朦胧 轻轻的山风吹过 他听见的 只有春夜里虫子的叫声 (阅读全文)

文人与女人

                          萬沐 文学作品往往因为女人展现了生命的主题而永恒,文人的最大图腾就是女性。大千世界中许多形象即使不以女人的形象出现,但文人却赋予了这一切女性的柔美与温婉,比如月亮、花、香草,都是象征女人的意象,说明了文人潜意识中女性的无处不在。 屈 原《离骚》中的美人,固然比喻君王,但其精神实质则是对女性最大的崇拜,以至于在中国文学中形成了… (阅读全文)

今夜 山中花开

萬沐 當夜行的火車從我的夢裡穿過 空氣中便瀰漫著各種奇怪的信息 黑的、白的、黃的、還有棕色的 興奮的、悲傷的、深沉的及淫蕩的 初春的夜里我被捲入了宇宙的洪流 心被扯得七零八落 夢被攪得顛三倒四 走进了蓬莱的樱花树下 走进了武陵的桃花源中 灵魂不停地奔忙 人卻似乎酣睡 雜亂的信息構成了城市 組成了國家 人像一條魚 被淹在缸裡 成為肉醬 靈魂則在上面垂淚 山中花開 為王… (阅读全文)

御用文人 商业文人 独立文人

万 沐 御用文人一般是指站在统治者一边的文人。这些人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职业文字工作者,没有自己的判断,主要是根据统治者的喜好,来决定自己价值取向,有些是不 得已而为之,而更多的则是一种逢迎。其实,这类文人从精神实质上和宦官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这些人仅仅限于歌功颂德,可能也只是制造一些虚假华丽的文字,如 历史上历代文人的应制之作。但如果在意识形态领域兴风作浪… (阅读全文)

蝴蝶

萬沐 五月的绿荫已把空间压迫得很小很小 红楼默默地躲在叶子下面 窗外的梨花镶嵌进了屋子 窗内的人走在梨花凌乱的影子上 谁家绿色的蝴蝶 倏忽间飞进了这窄窄的门洞 ——可否是千年的机缘 带着一个未曾破解的梦境 梦——在梨花的深处 仿佛弥漫着月下的朦胧 我追逐着蝴蝶的身影 蝴蝶的脚步却飘忽而且轻盈 ——轻得似雾、似梦 它翩然地飘进梨花 又象一阵清风 (阅读全文)

雪滿山中

萬沐 雪滿山中 寒風蕭蕭如舊 沒有上林苑的鴻雁 連小鳥也不曾落下爪印 冷月當空 透不出早春二月的溫馨 搖不出青竹杏花的清新與嫵媚   窗外唯有六朝青山隱隱 笛聲悠悠 林間一地明月搖曳 乍照見瑤台瓊枝 驚鴻一瞥 不知誰家霜蝶在留戀著月後的暗香   可曾知道袁安 是病還是高臥 屋上雪厚幾許 門前松竹幾棵 東籬菊花 深埋冰下是醉是醒   請問,何時是 江南五月 蝴蝶雙飛 一片菜花黃… (阅读全文)

发言人是“家奴”其实很正常

                             万沐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罗昌平在微博上实名举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涉嫌伪造学历、与商人结成官商同盟等问题,引起网络轰动。     但在同日,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回应,上述消息纯属污蔑造谣。“我们正在联系有关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     令广大网民啼笑皆… (阅读全文)

中国“左”派本质是专制的拥护者

                                万沐     中国的“左”派,与世界语境中的“左”派有本质的不同。世界语境中的“左”派是中下层民众的代表,主张社会福利制度。而中国的“左”派更多是现行政权的维护者或者毛泽东专制路线的支持者。     毛泽东时代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实行类似南非种族制式的城乡二元化制度和集中营式的人民公社制度,被饿死、被斗死几千万人;而现在中国基本实施掠… (阅读全文)

朱令案的白宫上访令人喟叹

朱令案的白宫上访令人喟叹                            万沐         朱令十九年前被投毒的案子再次被提起,一方面反映了中国人公民意识的提升,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中国人对自身生命安全的担忧,海伍德案、黄洋案的相继告破以及诸多藉藉无名者不明不白的死亡,既让中国人生出一种寻求真相的渴望,也同时感觉到了一种无处不在的生命陷阱。    多 年来,国人强烈的斗争意识,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