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雨夜

字体 -

     萬沐

细雨和隔岸的灯火
将夜织成一片空蒙,
路灯下飘过朦胧的背影,
谁家楼里的琴声,
掉进嘉陵江的梦境,

青山睡了
桃花低头不语
江边的石头一片冷清
淙淙的流水,
伴着凄切的蝉鸣。

竹林中死一般的寂靜
夜游的人從青石板上走过,
踩着重重叠叠的脚踪
推開交錯的人影
還有雜亂的笑聲哭聲

煙頭孤零零地亮著
臉卻頻頻的浮顯著笑容

夜,眠在梦里,
人,穿行在雨雾的喧囂里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诗歌, 未分类 | RSS 2.0 |

16 条评论

  1. 2014年6月5日 12:35白色百合

    喜欢前两节的情绪,后面稍显逊色。

    寂靜和重叠的脚踪,孤零零的烟头和频频的笑容,不是很搭。

  2. 2014年6月5日 12:58万沐

    谢谢白色百合点评!

    这里采取了比较魔幻的表现手法,“我”在半夜去的是一个曾经繁华的地方——前中央大学旧址,想必这里有很多前人的信息留了下来。

    “踩着重重叠叠的脚踪 推開交錯的人影 還有雜亂的笑聲哭聲 ”

    其实是讲过往的灵魂在雨夜中与“我”的交集碰撞,而“我”也与他们在互动,所以“臉卻頻頻的浮顯著笑容 ”,正由于只有“我”一个人是人,而其他的都是鬼,所以才“煙頭孤零零的亮著 ”

  3. 2014年6月5日 14:30白色百合

    啊!越听我越毛骨悚然。 不过你很有思想家的潜质。 妄加评判,还望海涵。

  4. 2014年6月5日 14:54万沐

    谢过白色百合!

    我是经常走过这个地方。

    真实的情况是:有一个春天的雨夜从这里走过,就想,我踩过的地方该有多少层脚印啊!多少年来这些人都去哪里了?在雨夜,在桃花树下和竹林里,他们留下的信息应该是很拥挤的,好在当时还有人也在走过,所以我当时并不害怕。

    只是诗歌中写的是深夜,如果真是深夜我一个人在那里想到这些,恐怕也笑不出来了!

    我试图以“我”对其他仍在这里徘徊的灵魂的接纳、互动,表现出嘉陵江边静美的永恒,同时也探索人生命的倏忽与灵魂的不灭!

    其他的灵魂理解为前人青春岁月的信息,可能更温馨一些,因为当时有这个念头的时候我也很年轻。

  5. 2014年6月5日 15:48白色百合

    灵魂去了该去的地方,没有你接纳和互动的机会,足可见当时你的年轻。

    灵魂的不灭,不在地上,在天上。也不是所有的灵魂,都有不灭的机会。

    静永恒,时间永恒,穿梭于其中的是一代又一代的人。人长着不同面孔,有着不同背景,可思绪和心情又无外乎那几样。是不是这种感觉?

  6. 2014年6月5日 17:21olive tree

    过来问声好~~

  7. 2014年6月5日 19:35万沐

    谢白色百合! 您这是基督教的说法。 我是佛教、道教的说法,信息学说也是这样讲的,当然写诗时就是胡思乱想了!

  8. 2014年6月5日 19:36万沐

    谢过橄榄树!

  9. 2014年6月5日 20:00农家苦

    古典诗词常有题记,或者序言,帮助读者了解诗词的写作背景。新诗是否也可以这样呢?有了背景介绍,我试着跟你一块夜游了一次,的确很迷沉,很恍逝。

  10. 2014年6月5日 21:23万沐

    谢农家苦光临!

    我想可以试试,但怕又限制了读者的思维!

发表评论